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806.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655章 打压守旧派

第0655章 打压守旧派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苏秦一番话滔滔不绝话直接给堵噎住,以仲孙隶的口才,难是苏秦纵横大家的对手,气得后者胡须颤动,脸色发青,偏偏对方展开实例,囊括古今,从三皇五帝,到近代战国变法,逐步图强,联系起来,很有说服力。

    辰凌目光逐渐转寒,沉稳问道:“还有什么谏言?”

    这时一位六旬年纪的元老钟离冶高举那幅“外臣野心”的血书,声音颤抖,恨意十足道:“我王明鉴,非吾族类,其心必异,纵然变法,也不能用外臣!他们生长在诸侯国,一个个野心勃勃,全无忠义之心,见利忘义,唯利是图,完全没有燕国人朴实忠厚,更不了解六百年传承老牌诸侯国的民风和习俗,冒然推进变法,给燕国伤筋动骨,最后定然会外臣掌权而独大,逐渐吞噬掉本族的贵胄,那是燕国还是燕人在掌权吗?”

    燕王听完,看了看苏秦道:“苏卿,你对这个言论,有何话说?”

    苏秦拱手一礼,说道:“回我王,此言论,捕风捉影,目光短浅,荒谬之极,臣素闻地广者粟多,国大者人众,兵强则士勇。是以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是以地无四方,民无异国,四时充美,鬼神降福,此五帝、三王之所以无敌也!”

    “君不见,楚国变法用的魏国吴起,秦国变法,孝公启用卫人商鞅,移风易俗,民以殷盛,国以富强,百姓乐用,诸侯亲服;惠王用张仪之计,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包九夷,破六国之纵,齐国稷下宫更是广揽天下英杰名士,如果故步自封,将天下人才推之门外,毕竟造成人才贫瘠,国力凋零,内自虚而外树怨于诸侯,实不可取!”

    辰凌、乐毅、剧辛、淳于臻、秦开等人都暗暗点头,不愧是纵横名士,这一番言论,犀利毒辣,入木三分,普天之下,无人能敌,除非张仪复生,两人还有一辩之能。

    “尔等还有什么话说?”辰凌见钟离冶被气得咬牙切齿,满脸通红,却无从可辨,心中暗笑。

    又一位元老晃动一副“尾大不掉”的血书,气愤填膺道:“臣有话要说,我王变法,却执意启用毫无根基的新贵,乐毅、剧辛、苏厉等等,连郡县官吏都尽数换了外人,那乐毅是哪里来的鸟,竟然做了丞相,掌管政事堂,剧辛掌管枢密院,苏秦做左丞相,苏厉做御史大夫,重要官职全都由这些不知根、不知底的新贵执政,变法进度过猛,伤了大燕元气,这些人逐步得势,栽培自己的势力,要一步步蚕食掉本土贵族,其心可诛啊!”

    “而且,此次三衙门以国法抓人,抓的多是旧贵公子和官吏,这是以公谋私、结党营苟、公报私仇、狼子野心,日后逐渐得势,盘根在燕土,将尾大不掉,架空国君,挟制王室,演变下去,难保不会出现齐国田氏取代当年的姜氏公室,被人取而代之!”说道最后,竟然嚎啕大哭起来,悲壮痛哉!

    三道血书,果然是一道比一道狠辣,杀人不见血,尤其第三道言论,正是所有君王的大忌,最忌讳有人在国君面前,谈起架空君王,挟持王室社稷,最后取而代之的话,简直大逆不道,乃君王之逆鳞所在。

    当这位元老以含恨的语气一说完,明显带着几分壮烈,今日拿不下激进派的新贵们,他也要为自己的逆反言论复杂。

    此刻,殿中竟出奇的静了下来,贵在元老身后的那些官吏们,也都寒蝉若惊,不知接下来君王将会如何动怒,连乐毅、剧辛、徐渭公、淳于臻、苏厉等人,也都微微变色,想不到贵族元老,如此不留手,言论覆灭,扣上了谋反的大罪帽子,简直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如果是一位昏君听到这话,肯定会被激怒,起了猜疑之心,明知是激言,但仍会猜忌功臣、重臣,因为这些话,如肉中刺,喉中梗,让人日夜难受。

    “这位元老,当真斯文扫地也。”苏秦开口了,笑容里充满了蔑视:“大臣风范,弹劾当言之凿凿,岂能以私愤戏弄君臣于朝堂?先生言论,更是包藏祸心,血口喷人,乐毅、剧辛等人,皆为列国名士,不见得名动天下,但却皆为君子,入燕近一年来,战战兢兢,推行办法,从无失职,更无以权谋私之说,府邸皆为朝廷所赐,食客不超过几十人,遵从王令,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此等胸襟,耿耿可对日月,何来尾大不掉?何来狼子野心?”

    苏秦辩解一番,但并没有说的太过,毕竟这一条有谋反的罪名,如果涉及过多,反而弄巧成拙,越描越黑,如此表明心迹,不过多纠缠此点,让君王对此事减少猜疑,这是他的真实想法。

    不得不说,作为纵横家代表人物,苏秦避重就轻,口若悬河的本领,已经达到宗师大成的地步。

    苏秦一说完,所有人都寂静下来,不光不约而同投向燕王身上,最后如何,还是要他来决断,是非曲直,全凭圣意了。

    燕王本来还打算渐进性推行变法,慢慢消磨元老贵族层的愤懑,但今日八元老带人血书丧服闹殿之后,辰凌感到了一种骑虎难下的局势;贵胄们已经对变法打出了鸣金收兵的号令,变法大臣也已经与元老们做了最后殊死较量,剩下的就看他这个国君如何决断了。

    辰凌冷静叹道:“寡人登基于危难之间,一心复国图强,报仇雪恨,雄霸诸侯,此心此志,终生不变,推出求贤令,广招天下贤士入燕,辅佐寡人,共图大业,推行变法,造福百姓,种种迹象表明,百万黎民受益,拥戴新法与朝廷,崛起指日可待,奈何这半年来,贪官污吏之风滋生,已经在阻碍国法,蔑视朝廷,与全国燕民为敌,势成水火,寡人不得以下令,重整朝纲,清肃官吏之风。”

    “想不到,尔等元老与守旧官吏,仍不识大体,蛊惑之辞,阻挡燕国图强之路,寡人只要勉为其难,做出抉择:革掉八位元老贵族爵位,但凡八族之内的子弟,两代内不予录用,其它附和官员,一律降职查办,所有违法入狱者,全部依法执行,不可轻饶,但凡定死罪者,七日后,城郊搭建执行场,斩首示众,以正国法!”

    骤然之间,元老贵胄们竟是放声嚎啕起来。

    燕王厌恶的挥挥手,喝道:“都回去反省吧,若再蛊惑民众,挑起事端,造成王城动乱,尔等,满门抄斩——”语气中带着森森寒意,大殿内骤然降温,所有人浑身都涌起冷气,嚎啕哭者,也都惊悚起来,一时间殿内落针可闻,这才明白,年轻的燕王,是一位杀伐果断的英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