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221.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522章 护花侍卫

第0522章 护花侍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甄岩看到辰凌脸上的关心和犹豫,心中不知为何,有一种欢喜,患难见真情,两个人因为刺杀而结识,小半年,一路追杀下来,想不到不打不相识,最后在自己孤立无援情况下,还是自己要杀的人,在为她担忧着。

    人生一种莫大的讽刺,就在于你执着地为某一件事、某一个组织付出一切,到头来,身边的朋友、组织、同僚,全部出卖了你,无情抛弃了你,反而是你的对手,真心想为你遮挡风雨。

    甄岩此时此刻,才察觉到自己前半生的失败,甚至连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出身了,曾经趾高气昂,高高在上,手握一些人的生杀大权,觉得引以为傲,现在面对着辰凌,却有一种莫名地自怜和挫败感。

    辰凌叹道:“离开这里,你能去哪?”

    “天大地大,何处不能容身,走到哪里,哪里即使家。”甄岩儿轻叹一声,难得露出如此的幽然神态。

    “不如离开中原,去东北燕地,那里地处偏远,天机阁势力会小一些,那里也有我的商会,我派人给你伪装一个身份,暂时隐姓埋名,避避风头。”辰凌灵机一动说道。

    甄岩儿摇了摇头:“那还是我吗?死,我也要斩尽来袭者,让他们陪葬,让刺道盟遭受巨大损失,让首脑后悔这个决策!”

    辰凌见她决心已定,劝也没用,这丫头太倔强了,性格也有些执拗,或许出去磨练一番,看到世间人情冷暖,真正融入社会大环境,有朝一日,她会逐渐转变心态的。

    “以你刺道盟第一杀手的称号,应该能逢凶化吉,斩尽来袭刺客吧?”

    甄岩儿苦笑道:“刺道盟第一杀手,是指这一届,年轻一辈,在那个组织里,十年为一届,过届的老杀手,已经很少出现,来执行行刺任务了,因为他们能在十年刺杀中活下来,都是久经沙场,极为成熟老道,完成了所有额度,回到组织内,充当教官和执法长老了。”

    “我虽名为第一杀手,只是以七阶武者的本领,技压这一届的年轻人,如果面对上一届、大上一届存活下来的高手,有心有余而力不足了,那些金牌老杀手,基本都是先天秘境,甚至真正的八阶都有,我离开后,你也要多加小心,杀手令一天不取消,他们还会继续派高手来的,丝毫不会比我弱!”

    辰凌听到这条秘闻,心中涌起涛浪,看来这件事没有想的那么简单,以前自己太小觑了刺道盟,里面还有一些金牌老刺客,他们年轻时候,就像现在的甄岩儿,拥有一定的凶名,杀了十年,隐退二线,个个都是刺客中的老手,绝顶高手!

    让他不禁想到了山河榜,山河榜十大高手,同样也是指年轻一辈,都在三十岁以下,或许有很多四十岁、五十岁阶段的高手,曾经就是山河榜上的名人,只是过了那个年代,已经被年轻人取代了。

    这样一推测,那么整个战国内,还有很多高手卧虎藏龙,蛰伏在圣地山林、名川古迹内,只是不在尘世走动,后人也逐渐淡忘了他们的名字。

    甄岩儿幽幽叹道:“去看看蓉蓉她们吧,就在房内。”

    “好!”辰凌进了女子香阁内,三女入寝的房间,蓉蓉和茜茜都躺在床榻上,肩膀、腹部都包扎了白色绷带,容颜憔悴,似乎失血导致脸色苍白,此时都没有阖眼,见到辰凌进房,都喜极而泣。

    “公子!”二女要起身行礼。

    辰凌急忙道:“不要动身,躺着吧。”

    二女很听乖巧地躺下,双眸充满泪花,看着辰凌,又哭又笑,满脸激动。

    辰凌看着两丫头神色,心忖难道吓着了,怎么精神失常呢?

    “你们没事吧,还疼吗?”

    蓉蓉摇头道:“公子,我们无碍,就是没有听公子的吩咐,跟着甄姑娘出了府,还请公子不要责罚。”

    辰凌白了二女一眼,转身扫了一眼窗外,见甄岩没有跟着进屋,这才轻叹道:“也怪不了你们,你俩能拗过那个姑奶奶吗?”

    二女听完,噗嗤都娇笑起来。

    辰凌也跟着失笑道:“这就对了,开心一点,能捡回一条命就好,把伤养好了,有了交手的经验,以后真正面对强敌,就不会心慌手乱了。”

    蓉蓉和茜茜听完,点了点头,笑了笑,跟着又哭了起来。

    “怎么又哭了?”辰凌问道。

    蓉蓉道:“公子刚才跟甄姑娘说的话,我们都听见了,感激公子这样关心我们,从小开始,我们就与家人分开,父母兄弟死的死,逃难的逃难,我们姊妹幼年就被反复倒手买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有安全感、归属感,公子也不曾把我们当下人,我们……我们就算为公子死了,也心甘情愿。”

    辰凌看着两位少女,清美的容颜,十七八的年纪,却是千里挑一的美人胚子,比那天香楼十大花旦,也不过逊色半筹而已,只要自己一句话,她们就会乖乖献出身子,甚至还欢喜万分,但辰凌不这样想,他不能到处留情,弄一堆花痴花瓶放在家里。

    女子总有青春韶华逝去的时候,他只想陪着几个真心挚爱,有独立思维的女性,相守一生就足矣了,不像弄一群女子放宫内,沉醉温柔乡,玩物丧志。

    像白若溪、洛语嫣、墨妃暄、庄若水这样的女子,个个都是独特的,无人能取代的,代表着一种领域的女性,这样极品的女子,拥有几位,就足以自傲天下了。

    娇妻不在多,在于精,辰凌一直这样想法,否则当一群佳丽容颜逐渐老去,自己面对的将是一群青春不在的中年妇人,最后是一群老太太,丢弃不得,难以接受那种画面。

    “死什么,你们今后还有很多事要为本公子做呢,好好养伤吧,争取早日康复,这些日子,放你们病假了。”

    辰凌安慰一番,走出了二女闺房,下了阁楼,甄岩儿正站立在绿荫之下,淡粉色长裙,红绿相间,细腻温润的肌肤仿如上好的碧玉,蛾眉微紧,敛着一股淡淡的愁思,丝质轻纱裙随风而动,袅袅娜娜,将那曲线朦胧的躯体,勾勒的更加感性妖娆。

    “想不到换上女装,面带愁思的罗刹女,竟然这样有女子风韵,现在的她哪里像女杀手啊,简直像是一个怀春的少女。”辰凌心中暗想着,离别在即,不禁也有些感叹。

    辰凌走了过去,站在她的身边,轻轻说道:“甄姑娘,我为你解开身上被封的经脉,恢复你一身的功力吧。”

    甄岩儿转过身,与以往刁钻狠辣,浑身是刺的形象不打不相符道:“再等一天,我想你明天陪我出城荡一次舟,没有功力在身,正好让你保护我,打打杀杀太累了,我也想象洛才女、白小姐那样,站在身后,前面有一个护花侍卫!”

    辰凌苦笑:这妮子,把我当白马侍卫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