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282.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537章 劫狱风波

第0537章 劫狱风波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从宫殿走出来,心情微沉,通过与魏王这番对话,深深体会到伴君如伴虎的感觉,涉及到党派之争,动辄自己就会被卷入其中,他并不是害怕,而是在反思,寻思着当他自己日后在燕国为君王,又如何处理这些臣子之间的争斗关系呢?

    有句俗语说的好,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有纷争的地方就有江湖,无法置身事外,就要被卷入其中,自身难保,身不由己。

    朝廷政治,比江湖更要残酷,杀人不见血,每一步如履薄冰,遇上开明的君主,能明断是非,亲贤臣,远小人,能多听到一些真话实情!

    如果是一些昏庸的君主,则恰恰相反,在全国民灾、动乱、起义达到足能颠覆朝纲之时,君王仍被蒙在鼓里,听到的都是四海安居,一片太平,指使君主依旧歌舞升平,直到灭亡仍不知原因。

    辰凌心中一叹:“人治不如法治,完整的法律,先进的制度,改变百姓迂腐迷信、封建自守的思想,减弱君王和权贵的优势地位,才能让这个华夏国家,一直民主、自由地发展下去,否则即使在我手中完成统一,未必不会在辰二世、辰三世手中灭亡。”

    他走出了王宫,外面跪拜的一群丞相府文职官员,有长史、参事、司马、幕府策士、中庶子等,数十人,还有与老丞相交好的几位官员,长跪不起,等着觐见大王。

    辰凌走过来,对着前排的长史几人道:“都散了吧,我已经为老丞相求情了,大王正在思考中,你们不要在这长跪了,如果惹怒大王,反而适得其反,现在出征在即,丞相府还需要各位大臣们鼎力协助,完成军政粮草的调配、运行,私事是小,国事乃大,请大人们三思而后行。”

    府长史闻言,咀嚼一下话意,起身问道:“辰将军都向大王说些什么,能否让大王放了老丞相?”

    辰凌看了看这些文官,不知哪些是嫡系,哪些是奸细,微微摇头道:“暂时还不好说,诸位且先回府,等候消息吧,毕竟现在大梁风波云涌,世事多变,都把目光放在公孙丞相身上,大王也不宜念私情,而不顾国法,暂时下狱,并未严刑,需要进一步审理,很快就有结果了,诸位大人先请回吧,否则节外生枝,适得其反。”

    几位文官大臣,有九卿的奉常,有老丞相的门生,都点了点头,转身让其它小官员起身,大家散去。

    这些文职官员,筋骨皮肉都很嫩,这样长跪一天,腿都麻了,身体僵硬,在府邸家丁的扶持下,纷纷上车离开。

    辰凌上马直接来到狱司处,这里是魏国审理案件的地方,在战国时代,虽然颁布了法令,但都严刑酷法,比如秦律,非常严厉残酷,哪怕犯小案件,动辄就是割鼻、刺面、断腿、割耳、挖骨等刑法,十年下来,秦国伤残人数大幅度提升。

    魏国、楚国、齐国等纷纷效仿,因此都是执行这种法令,至于监禁、拘留、坐牢等,还有没施行,传言到了汉朝,张良定律法,陈平设监狱,从此才有坐牢狱的判刑方式,不再一律对犯人进行酷刑了。

    目前燕国变法,就已经开始采取,把法律分成宪法、民事法和刑法等,不同的法令,有不同的条件,触犯了相应法律,就会受到相应法律审判,比如普通的小打小闹,小偷小摸,百姓之间的冲突、财产纠纷等,基本以民事案件进行治理,处罚相对较轻。

    至于那些抢劫、杀人、奸淫等大案件,都是刑事案件,会相应加重处罚,判牢狱年限,坐牢时会吃公粮,朝廷会没收犯罪人部分财产,充当坐牢饭费,或者把长期刑徒弄到边塞之地,修筑土长城、挖壕沟、开渠道等劳改。

