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563.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589章 追杀不止

第0589章 追杀不止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甄岩儿看到那位杀手的身影,已经猜出了他是谁,昔日引领她们这一批小杀手入门的启蒙教官,也是培养她一步步走向拔尖杀手行列的教头之一。

    对于这个人,说不出恩,说不出谢,说不出恨,就是曾传授给像她一样,从幼年就在刺道盟的秘谷基地之一,苦苦挣扎的道路上,一个约束人和引路人,每一个噩梦和回忆,都会有这些人的身影。

    “想不到这么快就被你追踪上了。”甄岩儿淡淡说了一句,体内运转着秘法,调和经脉气息,封住伤势,随时准备一场恶战。

    那位教官姓骆名冷空,停留在半步八阶十余年,功力深厚,而且浑身冰冷,似乎毫无生机一般,让人难以察觉他的存在,仿佛就是暗夜之子,与虚空结合一般。

    从浴血中走出来,杀人无数,浑身都是杀机,根本不用外露,就让人忍不住战栗。

    “岩儿,你太让我失望了,看看你样子,还有刺客的杀气吗?你还配作刺道盟这一代的金牌杀手吗?在这一个地方逗留超出三日,如果这么长时间,我都没追踪上前,是否太无能了。”骆冷空盯着甄岩儿,一阵布满和嘲讽。

    按照杀手规则,在执行任务时,最忌讳在同一个地方反复路面现身,留下踪迹可寻,更别说逃亡过程中,这不是等死吗?

    事实上,这两个月来,甄岩儿马不停蹄,从未听过脚步,从魏国入赵,由赵入秦,由秦下蜀,通过长江乘船顺流到楚,躲避追杀,沿途反袭,除掉追杀上来的厉害刺客十多人了,其中六人都是先天秘境。

    常有喋血,伤痕累累,但是正是心中有一股求生的意念,才一路坚持下来,她不知要逃到什么时候,但是如果不逃,转眼就会被刺客暗杀,不想死,就得单骑绝尘,仗剑天涯。

    今次北上,途径宋卫边界,听闻宋军压境,正在围攻成武邑,要擒杀辰凌,让她心头一紧,赶过来要替辰凌解决一些麻烦,她很想刺杀宋王,但跟踪两日,隔着很远,就知道自己还刺杀不了八阶武者。

    这段时间逗留稍微长一些,就被后续派来的教官追踪上来,甄岩儿已经习惯了,她很清楚,那个刺道盟的组织,有多么庞大,传承百年,每十年为一代,她是第十三代的杀手,而骆冷空就是第十一代的金牌杀手!

    甄岩儿听着对方的冷喝与贬低,不动声色,只淡淡一道:“我不想再像你们那样,行尸走肉,杀人工具,浑身冷血,没有人情味!”

    骆冷空瞳孔紧缩,冷冷一喝:“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是我们杀手的一句格言,任何为违背了,多不会有好下场,你背叛组织,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不会念旧情手软,今夜,你必须要死!”

    甄岩儿哂笑道:“人谁没有一死?至少,我现在醒悟,我为何而活,你们连着都没想明白,与死人有何区别?”

    骆冷空轻哼了一声,眸光犀利如刀,切破虚空,杀气一下子强烈了数倍,看来对甄岩儿算是彻底失望,动了杀念,一缕缕剑气波动,从他身上传出,手中尚未出鞘的宝剑,开始轻轻震颤,似乎受到召唤一般。

    甄岩儿蹙起蛾眉,仗剑遥指着对手,屏住了呼吸,进入杀手潜伏黑夜虚空的状态,所有的生命脉动、呼吸、血液流淌全部减速下来,战力涌动,只等出手,雷霆一击,绝杀一剑。

    “多少年了,无人敢用剑指向我,就凭这个,你也绝不能活着离开!”

    骆冷空一声低喝过后,眼中寒芒暴闪,紧紧盯着甄岩的方位,决定出手了。

    “锵!”

    骆冷空身子飘起,快如鬼魅,整个人如苍鹰捕兔,几个起落就已经冲下山丘,越空一剑,剑芒与月光重合,白光如匹练,迅猛斩落下去。

    甄岩儿在他腾空跃起的刹那,脚尖点地,身子飘然退后,同时仗剑拦截,经过这么一退,尽管采取被动防御,却能化解对方的狠劲、臂力、杀机,卸去劲道。

    当!当!

    双剑利啸,破空交击,擦出一串火花。

    两人都是金牌杀手,修习的剑术都来自刺道盟,而且级别都在半步八阶,只不过相差了二十年的修炼时间,骆冷空的剑术经验和火候,杀人的老道,功力的深厚,似乎都占有优势。

    何况甄岩儿身上带伤,不是最佳状态,两人快捷无伦地出剑,身影如风,来回纵起跳跃,或是追逐刺杀,都在寻找对方的破绽,杜绝自己露出失误,两个人,杀手中的金牌,生死对决,冷静无比。

    彼此招数非常简洁、明快,剑走偏锋,狠辣刁钻,招招刺往要害,在荒野上,激斗在一起。

    锵锵锵!

    骆冷空出手如电,不断抢攻,逼迫对方与自己力抗,消耗一阵,百回合后,对方一定会体力衰减,因此步步杀招,夺命剑术,绽放剑芒无匹。

    甄岩儿长发轻舞,眸若冷电,长剑如虹,以伤体迎战,心中对自己的主见和抉择,毫不后悔,即使逃遁万里,辗转杀千人,与整个刺道盟为敌又如何?

    每一日,她都感觉自己真实地活着,心中有思念的人,人生有活着的意义,这就足够了,不想再成为杀人如麻的女魔头,双手沾满无辜人的鲜血,日夜梦魇中惊醒。

    即使今日战死,也是为了自由和真我而战,毫无怨言!

    半个时辰过后,两个人已经打了一百多回合,从山丘一直打到一处山林,连打带奔,相互追逐刺杀好几里,即便是先天秘境,体力悠长,内息绵绵,也有些吃不消了。

    甄岩儿明白,她的处境越来越不利,再这样对攻下去,牵动内伤发作,真气耗尽,战力就会跌落七阶,变成六阶、五阶,直到完全透支,被对方刺杀,硬拼不是办法,需要借力!

    她想到暂避锋芒,但此地空旷不好,没有山险,不好奔逃,忽然,甄岩儿想到了大宋军营,那里防守严密,如果把他引过去,趁乱就好脱身了。

    甄岩逮住机会,虚刺几剑,咻咻一阵猛刺,转身飘出数丈外,展开轻功就开始逃遁,骆冷空哼了一声,眼看就能斩杀她了,自然不会放过机会,追蹑上去,相隔十几丈,不肯放松。

    半个时辰,甄岩穿过一片林地,宋军营地已经在望了,正是防守最为严密的南大营,宋王偃的行辕大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