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197.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517章 秦国乱

第0517章 秦国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秦国失去了函谷关,国门被堵,经济和朝纲都受到一阵波动,甘茂与魏冉两大势力集团,先因为秦武王安葬之礼、国葬标准起了争执,摩擦不断,相互都坚持着要罢黜对方。

    嬴稷刚刚即位,两眼一抹黑,夹在中间竟不知如何是好,索性闭门不出以静制动,等芈王妃回来商议。

    七国会盟之后,秦王母子在大魏相见,密谈了数日,暗中敲定了一些决策,秦王使节团回到咸阳后,立即展开一系列洗牌。

    刚回咸阳后,魏冉与甘茂因为秦武王陵园安葬之事,再次起了冲突,这次双方几乎参与了全力,附庸的嫡系门生、官员相互攻击起来。

    按秦国礼制,历代秦王向来安葬在雍城老墓园,老秦人称为“雍州国公陵园”。自秦孝公开始,秦惠王随同,却都葬在了咸阳北阪的松林塬,莽莽苍苍,气象自然比雍州陵园大为宏阔,秦国朝野也都将咸阳秦陵看作秦国大功君主的墓地。

    甘茂感念秦武王知遇大恩,一力主张将秦武王安葬在咸阳北阪,由于与魏冉势成水火,因此故意没有告之,便用大印发下丞相书令:咸阳北阪即时动工兴建陵园,限旬日完工,修建陵墓要咸阳令征发劳役。

    这样一来,甘茂代表的丞相府,与魏冉代表的军方集团、老贵族之间,掀开一场政治争斗,甚至私下有兵戎相加,使得咸阳气氛高度紧张起来。

    甘茂深悔自己当初不慎,竟将一个狂妄不知感恩的霸道小人引进了朝堂,于是连夜上书嬴稷,坚执请求罢黜魏冉的栎阳令之职,否则“臣将归隐林泉”!

    魏冉也是无法平息怒火,同样连夜上书嬴稷,坚请罢黜甘茂此等“不知理国,惟知钻营之误国奸佞”。

    两股政治势力,已经斗得不死不休的局面,给本来便动荡不宁的咸阳更添了几分乱象,一些中立的朝臣惶惶,竟是无人敢于主事。

    秦王赢稷与芈王妃回到咸阳数日,见形势不妙,立即找来秦国智囊、老丞相严君疾商量了对策。

    “老丞相,现在咸阳风雨密布,朝政不稳,秦国刚败于东方五国,现在又有内斗出现,恳请老丞相指点迷津,知道寡人治国安邦之道。”赢稷等严君疾坐稳后,双手合什,拱手一个士子礼仪。

    赢稷现在身为秦国君王,以此礼拜首,已经相当屈尊绛贵,礼贤下士了。

    严君疾刚才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睿智形象,见到国君行此士子礼仪,顿时一惊,脸色大变,急忙起身叩拜道:“不敢,大王乃一国之君,不可如此降尊,老朽本是卸印的前丞相,但赳赳老秦,共赴国难,大王但凡有事吩咐,严君疾万死不辞。”

    芈王妃已做了宣太后,但是三十五六许人,身子和皮肤保养极好,加上在大梁与辰凌一番宣泄,似乎得到了灌溉滋润,此时愈发年轻漂亮了,看上去只怕能年轻十岁,二十五六成熟少妇的容颜,容光焕发。

    “咯咯,老丞相无须过谦,如今秦国风雨飘摇,只怕唯有老丞相才能力挽波澜,扭转乾坤,稳定社稷,中兴秦国!”

    严君疾拱手道:“太后夸奖了,老臣只是尽忠罢了,已过花甲之年,心有余而力不足,在幕后出谋划策尚可,朝堂前安抚社稷,主持朝政却不适合了。”

    赢稷只有十六岁,年纪尚幼,因此心性没有那么沉稳,听严君疾与太后打着官腔,绕来绕去,他已经忍耐不住了,问道:“如今堂前栎阳令与丞相争论不休,双方势成水火,伤了任何一方,都是秦国的损失,两者皆为国之栋梁,中流砥柱,寡人实在不知该支持哪一方,请老丞相赐教。”

    宣太后芈缳儿看着严君疾,抿着嘴似笑非笑,没有说话,也在倾听。

    严君疾坐稳之后,冷静下来,不疾不徐,十分中稳地开口道:“大王对魏冉与甘茂了解多少?对他们的才能品性如何看待?”

    “呃?”赢稷忽然愣住了,本以为严君疾坐下后,会长篇大论,侃侃而谈,大刀阔斧,如江河一般奔腾而下,为他辨析当前形势,列举出一些治国安局之策,稳定秦国内政,重新开辟新局面,走上孝公、惠文王的兴国之路。

    他却想不到,严君疾一开口,就是反问一句,赢稷小愣一下,目光狐疑地看了看宣太后,缓了一会儿,摸清套路和话题,说道:“舅公魏冉为辅佐大臣,执掌运筹,身兼太尉一职;甘茂丞相兼领上将军甘茂镇守咸阳,这两人都是秦国柱石!”

    严君疾听闻哑然失笑,微微摇头,却不明说,只是仔细看着宣太后,问道:“太后也是这样觉得吗?”

    宣太后与严君疾目光相对,一霎那间,都是脑子飞速运转,彼此在探测对方的话意和底线,可以说,一个是狐狸精,一个是老狐狸,旗鼓相当,都是脑子极其灵活之人,心机极其深厚之人。

    半晌,宣太后叹息了一声道:“哀家认为,魏冉才具宏阔,但秉性刚烈,霸气太过,可靖难平乱,可治国理民,却不可长期秉政,必生傲心,反制朝野;甘茂者,志大才疏,机变有余而心胸狭隘,分明无兵家之才却领受上将军要职,看似权兼将相,实则一权难行,此等人物可维持朝局不乱,却不可开拓大功,武王嬴荡以甘茂为国柱栋梁,掌权朝野,秦国下场如何?稷儿,你若再走赢荡老路,必然招使秦国衰败至亡,难以翻身了。”

    秦王赢稷听到这,浑身冷汗直冒,对舅公、对甘茂,太后的评点简直便是入木三分,直指核心关键,自己内心复杂难明的念头,竟是让母亲三言两语点个通透。

    不过嬴稷天赋极高,本来就是罕见的少年早成,如何掂不来其中分量?

    这时他忽然明白了严君疾,他明明早已看清了魏冉和甘茂,却不自己说出,假托太后之口,这样他却不得罪朝前两位权臣,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而且魏冉是他舅公,太后的弟弟,严君疾一旦背后贬低,也怕触动秦王与太后亲情逆鳞,果然手腕高明。

    转念一想,严君疾号称秦国智囊,其实早就看清了秦国的走势,却从不劝谏秦武王,任其折腾,既有明哲保身的嫌疑,又洞察时局,似乎时刻为秦国的崛起不遗余力。

    赢稷微微点头,看到严君疾平淡自然的神情,猜到对方怕是早有应对之法,可笑是他自己身为秦王,在这像热锅的蚂蚁,却不如母亲和老丞相沉稳了,自己这个君王心性还远远需要磨练啊。

    此时,赢稷冷静下来,脸色敛去着急的神色,对着宣太后便是深深一躬:“太后所言大是,孩儿受教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