    这样一来,带动社会和谐,使百姓知法而不犯法,敬畏法令而不惊恐法令、不痛恨法令,更容易使得百姓思安,以犯法为耻,建立一种道德底线和法律底线。

    辰凌派人调动了都骑卫营的侍卫,亮出魏王令牌,带人暂时封锁了狱司间,片刻后,魏王亲自驾临,不允许任何人介入。

    魏太子、御史大夫田需、廷尉田玉荣、宗正倪良、武陵君魏钰、太尉魏章等人都惊动了,来到狱司院内册立恭候,但是王令禁止这些人入内,都狐疑地等在外面。

    狱司的地牢内,间房空寂,一些犯人基本都是等着审判,被临时看押在这,并没有长期坐牢的人。

    那三名刺客,就在地牢二层一间牢房内,门外房内都有侍卫把手。

    辰凌派手下侍卫把这些人都调换了出来,看押死囚犯。

    魏王带领几位心腹站在地牢口处,看着辰凌问道:“你的办法真能让这几位死士翻供,招出主谋吗?”

    辰凌凝思道:“大臣养士,以尊敬、俸禄厚待义士,那义士自然会以死报之,如果主上过河拆桥,要杀人灭口,不讲仁义,让这些忠义的死士寒心,他们一定会痛恨主谋,从而招供。”

    魏襄王听着这番话,心中涌起一番惊讶,仔细想想,当年在魏国任职的吴起、孙膑、商鞅等人,又何尝不是对魏寒心,从而效忠它国,反击魏地?

    辰凌一挥手,让沈铮、乔瑛、柳岩等五人,换上了黑衣,扮成了刺客,然后假装杀入狱牢,一场好戏上演了。

    当当啷啷——

    兵器交击声响起,拳脚声,惨叫声,在牢狱长廊中回响着。

    噗嗤噗嗤!

    不断有侍卫被斩倒在地,黑衣人冲杀劫狱,很快就畅通无阻杀入地牢二层,牢门被打开,那三名刺客被锁链捆绑在囚架子上,看到身手极好的几个黑衣人杀入狱内,都满脸惊讶。

    “你们是什么人?”

    “是主公派你们来解救我们的吗?”

    “主公如此义薄云天,我等万死难报!”

    三位刺客以为是幕后人前来搭救他们,都激动万分,如果任务完成,还能活着,谁真希望慷慨赴难,断头刑场呢?

    黑衣人摇了摇头,冷酷一笑道:“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主上担心你们狱中叛变,交待出主公的身份,特来命我等灭口来的。”

    “你们三个儿,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哼哼,提前来送你们一程。”

    其中一位刺客怒道:“我们乃忠义之士,绝不会告发主公,你们不可以这样做,我们宁愿死在断头台,不能如此死在自己人手中,这是对烈士的一种侮辱。”

    “烈士?哈哈,你们不过是主公养的三条狗,咬完人了,已经没有了价值,你们多活一天,主公他就担心一天,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另一个黑衣人道:“哈哈,只要你们一死,我们稍作手脚,嫁祸给公孙衍那个老狗,你们也就死得其所了,要怪你们就怪自己命不好,来执行了这个十死无生的任务,怨不得旁人——”

    三位刺客听到这,简直肺气炸了,怒火中烧,破口大骂道:“今日我等惨死,明日尔等亦如此!”

    “田需老儿,你度量如此狭窄,根本不配养士?”

    “老丞相,你是冤枉的,我们愧对于你——”

    三位受捆绑的刺客,也算忠烈义士,原本要报答田需的养士之恩,执行此任务,成为中节烈士,日后能像专诸那样留名青史,但想不到竟会遭遇自己人的刺杀,这样太不符合战国养士的规矩了,让三人愤怒不已,这是对他们人格的一种侮辱,因此死前悔悟,大声呐喊。

    黑衣人们为了做出效果,挥动长剑,就往那一名义士身上斩下去,并没有伤要害,而是在右胸口、手臂处斩了两道口子,剑刃染血,更加逼真了,其它两位义士以为就此要死,大声咆哮:“田需老儿,你愧对义士,不得好死——”

    就在这时,一群侍卫冲了进来,兵甲锵锵,正是滕虎带人前来围剿黑衣人,他快步走上前,对着一伤两惊的三名义士抱拳道:“在下乃辰凌部下校尉,特来围剿刺客,你们没伤着吧?”

    三位义士听到辰凌的部将,脑海根本没多想,只觉得辰凌是大魏英雄,应能为他们义士做主,立即喊道:“我们遭受御史大夫田需的人前来灭口,老丞相是冤枉的,快擒下他们,保护我等,我们要翻供——”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