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448.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566章 不同意见

第0566章 不同意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听闻庞淮等策士为他讲解粮草和运输等情况后,对于后勤供给方面,有了全新了解,不得不说,曾经自己并没有考虑这么细致,只在想前线大军如何打仗,后勤工作虽重要,但容易办成,现在才知道,那都是自己异想天开的想法。

    发动后方的军民运粮,有条不紊,避免发生哗变、起义等,这样前线大军才能正常作战。

    难怪秦朝末期、隋朝末期各地官兵加起来,共有百万,但难以调动,难以打仗,后方供给的路线,全被各处农民起义军割断,大军等于无源之水,难以后继了,军人也需要吃饭,没有了粮草和军饷、装备供应,不战就溃散了。

    秦国铁骑,隋朝府兵,在历史烟云中,都是强大的帝国,对外作战,英勇无敌,横扫六国,打破东胡,西击突厥,三征高丽等等,那是因为后方有强大的国力,动用了国内的军民在运输,但是最后,在平叛义军中,各地皆反,谁还给朝廷运粮啊,基层的百姓动荡,上层朝廷自然就分崩离析了。

    “交通工具与运输保障太重要了,如果发明了机动车,或者轨道火车,减少运输成本和百姓参与的人数,不影响老百姓的生活,才是关键啊!”

    辰凌想到这些,对于工业革命更加期待了。

    当晚,有斥候送来了密报,发现了宋**队的异动,正向卫国南部边境集结。

    “周淮英已经攻克了卫宋接壤的几座小隘口山关,两万人马分布在边界线上,不知他有没有重点防御宋军,可不要被宋军偷袭,直插我军背后来。”

    庞淮道:“应该不会吧,宋国乃二流小国,目前中原五大诸侯国,讨伐小国,它自身难保,难道还有胆量主动前来招惹?”

    尚方俊道:“听说宋国的君王,宋王偃可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物,伐滕灭薛,在位十年内,竟然吞灭了周围两个小国,而且它们五小国有了联盟,宋国会不会各派一支精兵,前来救援卫、鲁、越呢?”

    辰凌点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立即起草一封信函给周淮英,让他多加提防,以免被宋军所乘,偷袭隘口。”

    尚方俊拱手道:“喏!”

    “几位先生,目前我军屯兵成武邑,向东百里外是平陵邑,及卫国其它东部县邑,向北是魏国第三大城,曹州,周围有数个城邑成众星托卫的姿态,南部重城,你们觉得下一步,我军该如何进取?”辰凌疑问道。

    大帐内,短暂地沉默了一会。

    庞淮凝思开口道:“曹州是咱们这次主公的目标,一旦曹州及周围城邑攻陷,其它城池和县邑,就失去了抵抗能力,因此先曹州,攻克之后,由西向东横推过去,其它城邑则不需要多大伤亡,不战而屈人之兵。”

    辰凌微微点头,并不表态,他同时想听听每个人的见解,然后最后分析出来正确适合的思路。

    策士朱泽尧却道:“大帅,我确认为,先平陵,后曹州,因为平陵地处卫国东部,比较偏远,守兵较少,很容易拿下,势如破竹,能持续提高大军士气,又能免除左边的后患,层层推进,步步为营,比较稳妥,平陵邑、金乡邑等,然后由南向北推进,无后顾之忧,与曹州驻军鏖战。”

    辰凌听到不同的意见,微微点头,目光看着尚方俊:“你觉得呢?”

    “卑职觉得,庞先生与朱先生说的,都不乏道理,不论先攻打曹州,还是先攻打平陵,都有利有弊,利大于弊,因此卑职认为,先攻打曹州还是平陵,都不影响大局,皆可为!”尚方俊这一番说出来,委婉含蓄,谁也不得罪,却都赞许了几句,最后决定权又拱手让给了大帅决断,不失为明哲保身的一种做法,不过,说了等于没说,打的太极言论。

    三位幕僚算是辰凌老下属,此时察言观色,想看出辰凌的真实想法,然后再做长篇大论,来陈述自己这一看法的优劣。

    不过,辰凌喜形不显于色,让三人余光观察几眼,难以发现大帅什么立场和态度,因此也都不敢多言冒进,默默等待。

    辰凌虽然二十岁的年纪,但是一点也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成熟和冷静,沉稳如山岳,一年的锤炼,君王的身份,数次出生如此,朝廷堂前的争斗,让他练就了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心态。

    他深深呼吸一下,面色如水,冷静地盯着面前桌上的沙丘山体模拟作战图,查看这里的地形,寻思着制订方案,颇有雄才大略的气势。

    庞淮、尚方俊、朱泽尧三位儒衫谋士,静静守候在旁,不敢出言打扰,对方的气势似乎越来越强盛,当真有了纵横疆场、金戈铁马、指挥三军的大淡定、大威严,三人越来越发觉,对方正在一点点蜕变,趋近真正的名将,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逞一时之勇的少年校尉了。

    “你们先退下吧。”

    “喏!”三人拱手一揖,转身走出了营帐。

    辰凌现在才发觉当领导人的艰难和重任,很多时候,自己的下属,每个人思想不同,往往遇到问题都会有各种声音和意见,甚至是截然不同,完全对立的提议,这个时候,就需要领导者有大定力、大心智、大果断、大胸襟了。

    最忌讳的就是刚愎自用,不听人言,或是优柔寡断,当断不断,没有自己的主见,判断不出正确与否的意见,彻底被弄迷糊了。

    曹州是古城,其实就是后世的菏泽,黄河冲积平原,地势平坦,土层深厚,是卫国一处产粮重地,北枕黄河,古曾称“天下之中”。

    相传尧、舜、禹等著名氏族部首领都曾在这一地区活动,兵法大家孙膑、吴起,农学家氾胜之、经济学家刘晏、文学家温子升等大批圣贤,都出生在这里,商汤时期的三朝元老伊尹、春秋时期的“一门三贤”冉耕、冉雍、冉求、“商界鼻祖”范蠡经商、黄巢起义、宋江聚义等都发生在这里,历史悠久。

    寻思了一阵,他的脑海渐渐清晰下来,想到一条计策:兵发曹州,暗夺平陵,声东击西,兵贵神速!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