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621.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605章 真容相对

第0605章 真容相对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用过晚膳,一鼎酱肉和大碗米饭,两小蝶咸菜,还有一小壶山果酒,不过辰凌担心酒后嘴里有异味,与玄女相会,还要有一番大势要谈,不宜饮酒,他匆匆用过饭,然后走出房门去了侧房沐浴更衣。

    侍卫叶羽送来一套内外长衫外袄和梳洗用的毛巾牙具,辰凌洗漱完毕,接下了张贴的胡须,还有半张人皮面具,脸色刀疤痕迹也给揭掉了,恢复自己的真容。

    面目英俊,潇洒闲雅,乌黑的头散披在他宽壮的肩膊处,眉如剑鬓,上身肌肉扎实,流线型的凹凸,蕴含着无穷的爆发力。

    辰凌换上新衣,锦袍玉带,雄姿英发,潇洒伟岸,走出了沐浴房。

    星辰如宝石,明月如磨盘,寒冬腊月,天气骤冷,山庄外一片漆黑,寂静无声,偶而有虎狼野兽的咆哮声。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辰凌站在院内,轻轻念了几句,口中出来的呵气如霜雾,荒郊野外,山村寂寥,两千年前的场景,人烟稀少,大自然显得如此和谐、广袤。

    “公子,你沐浴完了?”一位持剑的侍女走了过来,轻盈如鸿。

    辰凌转过身,点了点头问道:“圣姑呢?”

    那女子名为槿碧,鬼谷宗的剑侠弟子,看到辰凌转身的面容,吃了一惊,与刚才入庄时候完全不同,此时的他,英俊逼人,目光锐利,丰姿如玉,透着一股英雄气概,回过神后,才说道:“正在房内等候,请公子过去畅谈。”

    辰凌潇洒一笑,从容自若,走入玄女的房间。

    此刻的澹台清儿正坐在窗前的木榻上,身穿一袭白地青花的软袍,一头乌黑的秀发散开云鬓,只用一根杏黄丝带松松地挽住,刚刚沐浴地容颜铅华烟尘尽去,若出水的芙蓉,天然雕饰。

    玄女没有带挂面纱,仍以真面容见他,可见对他的看重。

    一张天然绝世的芳容脸庞,肤肌细白如玉,愈发显得冰清圣洁,眉眼嫣然若画,精致秀雅,一双幽若远山的黛眉,清澈浩瀚的双眸,灵气的鼻子、完美的唇巴,看上一眼,就像蔽月地浮云突然分开明朗,泻下那满天清辉圣光的刹那。

    明皓齿的外在美,与风采焕发的内在美,揉合而成一幅玄女美人图画,辰凌如入仙境,那还知人间何世。

    “清儿……姑娘……”辰凌在惊艳之下,有点不知所以了,差点直呼芳名。

    澹台清儿眸光扫了他一眼,然后移开,本要客气让他过来做,但是目光刚移走,忽然感觉不对劲,眸光再次回返定格在的脸庞,发现了与刚才车内不同的容貌,心中暗定:这才是真正的他!

    她仔细一瞧,辰凌丰神如玉,一束乌莹莹的长发,未带发冠,只松松地用一条纶巾丝带系着,整个人犹如一朵不濯纤尘地墨莲,莹然浮在水上,飘然而来,潇洒轻逸,而且他的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华,像是氤氲真气在流动一般。

    “公子请过来坐。”

    辰凌依言走了过去,学着古代士子那样,跪坐下来,两人之间,隔着一个木几,上面摆放有几个竹简,还有一张羊皮卷,笔墨纸砚也都齐全,似乎谈到兴致,就要做笔录一般。

    “用膳可习惯?”澹台清儿轻问道。

    辰凌道:“还好,有劳澹台姑娘挂心了。”

    澹台清儿神色平静,并没有对方摇身一变,成为了英俊的白马王子而有任何明显情绪波动,任你高富帅,如果没有真才实学,也是草包一个,她不会再多做任何注意。

    而此刻,之所以如此看重辰凌,把他带到这里,因素很多,首先是涉及到了天机变幻,使战国命运扑朔迷离,让玄女感到吃惊;

    其次,对于一个未知身份的男子,将如何关乎战国的格局存亡,使她好奇不已。

    再者,这一路上,相处时间虽短,但通过对方的言谈举止,澹台清儿觉得这个男子,非同小可,目光宏远,胸怀宽广,有大抱负、大毅力、大睿智,所图谋必定石破天惊。

    综上所述,在没有彻底弄清楚之前,澹台清儿对于眼前的男子,关注度非常高,能不能继续打动她?能打动多少?这都要看辰凌接下来的表现了。

    不过,以澹台清儿的超然与脱俗,即便辰凌再出色的男人,也未必牵扯到男女之情,因为玄女目前最关心的,就是战国大势,天道运转,周朝国运,历史方向,黎民苦难等。

    似乎像是代表着鬼谷宗,来选择扶持着,江山社稷的代理人!

    并不关乎儿女私情,风月之事……

    辰凌通过对方流露的眼神和话语,就能体会到这些深意,贸然追慕,只会显得滑稽可笑,自贬了身份,坏了情韵和雅致。

    澹台清儿见他坐好后,不再客套寒暄,而是直切主题道:“在回来的途中,车上聆听公子高论,似乎对燕国大为欣赏,但眼下赵国的君王,雄才大略,推行胡服骑射,打破以往轻骑兵只射击和偷袭的惯例,而是发展重骑兵,用来冲锋陷阵,效仿草原部落的胡人,军事实力和国力储备都达到一定程度,而且赵人高大威猛,西有太行天险,东挨近渤海之湾,备有阴山长城,南也有黄河之塞口,一旦吞并中山,兼并楼烦、林胡之后,强会异常强大,不亚于西秦,当属北方第一诸侯国!”

    “其次,齐国富饶,南有泰山,东有狼牙山,西面有清河,北面有渤海、东海,四面天险,土地肥沃,纵横两千多里,兵甲六十万,粮食堆积如山,盐铁桑棉发展迅速,百姓家家殷实,人人富足,志向高远,意志飞扬,有稷下学宫,招揽天下英杰,有孟尝君、鲁仲连、苏厉、冯劫、环渊、庄辛等名士,也是一大强国。”

    “西秦更为殷实强大,兵戈五六十万,渭水平川肥沃,有潼关、武关等层层关卡,秦岭山脉横绝东方联军,自从商鞅变法之后,军政顺达,君权高度集中,秦**风好武,人人以杀敌立功获爵为荣,虎狼之师,锐不可当,尽管年初被攻破了函谷关,但是秦国元气未伤,秦武王死去,但是新君颇有孝公之风,日后未必不能崛起,再次威震六国,至于魏国、楚国,也同样不可小觑,这五国皆为强国,何以公子唯独看好燕国,让清儿回来后百思难解……”

    辰凌感受着对方殷切的目光,似乎很期待,自己的言论能说服她的不解,为她拨开云雾,也或许,这澹台清儿心中对天机已经有了定论,只不过,卦爻的结果,让她难以释怀,想通过他人之后,来印证这个结论,这都有可能。

    他迎上绝世红颜的炽热眸光,彼此相对,一种难言的感觉慢慢滋生,辰凌顿了顿,好整以暇,捋顺了一下思路,眼色充满睿智,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