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846.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667章 每逢佳节倍思亲

第0667章 每逢佳节倍思亲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漫天繁星月色之下,赢珂儿扑入杨羽的怀内,呜呜大哭起来,哭的天崩地裂。

    辰凌硬着身子,摊开双手,任由赢珂趴在胸口,眼泪润湿了自己的胸襟龙袍。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活泼倔强的赢珂儿这般软弱,哭得稀里哗啦,上一次她哭,还是彼此要分别的时候,而这遭儿变故,的确让赢珂儿受了不少委屈和痛苦。

    说到底,她才是十七八的姑娘,经历过多少风雨,历练过多少坎坷?以前她所表现出来的强势,除了坚强的个性、泼辣的少女心性外,主要因为她是秦国的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地位高,权力大,无所畏惧,可如今,那些权势都烟消云散了,她还剩下什么靠山来支撑?

    有时候,皇室公主的命运,比寻常百姓家的少女还不如,没有丝毫的自由,充当政治工具。

    辰凌心中一酸,张开的双手慢慢揽住了她纤细的柳腰,柔弱无骨的娇躯紧靠入怀,在她背上轻轻拍着,故意对她的冰冷也逐渐消融,安慰道:“珂儿,不要难过了,不是还有我在吗,我是你的夫君,会一辈子照顾好你的!”

    赢珂儿往昔的坚强、果敢、泼辣都化为乌有,像个受欺负的小姑娘,呜呜哭着,但是听到这温柔的关爱之情,那声音、那柔情、那神色,简直与自己心中爱恋的男子一模一样。

    在脆弱的时刻,精神恍惚,容易产生错觉,她此刻也分不清,搂抱自己的究竟是辰凌还是燕王,哭着一般,双手奋力勾起,一下子搂住他的脖子,然后主动献上香吻,覆盖上了辰凌的大唇。

    佳人主动献吻,虽然生涩,却很炽烈,宣泄着心中的苦闷。

    辰凌搂紧了玉人,也开始回应着,爱抚着,过了好一会,两人呼吸都有些困难,这时赢珂儿忽然清醒过来,双手用力按在辰凌的胸膛,使劲挣脱出去,惊慌失措道:“不不不,我……不能够……君上,妾身告退……”

    言罢,赢珂儿落荒而逃,碧青襦裙,八湘水案的夹袄,外罩白裘,披风拖地,无限娇美动人的身躯,仓皇逃走了。

    辰凌抿了抿唇上的口水,舔了舔唇,微微一笑:“小妮子,还是那个迷人味道!”

    他嘿嘿一笑,逐渐揭开赢珂儿的心扉,让她重新快乐起来,接受自己,将来等告诉她,真正身份的时候,或许,她已经不在意了。

    人总是在逐渐变化的,不论古代还是现代,女孩子在逐渐成熟过程中,心性会发生几次变化,十六七岁朦胧的初恋,一朝分离,爱情会逐渐转淡,甚至几年之后,会爱上不同性格的人。

    辰凌回到御书房前,没有批阅奏折,也没有查看情报,在床前打坐,运气吐纳,今晚是除夕,他给自己放了假,等一个人。

    夜深之后,宫外的街道锣鼓喧天,非常热闹,辞旧迎新。

    一阵轻风吹开了殿门,一条倩影倏然进入了宫内,辰凌也在这时睁开眼眸,嘴角露出笑意。

    他站起身,那道倩影已经绕过了屏风,步履轻易,如踏尘而来的仙子,一身月白色长裙,绝美芳华,与辰凌面对面一见,脸颊泛起淡淡红晕,轻声道:“君上……”

    “叫夫君!”

    “夫……君……”墨妃暄有些不好意思,但仍是按照燕王的话照办了。

    “妃暄,今晚我们一起过除夕,辞旧岁,迎新春,见证大燕的兴起!”辰凌走上前,拉住她的玉手,兴致勃勃地说道。

    墨妃暄点点头,笑着道:“渡过今晚,又是新的一年,新的开始了,我们又年长了一岁。”

    “嗯呢,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长一岁,也成熟一些,妃暄,明年你就要入宫了。”

    墨妃暄攥着男人的手掌,出奇地这次没有逃避,反而点了点头,露出一种理解和从容,说道:“妃暄已经考虑好了,年后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返回墨家总坛,向钜子禀明,开春后回返,到时候,就任听夫君安排了。”

    辰凌闻言身躯一动,转过身来,面对绝色佳人,微笑道:“太好了,就等妃暄这句话了,中秋是迎娶匈奴公主兰歆雅入宫的日子,因此,我打算赶在五六月份,就迎娶你入宫,立下王后,由你统摄后宫佳丽,母仪天下。”

    墨妃暄莞尔道:“做不做王后不重要,主要是,留在你身边,伴君左右,终生不渝。”

    辰凌揽住墨仙子的小蛮腰,靠入自己怀内,嗅着迷人体香,轻笑道:“你是所用红颜中,唯一知道我身份的人,也是我的挚爱,让我们夫妻二人,联手共创天下吧!”

    ……

    齐国临淄城,洛府。

    洛语嫣站在窗棂前,望着夜色,身上穿着一袭月白色浅饰竹梅图案的襦裙袍子,一头秀发散开云髻,用一根淡黄色丝带挽住,青丝半挽,闲适自如,眸如点漆,黛眉如画,容颜清丽,冠绝天下。

    她离开魏国,回到齐国已经半年,当日有心思要觐见齐王,不兴兵讨伐鲁国,行那不义之举,但被齐王拒绝了,后来闭门不出,一心撰写各地国别史,要整理出一部春秋战国的史学著作。

    一晃半年过去,小有成绩,已经把春秋争霸的一些事,根据《国语》、《左转》等正史野史,重新著作了《史传》,并在一些历史国家重大事上注解了自己的看法,论得失。

    “凌哥,半年不见,不知你在阵前过的好不好?真想去见你一面啊,现在才发觉,在大争之世,不是以‘仁义’之名就能止干戈的,还是你说的对,天下大势,要顺应历史趋势,以戈止戈,实现大统,才能真正太平!”

    洛语嫣大才女有所心得,特别是翻阅那么多诗书,注解大事件后,更加清晰明白,什么是大势所趋,什么是历史潮流。

    “凌哥,语嫣真的好想你,什么时候还能相见呢?”

    ……

    魏国大梁城,白府。

    白家大院灯火辉煌,前庭家丁奴仆们忙活着除夕祭祀和敲锣打鼓,后院第八进主宅,白若溪坐在香闺内,明眸皓齿,一对美眸秋水润,挺着隆起的腹部,轻轻抚摸,满脸母性慈爱的神色。

    白若溪有了近五个多月身孕,脸颊泛着幸福的光晕,轻轻对着隆腹道:“孩子啊,要乖哦,明年你爹爹就会凯旋归来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