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775.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649章 燕廷风雨来

第0649章 燕廷风雨来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当着文武官员的面,当场宣布了加强司法、审判、刑侦部门分工不同,且相互配合的关系,要求立即投入工作,展开对朝廷内外,官员及外戚,贪赃枉法,以及祸害百姓的一些弹劾奏折进行求证。

    这样一来,一些官员冷汗直冒,浑身透着寒意,一旦具体侦察案情,自知难以脱身干系了。

    此刻,一位老臣站出来,老气横秋道:“我王,万万不可,燕国朝廷刚刚稳定下来,正是人心求安,百姓思定的时候,如果朝廷突然用法压人,对官员动刑,会造成朝政不稳,正所谓‘刑不上大夫’,众卿多是饱读诗书、学识渊博的大夫,不可以牢刑加身。”

    辰凌冷冷一笑,这些老儒是不是学傻了?这个时候了,还黑白不分,调到是非,把死的都能说成活的,如果君王没有主见,就会被一些沽名钓誉的学士辅佐,与社会脱节,往往造成更大的隐患。

    历来开国之君,都是马背上得天下,一旦登基为皇帝后,就会打压武将,以防政变发生篡权现象,往往会提高文官的地位,这是文官独大,相互倾轧斗权,就会消耗国力,最后民不聊生,又演变成天下暴乱。

    不但要文官武将地位要均衡,其它各个方面也要适当平衡,否则很容易畸形发展。

    辰凌脸色沉下来,语气寒冷道:“尔等儒家的孟夫子不是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很有道理,君王尚且为轻,何况贪官污吏乎?寡人以百姓为重,以社稷为本,立善新法,振兴燕国,就是为了国家的稳定和富强,但是有一些毒瘤,公然抗法,就是挑衅皇权,挑衅国法,挑衅燕国的执行力、公信力,断不能轻视之!”

    “至于‘刑不上大夫’更是迂腐之见,寡人却要说,‘国法面前,人人平等’,权力、爵位和待遇虽然不同,却不能违背法律和官员的行为准则,否则,朝廷能扶持你,就能收了你,这位大人,墨守成规,不能适应新法需求,年后就交了权职,卸任回家,颐养天年吧。”

    燕王一句话,把这位迂腐的老儒生,给罢权降职了,一些本想趁机接话,劝燕王收回成命,从长计议的一些顽固派、腐化派,一见燕王动怒,罢黜了刚发言的一名文官老儒士,一时都有些胆怯,不敢开口触犯天威。

    积极派、改革派、少壮派们,却出言附和,支持大力整顿官风,查处为非作歹的外戚,平日里狐假虎威,目中无人,干些伤天害理的勾当,如今从燕王口中下令,就会从上到下,进行一次整风、查案!

    接下来,燕王把话题转给了乐毅,由他正式宣布,接下来具体改革的措施,乐毅站出来,身姿挺拔,气势英勃道:“其一是‘明奉法,审官断’完善法律,严厉法制,加强对官吏的审查和考核;其二是确定‘察能而授官’的用人原则,加强政绩考核,把官爵和禄位授予有功、有能之人,克服‘外戚裙带、亲亲贵贵’的用人传统,其三是‘循法令,顺庶孽者,施及萌隶’,对于遵纪守法给与奖励,对于任何违法者,坚决予以打击;其四是……”

    乐毅滔滔不绝,展现出过人的口才和逻辑能力,把政事堂最新的方案公布出来,不少有锐气的年轻官员,包括一些外来的士子们,地方县令们,听到这些细则,都忍不住点头兴奋,深切感受到燕王与朝廷,对于变法的重视,对于公平的强化。

    待乐毅作完政事堂的变法报告,剧辛开始了军事报告,公布了燕**方制度和编号的更改,至于具体屯兵情况,并不外露,属于军事机密。

    随后,燕王又点拨了几个人,比如秦开、范雎、苏秦等人陆续发言,让群臣也了解了草原匈奴的信息,地方经济发展,以及中原诸侯混战的一些格局,等这些人畅所欲言之后,朝会已经从清晨,一直开到了正午,辰凌这才宣布退朝。

