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843.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666章 情伤难愈少女心

第0666章 情伤难愈少女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年关除夕,燕国王城内家家通宵达旦,纸糊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起,随风摇曳,街道上,锣鼓歌舞,舞狮舞龙,热闹非凡。

    燕王下旨要与民同乐,给城内百姓每户发放少量酒肉,作为犒赏,这笔资金,都是白家商号和辰家商号赞助的,两家商会联合,富可敌国!

    黄昏降临,由于没有炮竹,因此在除夕夜里,家家户户在庭院内,拢起小火堆,摆上桌案香炉,猪头酒肉、饺子等,祭祀了上苍、天地鬼神、祖宗祠堂等,浓重的古代过年风尚。

    辰凌先是携带后宫佳丽,王妃赢珂儿,白冰、孟瑶等四美人,拜见了易太后。

    礼仪过后,燕王带诸女退出慈宁宫。

    辰凌对着赢珂儿道:“赢妃,一起走走吧。”

    赢珂儿不敢拂礼,跟在辰凌身旁,散步在御花园内,宫廷内布置更加气派隆重,一连串的红灯笼,成排成排的悬挂在各个角落,灯火辉煌,大内侍卫定时巡逻,丫鬟奴仆也在忙活着晚膳等。

    御花园内,倒是宁静一些,寒冬百花凋零,唯有一些寒柏、青松、梅花、老竹仍有些姿色,其它花圃都是枯枝,御花园占地数十倾,位于皇宫殿宇后身,围墙乃是宫墙,高大厚实,足有十多米高。

    青砖红墙,汉白玉石铺地,宫殿房顶青色的厚厚瓦片如墨鱼鳞片在灯光下闪烁幽幽的光泽,高高翘起的屋檐、滴水瓦都雕刻精美的花纹,龙飞凤舞,各种图腾,尽显王室华丽与庄重。

    两个人散步在花园内,侍女们都静候在园门口,现在的赢珂儿,对燕王不那么反感了,或许是因为上一次的交谈,尽管还不能让她对燕王产生感情,却也想通诸多事,她是代表秦国来联姻,不管她在乎不在乎秦国,至少燕国已经是她的归宿。

    即使她心中有着魏国将军辰凌,但是却也只能压住思念和私奔的念头,因为那样,会给他带来无穷的祸害和危难,赢珂儿不想那么自私。

    她默默走在燕王身边,有时候会不经意在他身上发呆、失神,那种感觉,似乎燕王,与心中那个男人,合二为一,让她分不清谁是谁,在燕王身上,能找到一种熟悉感觉。

    “赢妃,这是你第一次在燕国过除夕,想家乡吗?”

    赢珂儿闻言,神色惆怅,点了点头:“有点想!”

    辰凌轻叹,淡淡一笑道:“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我也常有这种感觉,只是慢慢习惯了。”

    赢珂儿听着燕王蓦然露出真性情,不再那样冷酷威严,倒像是一位诗人,一位浪迹天涯的游侠般感触,让她芳心轻轻一颤,像是首次认识燕王一般,美眸盯着他的侧脸,曾让她迷恋的男子轮廓,交叠在一起,使赢珂儿身入梦境一般。

    不过,很快她就冷静下来,心中告诫自己:他,不是他。

    “是啊,乡土之情,难以忘怀,即便那里已经没有珂儿的什么亲人了。”玉人平淡如水地说道。

    “没有亲人了?”辰凌愣了一下,但旋即明白过了,赢珂儿与秦武王赢荡乃是胞兄妹,同父同母,自然关系最密切,至于宫廷其它姐妹兄弟,都非同母,小时候因宫廷特殊环境,充满勾心斗角,相互欺压,难得有什么感情,不置于死地就算不错了,最是无情帝王家。

    直到去年,秦武王被辰凌伏击致死,导致秦廷大变,宣太后与赢稷赶路秦国,掌控王室权力,赢稷登基为新秦王,为了巩固王权,削减上一届王室掌权旧势力,宣太后先是把赢珂儿远嫁燕国联姻,然后赐死了赢荡和赢珂儿的母后,独掌皇宫,逐步对老旧派开刀,扶持心腹。

    当赢珂儿母后去世那会,辰凌还在魏国,不在燕宫内,因此也不知晓赢珂儿的悲痛,如何熬过来的。

    此时此刻的秦国,的确没有了她的亲人,只是国家的符号印记,深深刻在她的血脉里,老秦人的血,让她还是有些思念家乡,缅怀童年的记忆,回忆当年的一切。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不能停留在往昔,赢妃,你已经是燕国的王妃,这里是你的家,你还有丈夫,将来,还有自己的孩子……”辰凌轻轻劝慰道。

    赢珂儿似乎被勾起伤心事,眸子眨动,泛起泪花,素手偷偷摸了摸眼泪,强颜欢笑道:“是啊,这里就是我的归宿,将领要埋骨在这,我的婆婆,也是我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我的丈夫,还是我的小外甥,在这世上,总算还有亲人……”

    辰凌听着听着,一阵汗颜,怎么有种伦乱的感觉,按照秦国血缘辈分,她还真是自己的小姨,与他名义上的母后,是同父异母的关系。

    不过,辰凌的思想并非这个时代的人,只是嫁接植入,而且,在古代,家族血缘婚姻,尤其是在贵族,制约性非常低,很多时候,都是近亲结婚,最典型姑舅家表哥、表妹,古代许许多多爱情故事,都是围绕这种关系链展开,直到清朝还没断绝。

    辰凌停下来,看着远处墙角的一丛梅花,幽幽一叹:“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他转过身正视着玉人,深情道:“赢妃,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希望你能在燕国找到自己的归宿感和那份快乐,将来日子还长着呢,恢复往昔的你,淡忘忧愁,回归自我……”

    赢珂儿听着黯然诗句,透出一种不言而神伤的情调,就搅乱了佳人心扉,此时娇躯一颤,不知为何,芳心隐隐作痛,却又有一种稍微宽解的感觉,燕王的神色,在这一刻,显得无比情深,不是君王的威严,让她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压抑在心中那长期的苦闷与愁思、感伤,都如火山一般,迸发出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不管他是不是他,终归是自己的夫君,赢珂儿坚强的性子,终于露出脆弱的一面了,毕竟只是十七八岁的少女,心性哪能比得过三五十岁的妇人,她忽然神色崩溃了。

    自从她王兄、母后死后的悲痛,与情郎恩爱情仇、分道扬镳的伤感,远嫁燕国、背井离乡的苦闷,本该是亲近枕边人却形如陌路的无奈境况,独守空闺、蹉跎青春的苦涩,所有这些负面情绪、压力、痛苦,全都在这时激发出来。

    赢珂儿泪眼模糊,一下子扑入自己名义上夫君怀内,痛哭起来,哭的肆无忌怠,着心中伤感……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