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232.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525章 难舍离别

第0525章 难舍离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一天,辰凌陪着甄姑娘游山玩水,荡舟赏湖,对饮拥抱,对于甄岩而言,都是前所未有的感受,一直以来,作茧自缚的心房,逐渐被对方的柔情和交流,逐渐剥开,渐渐透了亮。

    甄岩儿明显感受到自己的一丝丝变化,心情不那么沉重、孤独、冷傲了,有心体会,似乎能察觉到大自然的美丽,人生的美好,有朋友的快乐……

    在船舫划回岸边的时候,甄岩朦胧似醉,满脸笑容,呵呵咯咯笑个不停,不断扇动着裙摆,像是翩翩起舞一般,只是她没有正式学过舞蹈,只是即兴舞裙而已,表达醉后内心的一种喜悦。

    辰凌看了后,嘴角挂着笑容:小妮子,发酒疯了,不过这舞姿,要是裙摆再高一些,漏点什么,就更好看了。

    上了岸,乘了车,酒后劲上反,甄岩没有内力在身,很快就困倦来袭,倚靠在他的怀内睡着了。

    辰凌摇头失笑,用手不断抚摸着她的玉颊脸庞,绝美的五官,有个性的眉毛和嘴唇,想到彼此交往一来,一幕幕刺杀的场景,真是感慨万千,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何必曾相识。

    黄昏时分,从城外回到了辰府,辰凌把甄姑娘安顿好,放在一个单独的香闺,等明日就要为她打开封闭的经脉,让她重新恢复自由,也将是彼此分别的日子。

    辰凌站在庭院内,看着甄姑娘房间,好几次有冲动进去留宿,但还是忍住了,日后还有相见日,而且关系突飞猛进,超出了预期,一旦唐突甄姑娘,惹对方反感,后果难以想象。

    呆望了很久,夜色将半,才感叹着回房休息了。

    房舍内,侧躺娇躯正在睡觉的甄岩,倏然睁开了双眸,流下了热泪,哽咽地哭了。

    对她而言,从此天下间,多出了一个可以思念的人!

    次日清晨,辰凌来到甄岩单独的房内,倾谈几句,开始进入正题。

    两人盘膝而坐,辰凌施展先天内劲,打入甄岩背后的督脉要穴,随后拍打好几处血脉,再用剑仙术中的解穴手法,冲开被他禁锢气脉,小半个时辰后,完全解开了穴。

    甄岩儿双掌运功,调和经脉,吸收元气,吐纳呼吸着,过了一会,睁开眼帘,失去多日的功力再次回来了。

    本领强大了,心性自然也回归了,甄岩倏然起身,一股浑然的气势,从体内散发出来,那个女刺客的风采和杀机再次浮现,只不过,当甄岩的目光与辰凌相对的时候,整个人杀机就溃散了,眸子多出一些复杂的情感。

    “恭喜甄姑娘,获得自由,功力恢复!”辰凌想打破尴尬,说笑道。

    甄岩儿摇头苦笑:“我此时倒很怀念没有功力的日子,有了功力,又要开始打打杀杀,千里逃亡的日子了。”

    辰凌道:“甄姑娘,我目前正着手打造一支间谍队伍,不如你易容混入其中,远出中原,暂时避避风头,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吩咐这支秘谍代你去做,如何?”

    甄岩摇头道:“不必了,我的人生,还是要由我自己做主,十九年来,我都是被别人控制着,这次我要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即使遭到千里追杀,不过就是仗剑而杀,血流千里而已,我要跟刺道盟来一个暗斗,看看以往那些老刺客,当真是否就强过我这一辈!”

    辰凌感受到甄岩的巾帼豪气,以及浑身的杀气,个性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此刻不好说什么,算是答应了。

    “我要走了。”甄岩儿忽然开口道。

    “这么快,不再多待几日?”辰凌惊道。

    甄岩道:“不了,在辰府多逗留一日,就会给你增添很大的压力和危险,我不属于这里,我属于天涯!”

    辰凌长叹一口气,非常的不舍,却又无可奈何,惆怅离别。

    甄岩收拾了一个小包裹,辰凌给她带上一些贵重首饰和金条,途中使用。

    出了房门,甄岩悠然转身,目光如剑一般,射向第六进的后花园林,杀机敛去,淡淡一笑,传音道:“回来再跟你打一场,分个胜负!”

    “随时奉陪!”园林内传出一道清淡如水的声音,如道韵音符。

    辰凌听着一惊,抹了抹额头冷汗,甄姑娘还要跟师姐交手,将来也是个麻烦不断啊。

    甄岩转首看了看辰凌,似乎要把对方的模样刻入脑海,铭记在心,难得微笑着,但双眸中却有些泪花滚动,站在那不动,只是静静看着,然后目光果断收回,立即转身,大踏步走了,背着身子,挥了挥手。

    一种诀别,潇洒离去,倩影孤立,洒脱凄美!

    辰凌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身影踏步流星般走远,鼻子忍不住有些发酸,就这样分别了,日后还能见面吗?是最后一面吗?

    “甄……岩……”辰凌清啸一声,充满一种不舍和悲凉。

    早已闪出辰府的甄岩,听到了府内隐隐传出的啸声,身子一僵,侧仰着头,瑶鼻微耸,极力控制着自己不流下眼泪,但是不争气的泪珠,还是淌下来,但她没有回头,只是停顿了一子,抹着眼泪大踏步奔入街道人群中……

    这是辰凌在大梁城,最后一次见到她。

    繁华落尽,温情不再,人生不如意的事情,总是要比如意的,多的多。

    辰凌因与佳人离别,而且前程生死未卜的那种,一时有些意兴阑珊,英雄气概削减几分,踉踉跄跄走入第六进院落,进了竹屋,枕在师姐的腿上,闭着眼,享受一股宁静。

    打打杀杀,生死离别,总是不断到来,让辰凌有一些倦意,睡在了庄若水的怀中,像一个丢了东西的小男孩,一阵撒娇。

    庄若水轻轻抚着他的脸颊,平淡如水,一切都很自然,让辰凌很快平静了心情,安心入梦,抚慰内心情伤……

    接连两日,辰凌都足不出户,谢绝见客,躲在竹屋内,享受那份与世隔绝的寂静与无为境界。

    直到第三日,辰凌去上朝会,听到两则震惊的消息,一是甘茂离秦,正护送着秦武王遗孀魏国公主来魏,已经过了函谷关,绕过韩边境,进入魏国境内。

    另一个惊人消息是,宋国君王,宋王偃竟然不甘寂寞,发出五国会盟令,要联合卫、鲁、越、中山等国,组成盟军,对抗中原五大国的入侵,使得战国的形势笼罩战争的雾霭,一触即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