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583.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593章 屠万是为雄

第0593章 屠万是为雄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反复沉思着,衡量利弊,忽然想到了秦国白起,在历史上,被称为杀神,一生大小百余战,从无败绩,每次作战,借以屠杀敌兵,消耗敌军有生力量,即便胜利,也以屠杀掉降卒,在长平之战,一次坑杀四十万赵国降军,从未威震六国,被称为杀神!

    其实白起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要斩杀掉敌军的有生力量,减少对秦国的威胁,消耗六国的军马越多,敌人就越虚弱,对秦国也就越惧怕,不敢结盟,合纵抗秦。

    事实上,秦国能统一,与白起这位杀神,每次大战,尽可能地屠杀掉六**马,也有很大的关系,特别是赵国,四十万铁甲,一夜之间消失,使秦国最有力的劲敌,瞬间就衰弱下去,无法阻挡秦国统一的步伐。

    不过,杀将的下场也是可悲的,白起虽威震东方六国,却死在了朝廷秦王和范雎算计之下,原因也很简单,一是功高盖主,威慑了秦王的权势和地位!

    二来,就因为他杀念太重,导致六国丧胆后,处于忧患意识,要联合起来抵抗暴秦,简直比匈奴戎狄还残忍,正是由于白起,已经阻挡了秦国分化诸侯的外交,才成为秦国政治外交的牺牲品。

    后世一些史学者,都只看到前一条原因,却忽视了后面一条,尤为惋惜。

    辰凌如果也那样狠,的确能为大魏横扫对手,重创很多诸侯,但是最后,他也要为自己的凶名而付出代价,当诸侯都容不下你的时候,魏王就会为了保护自己国家的名声和外交优势,果断牺牲掉你,哪怕你是名将!

    忽然间,辰凌对于历史上的白起很是同情,不过,与他同代的这个白起,未必还会成长起来,成为杀神了,因为自己是不会让白起崛起,成为真正名将,阻挡燕国统一的。

    想通这些,辰凌豁然开朗,似乎悟出了很多哲理和感悟,对名将,对战争,对帝王心术,对政治外交,更多了一些理解。

    “杀一人是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年仁义名,但使今生逞雄风——!”

    辰凌高声念着这几句话,体内热血激昂,这是战国,战乱纷争的国度,百姓如草芥,在他没有成为强大国君之前,他没有能力照顾他国的百姓,除非等到天下一统,才有机会为百姓开辟一片乐土,广开民智,确保百姓的生存权益。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没有那么高尚,像儒家大圣人一般,普度众生,首先我是魏国的将军,要对我麾下成千上万的将士负责,对魏国的宏图大业负责,为将士们的家室父老妻儿负责,军中数万兵马,就是数万个家庭,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心软,为了曹州卫人,而使大魏将士流血牺牲,伤亡惨重!”

    吴子秋、庞淮、尚方俊等人听后,纷纷点头,他们都是生于战国,思想狭隘于这个时代,自然觉得这是很容易想通的道理,敌国的百姓,与他们,似乎没多大关系。

    吴子秋目光一闪,赞叹道:“大帅既然肯放下仁义虚名,务实求胜,这是我军将士的福气,如果采取水攻,那么时间紧迫,务必在一个月内,把渠道大致修完,派重军围住曹州,切断东明邑、定陶邑的联系,然后派数万人马连接曹州北面,黄河分支的河床河道,地势由高向低,就地取材,灵活应变,修出一条河道来,到时候,捣开决堤,使黄河分流之水,灌注下来,淹没曹州的战壕和城墙,曹州城池乃西周时建立,夯土石块,常年失修,水势迅猛,连浸带泡,必能摧毁城墙,淹了曹州城。”

    “先生可精通水利学问?”

    吴子秋摇头笑道:“不擅长,不过咱们修河道,不是为灌溉良田,而是简单修成河床,引水南下,为我军攻城所用,不许多专业学问的河师。”

    辰凌点头道:“那好,我即刻派出斥候,把曹州北面的菏泽湖水,分流河床等,详细绘画下来,然后研究河道的路线。”

    吴子秋道:“如此甚好。”

    辰凌当即下令,传来巢盖、杨瑞斥候营的指挥使,吩咐了任务,勘察曹州北面河道的地形,已经目前曹州、东明、定陶三城邑的卫军动向。

    两日后,大军休整完毕,继续北上,这次随军除了主力军马三万人外,另外带上了三万的新军,留下两万驻守成武邑和平陵邑。

    晨曦之下,秋霜未散,六万大军,气势如虹,铺天盖地,真如泰山压卵一般自成武出发,一路向北,旗幡招展,鼓号齐鸣,杀气喧天。

    主力部队经过几场浴血奋战,已经成为经验丰富的老兵,沉稳刚猛,新入伍的壮丁,早就听闻过辰凌的英雄传说,这两日汇合之后,私下不少老兵讲述这两个月来大小战役,把辰大帅吹捧得如兵神在世,少年孙武一般,使得新兵个个英姿挺挺,以加入这样的部队为荣!

    三千轻骑,两翼分张成雁翎阵形,护卫在辰凌两翼随他推进,甲胄鲜明,鞍鞯整齐,十分威武雄壮。

    全副戎装的骑士们,在一面面迎风猎猎的旗帜下,腰佩短匕,斜挂战弓,左手持绘着上古猛兽的牛皮骑盾,右手一杆血红长缨的长枪竖指天空,精铁打造的三棱枪刃上,血槽宛然在目,闪着狰狞的幽光。

    这些只是围绕在辰凌周围百步之内的骑手,再向远看,亲兵甲士们全部笼在已经开始变淡的雾气之中,只能影影绰绰看到亲兵部队,齐整的军容和冲宵的杀气,却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马。

    次日下午,大军抵达了曹州南城外十里,开始安营扎寨,并不着急攻城,但是却挖壕沟,埋鹿角,设栏杆,一副要与卫军持久战的姿势。

    辰凌主帐设立之后,当天晚上,派出去的斥候就相继回来,向大帅拿出绘制好的地形河道图。

    这曹州地带,北枕黄河,处于平原地段,自西南向东北呈簸箕形逐渐降低,周围水域四通八达,光河流就有五十多支,包括万福河、洙赵河、东鱼河、泗水等,不少注入昭阳湖。

    在曹州北面四十里,有一条自西向东,黄河分支一条河流,横贯卫境,名为菏水,与东北的济水、东南泗水相接,距离曹州较近,如果人工修理河道,数万人马,一个月内,绝对能修好一条大渠,引黄河分流冲垮曹州城,水淹卫军。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