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467.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571章 阵前搦战

第0571章 阵前搦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魏军先锋官罗穆手提一杆豹头枪,策马冲出,与手持车**斧的卫将高健,在阵前交锋,单打独斗,擂鼓震天,双方喝声高涨,士卒注目。

    “咚咚咚——”

    随着战鼓声越来越响亮,两股战马如疾风一般,冲在一起,刹那间的。

    “当!”

    两人策马出招,借着马势、臂力、勇武、骑术的结合,一招下去,威力巨大,彼此身子都有些发颤,金铭裂石般的响声,清脆响起,远远传荡开。

    “吁——!”

    两员骁将交错而过,各冲出数十米远,几乎同时勒住马缰,调转马头,猛地一夹马腹,继续前冲,刚才第一招是试探,都劈出了刚猛一招,看能否把对方一击劈落马下,如果没得手,但也试探出对方的武艺深浅,接下来好组织攻势。

    这次没有那么大开大合地冲撞,爆发力被含蓄下来,冲至跟前,手提长兵,‘镗啷’交击之声,不断震响长鸣。

    转眼十多回合过去,高健人高马大,体格超出常人,臂力勇武,手中板斧也有五六十斤重,武艺不弱,凭着车轮重斧,攻了十多回合,已经震得罗穆手臂发麻了。

    “看斧!”高健一声大喝,抡起了板斧,扑头盖脸就砸了下去,斧头破空裂响,如一道车轮般灌顶劈下,声威惊人。

    罗穆见这一招劈来的太过生猛,双手握强,高举过头,用力一撑。

    “镗当——”

    一声震响,大斧劈在罗穆的长枪上,长枪的木杆被油脂浸泡,反复处理,异常坚硬,但是被这么重击一劈,仍然承受不住,咔嚓一声,豹头枪被劈折了。

    高健持斧顺势一提,用长斧尾端的金属长柄用力戳去,口中一喝,凛然生威:“给我下马!”

    “砰!”

    这一戳,正中后者的右胸,重击肺部,喷了一口血,被一戳就从马背上栽落下来,磕了重伤。

    高健哈哈一笑,挥斧一砍,顿时毙掉了受伤落马的罗穆。

    顿时间,卫军方针和后营一片欢呼,情绪高涨,士气大振。

    “姬卫!姬卫!”欢呼声一片高涨。

    高健横斧立马,怒视着魏军方阵和大营,放声高喝:“魏军还有没有人应战?不怕死的,就出来与本将大战一百回合!”

    魏军一阵沉默,阵前落败,有目共睹,尽管他们自认为精锐,但是两军对垒,将领单挑,被斩杀马下,这是不争事实,都觉得脸上无光,一片沉默不语,士气受了影响。

    “将军,末将愿出战!”又一名骁骑将勒马在夏世雄身前请命。

    夏世雄随口问了一句:“你的兵器重多少斤?”

    “回将军,有二十斤!”副将朱栎回答。

    夏世雄摇头叹道:“经不住人家十斧,去了也是送死,看来只有本将军亲自出场了。”

    他身为先锋军领将,在这种场合,如果先锋营无将再出战,对士气打击非常大,他也不好回去向大帅交代,可是他在旁边观战,自忖自己的身子骨和武艺,未必能胜过那位卫军壮年虎将,彼此相差了十多岁,臂力有所不及,三十回合不胜,自己也要陷入被动。

    就在他要策马出战之时,忽然一声粗喝声在行辕大门内响起:“俺中军麾下校尉,滕虎,前来战你!”声音如雷,吼声如虎,极具穿透力,滚滚传开,震住不少将士。

    行辕大门打开,一员战骑纵驰飞出,速度如流矢,嗖的一下就蹿出了数丈,战马狂奔,滕虎坐于马背上,双脚紧紧夹住马腹,由于这是时代还没有马镫,因此武将对于骑术有相当高的技巧,双手同时握兵,离开马鬃,不是容易的事。

    其实辰凌早明白马镫的重要性,但是不敢打造,因为马镫那东西,打造极为简单,一旦出世,很快就不是秘密,不但中原诸侯将会采用,就连草原上的匈奴、东胡、戎狄部落都能使用。

    试想这个时代,中原骑兵稀少,马匹珍贵,除秦国、赵国有数万骑兵外,其他国的骑兵,都在一万左右,主要是装饰、隆重、礼仪队、王室君主的随行护卫,还没有大规模普及到军伍中。

    如果马镫此时出现,势必会让匈奴、东胡、戎狄大占便宜,铁蹄南下,中原都要沦陷,辰凌负不起这个历史责任。

    只有等燕国养殖大批战马,建立大规模骑兵,与东胡一战时,悄悄使用,掩盖在马鞍下,挡住腿部视线,有了马镫,提高平衡性,瞬间缩小匈奴、东胡骑术的优越性,一举击溃东胡部落,扩大燕地后方。

    这一系列打算,都是辰凌的图谋,暂时还不会公众于世。

    滕虎手持六十斤的蛇矛,圆睁环眼,满腮胡须,粗犷豪放,血气方刚,勇武过人,战马极速冲至,挺起三米多长矛,就朝着高健刺去。

    高健加马疾冲,抡起车**斧,斜劈下去,力冠三军,毫不手软。

    “开!”

    “当——”

    一声尖鸣脆响,重兵器交击,摩擦出一串火花,四处迸溅。

    “有两下子,再来!”滕虎刺出的一矛被板斧磕开,立即顺势变招,挑矛再刺向对方胸口。

    高健冷哼一声,挥斧再挡,两人拨马来回出手,臂力伯仲之间,兵器重量也差不多,可谓势均力敌,打得极是激烈,不断传出兵器交击声,远在数十丈外的两军将士,都觉得异常刺耳。

    两人场中厮杀,倒像是两军兵马在交战一般,异常壮烈与勇猛,喝声不断。

    滕虎上次见过夏世雄、杨匡义与沈铮、柳岩交手之后,颇有心得,又被辰凌指点很多武学道理,因此这些日子,不断摸索,把枪法、剑法都融入自己的矛法中,简单实用,招数刁钻,同时心中运转辰氏内劲,双臂力与劲配合,用招并不使老。

    他灵台保持一丝清明,牢记着辰凌曾告诉他们的那句话:“势不可使劲,福不可享尽,便宜不能占尽,亢龙要有悔,每一矛你都必须凝神注意力,心与意通,意与力合,每一招都须力留三分,唯有粗此,出招才能出矛收矛雷霆迅速,如狂风暴雨,让对手连喘息的空儿都没有,疲于应对你的攻势!”

    “铛铛铛——”

    打到了五十回合,高健轮动大斧,气力已经衰减下来,双臂发麻,臂力也不如初始那么强劲了,滕虎与他交手过程中,劲力并衰多少,后继如江河连绵不绝。

    终于,大战到七十五回合时候,滕虎寻找了破绽,对方出手已经缓慢下来,力量也不足了,这时他瞄准空隙,大喝一声,威势十足,勇不可挡,一矛划破高健的手臂,顺势一插,噗的一声,矛锋刺破了甲胄,将卫军虎将高健刺落马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