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203.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518章 让权

第0518章 让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宣太后意味深长地看着赢稷郑重恭谨的表情,微微点头,又看了看老丞相严君疾,本是严肃的气氛,却不料她嗤的一笑,风情万种,难探虚实,对着严君疾道:“既然看清了魏冉和甘茂的能力与秉性,接下来又该如何呢?我们母子久居燕国,对秦国朝政都不了解,老丞相身在事外,犹如隔岸关火,洞悉全局,还望不吝全盘道出。”

    严君疾面不改色,气不发虚,中气充盈地说道:“大王,认为在武王这件安葬事上,魏冉和甘茂做事,哪个对呢?”

    赢稷少年气盛,看着严君疾每次都不正面回答他问题,反而回问,一脸欠揍的表情,对这种老谋深算的长者,还真是有些抵触,不想在言语中流露出自己的幼稚和低智商,寻思一下,谨慎说道:“魏冉做事在理,以公为先,遵守古训,禁止对民滋扰,穷奢工程;而甘茂,做事合乎人情,对旧主忠心耿耿,死后仍遵守君臣之节,感恩大德,只求慰心守节,忠臣之举,符合东方士子的观念。”

    严君疾点头道:“那就是了,一个做事在理,一个做人在理,可老秦规矩,几曾做人第一了?这件事,甘茂明显有私心,秦法无私,嬴荡误国无功,徒使秦国数十年变法之效,却险些毁于他手中,若不是中途遭遇魏军伏击,秦国只怕再无出头之日了。”

    宣太后、秦王赢稷蓦然一呆,想不到这严君疾是慢热型的,这是刚进入状态,词锋犀利,丝毫不把赢荡前任君王放在眼内,几句贬低之词,却句句恰到好处,二人不由看了老丞相一眼,却谁也没有出声不悦呵斥。

    严君疾毕竟睿智之士,老谋深算,前几句试探一番后,对太后和秦王有了大致了解,才敢放开言论,继续道:“天下为公,惟有才德者居之,大臣不思国家艰难,只在王宫做功夫,枉为名士也,大王,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甘茂有些才华,却修的是杂家,弄些小谋略尚可,却无乾坤大才,难以辅佐明君,开疆拓土,建功立业,振兴大秦,一统天下,所以,甘茂,该放逐离秦了。”

    赢稷一愣,心中惊讶,却很快冷静下来,他与甘茂不算熟悉,但是对方学术驳杂,广博强记,对战国形势也多做研究,在东方五国中,算是一个名士,秦国如今名士本来就少,如果放逐了甘茂,谁来任丞相,有谁统领全军,带兵收复函谷关?

    秦王难以决策,反而宣太后很快释然,满面春风道:“老丞相所言极是,秦国是该清丽一番残瘤了,名士虽好,但是与国情不符,也只是毁坏根基,孝公与商君的变法才是秦国的根基,谁若要想弃之不用,甚至涂改作废,胡乱为证,就要被秦人鄙弃,武王赢荡,不行商鞅法,不施纵横策,使得秦国忽然中衰下来,乃是昏庸之辈也,甘茂乃是他的太子太傅,当初如此误导赢荡,错与秦国法政偏离,实在没有理由再留下去,驱逐也好!”

    赢稷闻言点头,咀嚼一番,果不其然,心中对甘茂就有了一些厌恶。

    老丞相在旁继续道:“至于人选,老臣就不推荐了,公道在人心,相信大王与太后,心中会有合适的人选,若无它事,老臣要告退了。”

    宣太后笑着看着老丞相,可惜对方年过六旬,否则她还真想好好‘挽留’一下,在床榻上好好探讨一番国事,此刻莞尔一笑,犹如春风吹动大地,万物复苏般,娇艳欲滴问道:“若国有需求,老丞相肯否再次出山,为社稷,为大秦,出一份力。”

    严君疾站起身来,弯腰拱手道:“江山之任,重于泰山,鞠躬尽瘁,死不足惜!”

    宣太后听后,笑容更加灿烂了。

    等严君疾出宫后,宣太后脸色微微一沉,对着赢稷道:“王儿,咸阳大势初定,目下要务是理清这团人事乱麻,这种开罪于人的事情,你尽量不要出面了,哀家替你料理了,等日后朝局纳入正轨,你再掌权,建功立业便了。”

    赢稷身子微微一颤,不知这是明着夺权,还是真心护着他,心中百感交集,矛盾一番。

    “怎么?还怕娘架空你这秦王吗?”宣太后笑嘻嘻问道。

    赢稷忙拱手道:“儿臣不敢!母后这是为儿臣着想,其实,这些日子,儿臣也觉得自己的器局才具大是欠缺,不说人事难以勘透迷雾,便是国事,也断不出利害根本,若有几次大错失,这王位也就未必坐得稳当,若使得大秦根基不稳,更是遭受非议,被秦人臭骂万年,是该好好修习一番学识和商君法令,它日亲政,干出一番伟业来。”

    这倒不是赢稷恭维的套话,而是肺腑之言,他自幼起,在燕国一待就是十几年,身为人质,哪有条件学习和锻炼?十六岁年龄,尽管有些小城府,小心机,但无法驾驭群臣,更不能治理朝政,稳定大局,阅历实在有限。

    这是战国大争之世,外战频仍,内争迭出,眼下秦国又处在危难关头,如果自己再犯几个错,不是外战亡国,便是内争失政,凭他十六岁弱冠不足的年纪,真的有心无力!

    要想建功立业做真霸主,便得自己精刚刚一身是铁!否则,这天下第一强国的王冠不是枷锁,便是坟墓了。

    赢稷想通这些,也就答应了暂时让权与宣太后,正是因为此时的一句话,也就造就了鼎鼎大名的宣太后,总揽秦国大权的历史岁月。

    只不过,现在历史方向已经因为辰凌的穿越,发生蝴蝶效应,渐渐改变着战国走势,虽然不能影响每个人,甚至很多地方,并没有因辰凌出现,而又丝毫改变,比如说深山老林中的农夫,还是日复一日的打渔狩猎,平凡一生,也不敢江山更迭。

    但是,辰凌正在影响战国大局,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就在于穿越者的身份和能力,如果穿越回来,他是个傻子、疯子、残疾人等等,或许他无法影响任何历史,如果穿回来,他是一国之君,一代枭雄,一方诸侯,一名权臣,那么历史方向,恐怕真的会因他而改变。

    即便最唯物主义、富有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也这样说,历史社会是由人民创造,不是英雄人物,但是英雄人物,却能在某个特定时期,对历史起到推动和影响作用。

    赢稷如历史上记载那般,让权宣太后了,芈缳儿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划着如何对秦国内政进行清理,必要时,要打压、分拆、排挤、血洗一些势力。

    甘茂首当其冲成为宣太后第一个要对付的人。

    当天夜里,宣太后就密令召集她的外戚权贵入宫,魏冉、芈戎、嬴显,三人与她都是亲密关系,有弟弟,有儿子,都非外人。

    只不过宣太后心中还有一个最佳人选:“唉,阿丑,什么时候,你能来秦国辅佐我呢?整个大秦就要掌握在哀家手里了,多想也把握住你啊!辰凌,魏丑夫!”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