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645.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614章 梅亭赏雪

第0614章 梅亭赏雪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吐纳敛气一个时辰后,站起身来,精神抖擞,出了房门,在鬼谷女弟子的指路下,沿着蜿蜒石路,来了山麓半腰的一座古亭处。

    这里石亭依山傍水,石亭前是一片梅林,鲜红色的梅花绽放,寒梅不畏风雪,朵朵冷艳、缕缕幽芳、孤芳自赏、纯洁无瑕,像一只骄傲的天鹅屹于冰雪间。

    梅亭内,一位女子的倩影,亭亭玉立,披着一袭白裘,正欣赏着雪景和梅林。

    佳人秀项颀长,两道香肩斜斜削下,鸦黑的秀发只用一条细细地缟素带子束着,飘逸动人。

    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远处山峰重重叠叠的,盖上一层皑皑白雪像大海卷起的滔天白浪。

    辰凌走进,看着澹台清儿绝世丰姿,似乎与大自然结合,天地之间,似乎只有她一个人,钟天地之灵慧,让万物都黯然失色。

    他倒吸一口气,从未见过如此飘逸空灵的女子,尽管对方没有修炼什么剑术和武功,但是全身上下生机勃勃,秀外慧中,如神玉自然而成型一般瑰美。

    这时微风吹起她白裘的衣角,长长的秀发随风轻舞,恍如出尘的仙子般,清丽脱俗。

    辰凌放入走入了一副最美的水墨画卷中,分不清哪里是真,哪里是幻?

    真真幻幻,飘雪的世界,唯有古亭、玄女,剩下四周一片寂白,仿佛一个虚幻的空间,在自己的意象中。

    澹台清儿听到脚步声,转过娇首,眸光脉脉投来,与辰凌眼神相对,充满一种相知互赏、相敬如宾的味道。

    辰凌看着她那天仙般绝丽的容颜,就仿佛云集了天下所有女子的绝妙之处,美不胜收,一阵晃神。

    “公子,请入梅亭一叙,今日煮酒赏雪如何?”

    “好雅致啊!”辰凌微笑地走入梅亭,身子迈入亭内,顿时觉得暖和了不少,不由‘咦’了一声。

    澹台清儿看着他的表情,椰笑道:“这梅亭有三层苕草,每层草下涂抹一层油毡,如此一层复迭一层,共三层叠加,最后一层油毡下搭有青瓦,不过瓦片也是特制,都是空心的,因此盖在亭子顶上不怕跑热气。”

    “另外,亭子的石料地板和边上围着的石凳,还有几根铜铸的柱子,其实亭子和柱子下都点着火龙,就像农舍百姓家的火炕一样,引水在下面流动,就会带来热气,水本身就是冬暖夏凉的东西,离水越近越暖和,这里只要点燃一个小鼎炉,就感觉不到寒冷了。”

    辰凌点头,果然发现石桌上放着一个青铜小火炉,比平时熏味儿用的檀香炉大不多,在桌上,还有长方木盘,里面有热水泡着一只酒壶,还有几样小菜。

    “原来如此,想不到鬼谷宗还精通建筑学。”

    “这些都是小道尔,公子,请坐!”澹台清儿伸手一指,为他点了座位。

    辰凌含笑落座,果然石凳上有些温暖,并不凉屁股。

    澹台清儿婀娜入座,与他面对面隔案对首,问道:“公子凌晨可睡的好?”

    “睡得很香甜,这一年来,从未这么踏实过。”辰凌笑的很有深意。

    “看来这一年来,公子倒是没少操劳神伤,所以才有此感慨啊。”澹台清儿淡淡含笑,并不点破,也不询问,说的模棱两可,言辞高深莫测。

    辰凌听出对方有几分好奇他身份之意,不过他卖着关子,偏偏不直说,其实很享受与玄女这样没有身份的差距,相互谈吐,可以避开很多规矩和忌惮,如果公布自己是燕王身份,估计就会坏了今日的雅兴,试问世上有几位女子能心平气和地与一国之君,无所拘束煮酒赏雪呢?

    “清儿姑娘睡得如何?”

    “很好,人生寂寞如雪,难得着不同色迹,未尝不是一次畅快淋漓,无忧之眠……”澹台清儿轻轻叹了一口气,吐气如兰,如麝香般幽香,不过,辰凌却感觉一夜过去,清儿似乎有些细微的变化。

    这种变化,虽然不是由少女转型妇人那样明显,但在她身上,多出一丝女子柔情的意味,这在昨日第一次相见的时候,绝对没有这样的神情。

    玄女似乎有些女子怀春的情态了,尽管不明显,甚至连她自己还未察觉到,但是,对于辰凌这花丛老手而言,那眉梢眼角一丝的小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神。

    毕竟他接触的红颜足有**位了,尽管没有统统拿下,但至少推到了白若溪,还与墨妃暄、洛语嫣、甄岩儿、师姐庄若水保持一种暧昧关系,因此对于女人的变化和情思,他倒是不陌生。

    “公子对中原新题诗可有钻研?”澹台清儿忽然开口问了一句。

    辰凌心中暗笑,那还是自己推行的呢!当初在大梁城还曾折冠赛诗会,赢得才女芳心。

    他点头一笑道:“钻研谈不上,只是还算喜爱。”

    澹台清儿点点娇首,明眸皓齿,珠唇腴润,盯着那一片梅林雪景,素手提起酒壶,为他斟酌了一杯,淡笑道:“如此美景,公子不若应景作一首诗来,清儿亲自为你酌酒犒劳如何?”

    辰凌呵呵一笑道:“良辰美景,多谢清儿斟酒,那我就作两句凑景吧,如果做得不好,可不要笑话在下。”

    “当然不笑话,才学探讨,岂敢欺笑?”

    辰凌顿了顿,寻思一下,目光清澈,盯着梅林雪景,半晌开口道:“梅雪争春未肯降,墨客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澹台清儿紧盯着他,听闻诗句后,眸光闪烁,神态欣喜,如空谷幽兰,有一种宁静的美,与周围秀丽的自然景物天人合一,仿佛她是这天地灵秀的一部分。

    “好个,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富有哲思,任何事物都有优劣的一面,不可尽善尽美,遭天妒忌,必生横祸……”澹台清儿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诗文的关键,并运用自身玄学知识来解释一番。

    辰凌端起爵杯,一饮而尽,然后笑着说:“清儿姑娘学究天人,对诗词歌赋必然也精通擅长,不如也赋一首,让在下聆听欣赏如何?”

    澹台清儿脸颊竟出奇地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感叹道:“公子这一首诗词做出,只怕压盖了世间所有赏雪写梅的诗句,我要做来,自叹弗如,罢了,权当助兴了。”

    她望着飞舞的雪花,还有不畏苦寒的梅花,脸颊呈现出一股刚毅和神美的赞叹,片刻赋诗道:“天际雪纷飞,改尽江山旧。仰面观太虚,疑是玉龙斗!群山披白素,万灵入梦楼。山亭万籁寂,独叹梅花瘦……”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