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535.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584章 宋军压境

第0584章 宋军压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退入成武邑后,立即下令日夜严密守护城池,并派出斥候,方圆五十里密集排查宋军动向,这一伏击,五千劲宋所剩应该不足一半,不会再发动攻城战,但是后方的濒临的五万大军,却有可能长驱直入,不得不防。

    到了眼下,形势危急,辰凌立即写了两封密函,一封给周淮英,让他在扇堤关整军,固守扇堤关,那是最后撤走的关键,也是后路,后勤粮仓所在,一旦有失,入卫的大军都要困死其中,乃战略要地。

    第二封写给魏王,陈述当前的战况,右路魏军,一路凯歌,横扫卫国南部,如今只剩下曹州及周围几座城邑了,但五万宋军压境,将要切断魏军后路,一则请求援军,二则能否拉拢韩国,借韩军压向宋境,使得宋国不敢妄动。

    由于成武邑与大梁相隔遥远,因此封密函先是被鹞鹰送出,快速飞到后方魏国情报联络站的鹰塔,然后由斥候连夜送往大魏王城,第三日送入了魏国宫殿。

    魏王看到信函后,先是大喜,右路军战绩彪炳,这辰凌果然是一代将才,而且在宋卫边界,还一把火烧了五千劲宋,差点把天生神力的宋王偃差点给烧死,畅快地大笑起来。

    接着看到求援,眉头皱了起来,这些日子,三路军马都不断发回求援的信函,魏太子、国尉魏章、武陵侯魏钰,先后入宫,为自己保举的将帅一方,请求军马和粮草等,让魏王一时头大。

    三十万魏军,加上留守的二十万,已经是魏国常规军的极限了。

    留守的兵马,一部分屯守大梁京城,是动不得的,其它兵马分散在四面八方的边界,也不能抽调,否则本国空虚,会造成致命威胁。

    魏王立即召集群臣商议,再次征集十五万壮丁,新军入伍,每路军五万人马供调遣。

    战国有征兵徭役,按照户籍,登记的壮丁,一旦有需要,全民征兵,在年龄范围之内男子,如果家中没有人正服役,那么就要出一男丁入伍,这是战国百姓基本的义务。

    同时,魏朝廷派出了时节,去往了韩国,要说服韩国君,派兵抵达宋边境,向其施压,让宋**马不敢妄动入卫。

    当然,韩国趁机要挟,肯定不会轻易同意出兵,这就需要使者巧用外交手腕了,无非就是许以利益,当利益大于出兵的劣势和弊端时候,自然会欣然出兵了。

    这一日,游哨的斥候回报,发现五万宋军已经入境,正赶赴成武邑而来。

    辰凌凝思半晌,摇头一叹,他太高估了宋王偃,以为一国之君,当衡量利弊,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失利一次,暂时不会派兵干预诸侯之战。

    但是宋王偃明显是一个天生暴戾之人,数日前吃了大亏,辛辛苦苦打造的一支精锐武者劲旅,是他梦想称霸诸侯的底牌,所向无敌,但一夜之间,付之一炬,被大火烧死烧伤大半之数,气得他回去后暴跳如雷,在宋国边境处,立即调集三军,亲自御驾亲征,不足两千武者,加上五万宋军,浩浩荡荡进入卫境,要把辰凌余部彻底歼灭。

    形势危急,辰凌不敢托大,立即发出军令,撤走曹州外的大军,还有平陵一带的驻军,全部收缩回到成武邑,要收起拳头再迎敌,免得被宋军切割孤立,逐一攻破歼灭。

    一日之内,三万甲士,两千骑兵,八千中军,七千武卒集结在成武邑,各路军马汇合。

    扇堤关有一万五千守军,除了周淮英带回的五千残部,另有一万的辎重粮草军,战斗力不行。

    辰凌担心后路被堵截,因此调派杨匡义,率领三千武卒,五千甲士到扇堤关,辅助周淮英守雄关,对于那个草包剑客将军,很是不放心,这次腹背受敌,事关右路军的生死存亡,还有军人荣誉等,他已经没得选择。

    如果撤离到扇堤关,一起防守呢?那不现实,征战了一个半月,死伤近百大军,才横推了卫境诸多南疆,如果就这样撤出来,那战死的那些将士就无功劳了,抚恤金和封赏也不会兑现,朝廷还会治他带兵无方的罪名,不死在敌军手中,反而会死在朝廷罪名下。

    因此,他必须要死守成武邑,并把扇堤关牢牢握在手中,等待魏军救援,恶战数月也罢,至少给朝廷魏王和许多大臣做做秀,让他们知道战场激烈,可不是他主动逃跑的,实在受不住了,再突围撤退,这是军人底线。

    虽然听起来有些可笑,但这就是官场与将相之间的规则,违反了规则,名将也会死无葬身之地,不是赐三尺白绫,就是毒酒下肚!

    调兵遣将之后,成武邑只剩下两万五千普通甲士,八千中军,两千骑兵,四千五组了,加起来四万人马左右,足够死守成武邑了。

    不过,辰凌担心背后曹州会有卫军前来夹攻,因此招来柳岩,派给他一千武卒,夜里出城,埋伏在曹州通往成武邑的途中山岭树林地带,潜藏下去,如果有卫军来援,中途伏击,作为一支游散部队,来回机动,逮住机会,可以烧毁敌军粮草之类,成为一支奇兵在外。

    柳岩领命而去,这次同样是一次九死一生的任务,夹在两军之间,潜伏突击,危险度可想而知。

    五万宋军日行近百里,按照路程,三日内就能兵临城下。

    辰凌发动将士,备好防守用的工具,滚木雷石,箭矢沸水,滚油狼烟,拆掉城门口附近街道的房舍,运送大批砖木等放在城墙下,防守时候好用到,又派人在城池前挖下大壕沟,阻挡敌军攻城的脚步。

    由于时间短暂,不可能像卫山童守曹州时,在曹州五里外,花费数月构筑大型防御战壕,连绵数里,挡住魏军兵临城下。

    一切妥当后,宋军也抵达了。

    下午未时,五万宋军奔腾而来,辰凌站在箭楼女墙前,手搭凉棚举目一望,广阔的山塬上,一道黑色的细线正在迎面逼近,毫不停滞,铺天盖地,以势不可挡之势向成武邑席卷而来。

    片刻之间,黑线变成汹涌的潮水,沉雷隆隆卷地,旌旗遮天蔽日,铁骑战车纵横驰骋,沉沉的牛角号响亮,更增添几分战意和悲凉,秋风如刀,战场似火,一场烽烟激战,在所难免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