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334.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547章 实战的差距

第0547章 实战的差距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见战事愈近,手底下的亲兵将领们,却缺乏疆场冲杀对阵的经验,担心他们吃亏,于是查看他们的马背上武艺如何,找来魏**方的将领,与之对战。

    夏世雄手持双锏,舞动起来,密不透风,臂力惊人,单手三十斤,双锏六十斤,砸在沈铮的梨花枪上,好几次差点把他兵器磕飞。

    鏖战了三十回合,沈铮已经双臂酸麻,被压制在下风,破绽百出,每次想要还击,把精妙的枪法展开,但是都被对方砸来的双锏给破坏掉,让他招数无从后继,若非对方没动杀机,估计早被劈过马下了。

    “停,不打了,我认输了。”沈铮有些沮丧地翻身落马,丢掉了兵器,走到辰凌身前,单膝跪地,抱拳道:“卑职无能,请大帅责罚。”

    辰凌没有理会他,淡淡道:“起来看柳岩。”

    沈铮闻言起身,站在滕虎身边,看着场中仍在鏖战的柳岩与杨匡义。

    杨匡义乃魏军武卒的一位将军,从武卒百夫长做起,从军二十年,提拔到了将军之列,一身马背功夫扎实,习武三十年,修为勉强达到四阶巅峰,距离五阶‘百脏共鸣’尚有半步。

    因为这些从年轻时期就在军中摸爬滚打的士卒小吏,根本没时间拜名师,学习内家拳**夫,因此武学修为上,进步迟缓,但是战斗力,却把外功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一杆五十斤的长枪,在他手中使得虎虎生风,大开大合,加上他臂力过人,天生勇武,二十年戎马生涯,自创了一套适合自己的枪法,一共就十几式,但是施展开来,连绵不绝,简简单单的一枪,却像是沉浸了数十年的苦功一般。

    柳岩已经是五阶武者,元气内力,可以温养内脏,剑法又高明,但此时仍被对方一杆大枪压制住,根本就还不了手,只能守住身前要害,抖动剑花,抵挡住犹如毒蛇吐芯一般的枪风。

    “当当当——”

    杨匡义双臂上下左右翻动,长枪灵活多变,招数极为简单,横竖就是刺、扫、扎、砸,出手极快,力量很大,尤其是他借助马力、兵器重量,每次冲锋都差点把柳岩扫下马。

    滕虎、沈铮、巢盖、杨瑞、侯伯几人都吃惊万分,完全想不到这样的结果。

    他们都以为,跟随主帅学习了精妙的**枪法和辰家剑术,拳脚功夫之后,战力不凡,到了军中可以技压群将,沙场上建功立业,手到擒来,却没想到,尚未出征,就受挫折了。

    滕虎问着身边沈铮道:“柳兄弟还能抵挡住几回合?”

    沈铮瞧得仔细,叹道:“如果是真打,他此时的已被挑落马下了,再向后就是人情枪,没有意义了。”

    果然,柳岩勒马跳出战圈,扔掉手中卷刃欲折的长剑,高声道:“不用再比了,我输了!”

    夏世雄和杨匡义打得畅快淋漓,活动了筋骨,浑身舒坦,加上对方又是主帅的亲兵将领,都是心腹,他们此时能力压住,感到一种荣耀,在主帅面前施展了看家本领,等于小小卖弄了一下,面带微笑,翻身下马,长兵和坐骑有侍卫上前接过,二人大踏步走上前,抱拳道:“让主帅见笑了。”

    辰凌满意点头道:“两位将军不愧是军中砥柱,身怀绝艺,由你们这次带兵,本帅就放心了,而且这次你们又给他们几人上了一课,非常宝贵,两位将军请回去歇息吧,今日有劳了。”

    “不敢,大帅有事尽管吩咐,末将随时听令调遣。”

    “善!”辰凌点头说了一句,两位将军转身跳上马背,拨马回营了。

    辰凌看着沈铮、柳岩沮丧万分的表情,似乎受到了一种打击,沈铮四阶武者,与夏世雄武学修为在同一阶,但是如果真到沙场上冲杀,三十回合必定阵亡,柳岩五阶武者,武学境界比杨匡义还略高半筹,但是马背上实战的话,仍不是对手。

    滕虎、巢盖他们在一边看得清楚,对方的枪法和锏法,并非鬼神莫测,招数精妙,相反,简单实用,雷霆之威,打得你根本实战不出后续的剑术招数来,完全跟着对方的节奏来打。

    辰凌扫过这几人,都是在河东战场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他虽然有另外的燕王身份,但是此时此刻,相处久了,难免动了情谊,不打算抛弃他们,而是当成生死兄弟般,能照顾一下,尽量不让几人送死。

    这次,他真正用心开导道:“武功这种东西,如果你要表演给别人看,确实要一套一套完整地使出来,很精妙、很花哨、很美观,但如果在战场上,没有什么机会给你一套使出来,很可能一招定胜负,或者完全被打断,需要你临场发挥,把所学的武功武艺,融会贯通,信手拈来,因时而异。”

    “在战场上,空间有限,四面皆是敌人,生死就在瞬间,异常残酷,所以战场不是表演,要靠实战来积累经验,武学修为等级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速度和力量,捏拿得收发由心,不再多快多猛,而在随心所欲,炉火纯青。”

    “以前带你们沙场破敌,基本都是靠奔袭、夜里偷袭、徒步伏击,没有打过正规了野战对阵,千军万马的冲锋厮杀,因此你们还没真正体会武将,如何在沙场上生存,现在,你们要抛开那些繁杂的招式,自己摸索适合自己的攻防武技,越简单实用越好。”

    “四阶、五阶,除了体内元气有些差距,战力根本没有多大差距,不要执着对手在那个阶段,任何时候都不要轻敌,轻敌者必败之,刚才那两位将军,虽然没有修炼高深的心法,调和百脏,但把外功练到炉火纯青,出招同样能刚柔并济,触摸了六阶武者才独有的领域,不要小看了军中的武将,弄不好,对敌时击杀六阶武者,都不是没有可能。”

    众人大吃一惊,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轻敌之心,还有,根本不了解疆场上,那些猛将、虎将如何真实本领。

    柳岩叹道:“不错,如果是地面单打独斗,或许我能与杨将军打个平手,甚至仗着精妙的身法,来回闪步迂回,以剑术的繁杂和轻灵,把他绕懵,跟随我的剑路来迎战,但是马背上,的确不如对方经验和火候老辣,输也输的理所当然。”

    辰凌又道:“你们还记得那个秦国第一勇士乌获吧,六阶巅峰,比剑的确输给了山河榜上的那些大剑客,因为他不是剑客,如果是疆场上对阵,马背上冲杀,山河榜的剑客,没几个能抵挡住他,除非把他能逼下马交手,否则必备其斩杀。”

    诸将点头,开始明白过来这层武艺和沙场生死战的道理。

    滕虎不解问道:“大帅,如果是你马背上与那杨将军、夏将军交手,还会被对方压制住吗?”

    辰凌微笑道:“当然不会,我在七阶武者境,他们的境界偏低了,因此我能看准他们枪法和双锏的破绽,找准空隙,一击刺入,而你们远远达不到这个境界,而且纵然我使短兵,也会后发制人,剑法是死的,人却是活的,因人而运剑,因地而制宜,无论是剑法、兵法都是一样,不过,如果遇到马背上的乌获,就不好说了,境界相差不多,他却能以马背经验、神勇臂力弥修武学修为的差距,生死难料。”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