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392.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555章 雄关起火

第0555章 雄关起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成武邑是卫地南部的一个军事重镇,地形并不险要,甚至一马平川,主要此城是官路枢纽,北通曹州,东连平邑,西有扇堤关阻挡外敌,南面是肥沃的水稻田地。

    因此这一片的赋税官粮,各镇乡里正上缴后,由于这里陆路官道畅通,物资集散便极为便捷,故皆被运往成武邑,里面有几处大的粮仓。

    卫国为了保证粮食的安全,除了城邑县令、县丞之外,特别设置了武仓令,爵位官职与县丞等同,有两千精锐长期驻守,保证南面战区粮食供应、周转。

    尽管前方雄关大战,但是这里离着扇堤关尚有百里,暂时属于安全区,只要雄关不破,这里就无恙,因此这里的守军,并没有高度戒备。

    再者,卫国战事一起,粮仓也大大的繁忙起来,仓场上堆满了随时准备装运的粮货车辆,人声鼎沸,夜夜火把,加上正常进出的出粮缴粮车队,有时昼夜忙碌,武仓令与所有的部属吏员、仓工都忙得团团转,一有空闲便连忙躺倒打盹。

    半个月下来,守卒昼夜警戒,时间一长,便也是混混沌沌了。

    那一晚,沈铮、滕虎率军夜袭城池,直捣仓地,烧毁了几处粮仓,数十万石的粮草毁之一炬,两千魏军与当地的驻军精锐一场肉搏血战,杀出城来时候,竟然战死了三分之一的敢士,可知其激烈程度。

    当卫福通接到消息后,手中的笔落地,脸色大变,那可是支撑南部战线的粮草保障啊,没有粮食,即使有雄兵百万有何用?还不得活活饿死,军心溃散,就大势已去了。

    “来人!”卫福通调来一名副将,拨给他三千精锐,派他赶往后方,要围堵这支插入后方的魏军,全部歼灭,否则后方供给线仍处在危险之中,等于背后多出一道匕首,焉能安心?

    就在这时,扇堤关内深处两座仓库,也忽然燃了大火,沸腾炽烈,火光冲天,城内一片惊呼,喧闹声。

    “走水了——”

    “赶快救粮草啊——”

    卫福通刚拨完令,忽然听到外面的喧哗,站起身来喝道:“什么事,如此喧哗惊慌?”

    “报——!”一名侍卫飞奔入账,单膝跪地,满脸慌张焦急道:“禀将军,粮仓……粮仓走水了。”

    卫福通额头青筋暴起,怒喝道:“怎么回事?”

    “似乎……似乎是魏军的奸细混入了雄关内,刚才暗杀粮仓守卫,点燃了两处的粮仓,在仓库附近,发现点火的工具,还有打斗的痕迹,奸细死了二十几人,无一活口,十分果断,像是斥候老手!”

    卫福通听到这些,身子踉跄退了两步,眼前一黑,气得昏了过去。

    “大将军!”侍卫上前搀扶,这时几员副将匆匆赶来,有将领身上还有熏黑烧焦的味道,脸上带着黑灰,土头土脑地进来,见大将军休克了,急忙上前扶住。

    “大将军!”

    “醒醒,大将军!”

    卫福通悠悠转醒,气丝紊乱,口中仍念念不忘道:“粮仓……粮仓的火势……”

    “大将军,已经要扑灭了。”

    “损失……了多少石粮草?”

    诸将一阵沉默,脸色都灰败下来,看了将军一眼,都低着头,不敢说出口。

    “说!说!说啊——”卫福通挣扎着身体,迫不及待想知道损失的情况,这关乎到雄关的存亡,关系卫国的生死命运。

    “经过将士们努力扑救,勉强救下……救下,不到三分之一的粮草!”

    “为什么?为什么!”卫福通听到这,咬牙切齿,神色一下子苍老下来,满脸的周围,鬓角白发苍苍,平时就靠着一股救国之情,英勇之气,撑着六旬的花甲年纪,如今精神遭受重击,整个人顿时像是抽走了全身的精气神,没了力道,身子发虚。

    “魏军的奸细,似乎早就勘察好了地形,换做了我军的服饰,混入了粮草,这群人,宁可自己也烧死在里面,都坚决不出来,把所有粮草袋子都点燃了,要不是发现及时,斩杀了一些门口奸细,再晚一步,只怕烧的一粒不剩。”

    “太狠了,为完成任务,宁死不退,除了十多人被射杀斩断,其它一些放火的奸细,都烧死在里面了。”

    这种做法,仍诸卫将都心有余悸,这种奸细太玩命了,一般放火的斥候,点燃就跑了,这些人,根本不顾及自己生死,一副不完成任务不罢休的姿态。

    卫福通过了片刻,恢复几分气力,挣扎站起身,站立着身躯,明显有些倦态,背脊不像前几日那样笔直挺立,似乎要肩负社稷安危一般,现在的他,正在思考如何做好最后一战,与雄关共存亡。

    一想到卫国的接下来的命运,就忍不住谓然长叹,南部有自己这名老将坐镇,尚且如此狼狈,有心无力,难以回天,力挽波澜,救国救民,中部、北部的压力可想而知!

    “剩下的粮草,还能撑住多少时日?”

    “十几日。”一名副将道。

    卫福通寻思半晌,这才开口道:“派人在关内农户家庭搜集存粮,把妇孺老人全部放出,留下男丁备用,再多派些人,出城到各农户家去征缴粮食,应一时之急,本将军立即修书一封,送往曹州求援,派人护送粮草过来。”

    “将军,现在各城邑都在扩军招募,朝廷已经无力分粮饷下来,各地城主都在图求自保,只怕不会接粮给咱们。”

    “哼,这都什么时候了,扇堤关等若魏国南部大门,一旦被攻破,卫地黄河以南的土地,再没有山险阻断,更加难以抵抗了,坚决不能让魏军长驱直入进来,除非踏着老夫尸身过去。”卫福通手握剑柄,虎目深邃,眉目凝皱在一起,不怒而威,老将军的军伍气势,散发出来。

    “遵命!”诸将拱手领命。

    这时一名谋士走入帅帐内,提议道:“大将军,如果咱们被动死守,只怕坐吃山空,很快就会被消耗光,不如改守为攻,忽然夜袭敌营,马踏连营,烧毁他们的粮草和营帐,最好冲进中军帐,斩杀敌军主帅,南部魏军自然就溃败了。”

    副将中有一人,姓李名尧,开口道:“不妥,敌军主帅乃魏**方新秀辰凌,此人剑术超群,勇猛过人,如果前去冲杀他的大帐,我军损失太大,不如只冲击敌军先锋营或左右翼营,给对方造成一定的损失,大振我军士气,一边静待援军和粮草供给,比较稳妥。”

    卫福通走了两步,转回到帅帐大桌案前,仔细沉吟寻思,点头道:“不错,静候两日,准备一番,挑选一千骑兵精锐,夜里出袭,马踏连营,重创魏军先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