    退朝之后,审法院总使徐渭公、刑部总使叶琅生、纪检司总使淳于臻,三大重臣联手,开始对弹劾奏折上的官员名单,进行查证、搜集贪污受贿的证据,还有一些官员的外戚、家臣等为非作歹的案件,全部立案侦查。

    刑侦司衙部门,简称刑部,就是后世的公安局、地方刑警队等,叶朗生曾在做过九卿之一郎中令副手,掌管宫殿警卫,被借调出来,专门搞刑侦调查工作,也算燕王的心腹。

    三位大臣聚在一起,有的负责递交证据,有的负责调动人手,紧凑布局,忙碌起来。

    燕国的一些胄贵们、元老们会到府内,都出现人心惶惶的一面,精明者,立即传出消息,称病在家,割断与一干亲戚的联系;当然也有心怀侥幸者,派人通知自己派系的人,销毁证据,或者近期压低气焰,以免触碰霉头,等朝廷降温之后再伺机而动。

    襄平城一些有权势的府邸都在忙碌起来,满府灯火通明,大门快马连出,官署吏员穿梭,竟是大战在即一般。

    ……

    辰凌已经不去关心这些了,他要的只是一个结果,过程如此,就交给那三位司法、侦察、纪检部门去配合做了,不必他费神。

    御书房内,秦开落座,与燕王相谈甚欢。

    “秦将军,这一年来,在草原上征战,风餐露宿,辛苦了。”

    “谢我王关心,末将在草原生活了七八年,都已经习惯了野外草原的习俗,那里的寒风、枯草、一片苍凉,却有一种空旷之意,训练出的精兵,往往骁勇善战,透着一股悲凉的野性,能为我王打造一支精锐铁骑!”

    辰凌微微一笑道:“你还需要多少年,能打造一支骑兵劲旅,能横扫东胡数十万骑兵?”

    秦开寻思一下,略微皱眉无奈,轻叹道:“回我王,目前燕山和草原上驻军已经七八万,但战马只有四万匹,这还是加上了近期兰氏的馈送,原本末将打算十年内,把骑兵发展到十万,但是要正面手持长兵冲锋,像草原人那样灵活,就办不到了,燕人骑术再如何训练,也不如匈奴、胡人那样在马背上生长的民族,因此数年内抵御和防护东胡入侵尚可,如果主动攻击东胡,横扫过去,就有点艰难了。”

    辰凌轻轻点头,这个道理很容易理解,这个时代没有马镫和齐全的鞍马,对于人在马背上的固定和平衡,相当困难,可谓一桩苦差事,因为当马飞奔或腾跃时,骑手坐在马鞍上,两脚悬空,只好双腿夹紧马身:同时用手紧紧地抓住马鬃才能防止从马上摔下来。

    除非像草原牧民,整日生活在马背上,男女老少皆是高明的骑士,草原壮年,甚至能脱开双手,手持长柄马刀和长矛,进行冲杀刺击,马背抡械格斗,准确拉弓射箭,但是中原的骑兵就没有这么高明的本领了。

    中原的骑兵,多是以轻骑扰敌,冲锋陷阵冲开步兵的阵脚,快速追击,拉弓高射,以密集的箭雨罩过去,却不能准确瞄准射击,因为马背颠簸的厉害,只依靠腿功夹力,训练个一两年,难以与胡人骑兵匹敌。

    辰凌嘴角溢出一丝笑容,显得神秘莫测道:“放心吧,寡人会有办法解决将士们骑马困难的问题,只要你几年内迅速打造出一支十万骑兵来,做好与东胡决战的准备,到时候,寡人会倾国之力,给你配合最优质的装备,全副武装的锁子板甲、简单实用的马镫,最锋利的武器,充足的粮草,到时候,正面击溃数十万东胡骑兵,不是难事。”

    秦开见燕王如此有信心,愕然道:“板甲?马镫?那些是何物?”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