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286.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538章 水落石出

第0538章 水落石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滕虎带着精甲侍卫把几名黑衣人制服,捆绑着看押下去,命军医郎中为三位义士包扎伤口。

    在牢狱的一端,魏襄王站立不语,脸色铁青,微胖的虎躯有些颤抖,被气的怒不可遏,但是他没有立即发作,可见这个君王有些心机,并非一根筋儿的鲁莽粗汉。

    过了半晌,魏王才冷冷说了一个字:“查!”

    辰凌心中明白,可是却不好自己动手去彻查,以免惹火上身,拱手道:“为保公正,大王应下令隔离田需,和与田需有关系密切的官员,然后动用几位重员大臣会审,此事关系朝纲严纪,擅杀朝廷命官,导致大魏内乱,又是出征在即前动手,臣担心……幕后可还有主使,会否与通敌之嫌?”

    他这几句话,正刺中了魏王心中,即将出征开战之前,有大臣擅养刺客,谋杀九卿重臣,事后又嫁祸给魏国丞相,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亏他做得出来。

    魏襄王脸色阴沉,极不好看,旁边跟随的内侍和宦官们,也都感受到君王身上散发的寒气,杀人的气息,一怒而使家族灭,浮尸百里的威严气息。

    “左都御史曹琼、内侍总长苏培海,你二人速去分布寡人旨意,隔离御史大夫田需,另外通知廷尉田玉荣、武陵君魏钰、宗正倪良、狱司卿长洪正,六人重新审理此案,太子旁听,三位刺客既然翻供,那就顺藤摸瓜,好好彻查一番,还老丞相一个清白,将幕后凶人,绳之以法,寡人到时也会莅临听案。”

    “遵命!”曹琼、苏培海拱手称命。

    魏襄王转身对着辰凌道:“你这一招计谋,以假乱真,让刺客怒斥幕后主谋,干得很漂亮,如何想到的?”

    辰凌拱手道:“臣也是从侯门士子中逐步走出来的,对权贵之间,擅养士子之风颇为理解,忠义之士,为了名声和报恩,往往会以死报之,肝脑涂地,但如果主公不仁,做出背信弃义的事,那义士们也会纷纷倒戈,归根到底就是人心,揣摩到了人心,便能用计。”

    魏襄王微微点头,目光重新打量辰凌,觉得这个年轻人心思缜密,文武双全,还真是魏国的良将人杰,不过,前提是寡人对他不能丢失仁义,否则,他会不会也效仿这些义士临阵倒戈?像吴起、孙膑那样投奔它国效力呢?

    这件事既然已经查出些眉目,嫁祸之意,浮出水面,魏王便下令,赦免老丞相,从牢狱中移出,送回府邸修养,等待会审的最后结果。

    辰凌自动请命前去护送老丞相,得到魏王允许,于是待魏襄王起驾回宫后,他则带人来到关押公孙衍的牢房。

    那是一个昏暗的地牢,由于常年不清理,里面充满一些异物秽气,熏臭扑鼻,而且阴湿寒冷,就是寻常人,被关上一段时日,也要身体虚弱下去,被地牢湿气、前犯怨气所侵,生一场大病。

    公孙衍本来就已经耗尽心神,身体发虚,在家歇养,哪知忽然被抓入牢狱,不分青红皂白就指认他为杀害少府张寿的幕后主谋,要不是他功高爵显,早就上刑逼供了。

    这一来,把公孙衍气得够呛,他一听就知道有人要陷害他,可没有证据,很难推测出哪一个才是主谋,加上他心神虚弱,身体多病,这一进牢狱,住上几天下来,湿寒冷气入侵身体,更加病重了。

    “咳咳……”

    当辰凌走入关押公孙衍的大牢时,老丞相正在咳嗽,有气无力,气喘吁吁,似乎状态很不好。

    “丞相,辰凌来迟了。”

    公孙衍隐隐听到了辰凌的声音,睁开疲倦的眼帘,看到他的面容和身影后,竟然陡然间恢复几分气力,挣扎要坐起来,指着他,却说不出多少话来。

    辰凌急忙走上前,扶住公孙衍的身子,叹道:“老丞相,不必惊扰,现在真相已经水落石出,大王赦免了你,这就接你出狱,送回府邸。”

    公孙衍听到这几句,眸光先是一亮,接着又暗淡下去,似乎坚持不住了,衰弱无力地仰倒靠墙。

    辰凌立即喝令:“赶快扶起老丞相出狱,护送回府!”

    “喏!”他的亲兵进来,背起了公孙衍的身体,出了牢狱,上了马车。

    在车上,辰凌为他注入一些先天真气,暂时稳住对方体内的病情,看心脉跳动情况,辰凌知道,这位叱咤中原,威慑诸侯的纵横家大人物,合纵鼻祖,真的要不行了。

    辰凌本以为改变了公孙衍的命运,然则,虽然还之清白,救出牢狱,使公孙衍没有被魏王杀害,但是他也因此而命不久矣。

    历史无形的手,很奇怪,虽然因为他的出现而有所改变,但是很多时候,还是按照它的规则来运行,社会在前进,除非他的改变,能越积累越多,达到一个质变,才会彻底扭动历史车轮,朝着自己设定的方向发展。

    公孙衍缓缓睁开眼,气若游丝问道:“幕后的人是谁?”

    “目前刺客翻供,咬出了御史大夫田需,应该差不了,至于幕后还有谁,就不得而知了。”

    公孙衍点了点头,在他推测的几人之中,没有太多惊讶,只是唏嘘道:“甘茂来魏,我早该有所准备,只是迟迟留恋这丞相之位,回顾辉煌政绩,终于让政敌孤抛一掷来加害,张寿与我有积怨,田需与我二人也有公仇私恨,这一计借刀杀人,移花接木,使得漂亮,险些要了老朽之命,现在虽出狱,但也命不久矣,辰凌,魏国的内争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你在魏国仕途,要多加小心……”

    “老丞相放心,我会步步为营,时刻留心的!”辰凌回道。

    公孙衍顿了顿气,又道:“老朽原本打算坚持到你凯旋归来,立了战功,名望日盛,推荐你为魏国丞相,现在来不及了,而且那样会把你推向风浪尖上,现在太子派、军方、文官几方势力,你都不是嫡系,算是一个异类,官场如战场,杀人不见血,暂时收起锋芒,凯旋之后,暂时在边关驻守一些年,磨砺一番,等心性成熟,威望足够,再涉足政坛,出将入相,叱咤风云不迟。”

    辰凌听着他的敦劝,心中颇为感动,虽然对他并无多大用处,但公孙衍能如此上心,为他谋划后路,当如自己门生子嗣一般,让人生出一丝敬佩之感。

    “我的时日不多了,回府后,我会起笔上谏,主动卸去丞相一职,以及所有官务,推举甘茂为相,这样他念这一点举荐之功,不会对老朽府上逼迫过甚,你与他乃旧识,多走动走动,他乃中原名士,破懂心术,尽量不与为敌。”

    辰凌点头,静静听着公孙衍微弱的话语,有一种感慨却说不出来。

    公孙衍说了一会,明显气力不足了,不再言语,马车辚辚驰向丞相府,他疲惫的双眼眯起来,心中感叹:张仪,这番连环计策是你出的吧?纵横相抗二十年,到头来,你还是不忘带上我,黄泉路上,有你我相斗,也不会寂寞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