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857.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670章 人近而情怯

第0670章 人近而情怯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寻思一下,不便亲自现身出去拦截,立即招来侍卫长叶羽,贴耳吩咐几句,叶羽会意,转身挤入人群,跟了上去。

    片刻,叶羽就快步追上了甄岩儿的脚步,那甄岩儿半年来,反刺杀多少天机阁高手,如今闯出了关外,来到燕国,这里天机阁的势力相对弱很多,因此她得以现身走动。

    长期的躲避生活,夜间走动,白昼睡觉,已经厌恶了这种生活模式,让甄岩儿很怀念当时在大梁城的辰府内,整日无所事事,有丫鬟侍奉,还有一个男人哄着自己,吵吵架,发发牢骚,吓得他不敢得罪自己。

    甄岩儿明白,那都是他让着自己,但她真的很喜欢那种被托在掌心呵护的感觉,疲劳的心,谁不想有一个男人来疼爱呢?

    “辰凌,今生我们还能见面吗?”甄岩儿驻足在一间酒肆门前,望着酒楼,想到辰凌在大梁投资酒肆开业的样子,嘴角不自觉溢出笑容,那时候,她与辰凌还是冤家对头,但后来失手被擒,自己逐步放开提防,投入辰府的生活,一点一滴,让甄岩儿无比的怀念和珍惜。

    “那个臭家伙,真是害人不浅,唉……”甄岩儿幽幽一叹,如今无论她走到天涯海角,心中似乎都有一道枷锁,牵着她,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个人来。

    就在她沉思往事的时候,忽然身后急促脚步声传来,似乎有一定的功底,与平常走路的步调不同,甄岩儿蓦然转身望去,黛眉之间,凝出一道杀手的威势。

    叶羽追上来,停在她几步远处,盯着甄岩儿,轻轻道:“甄姑娘,别来无恙,我家公子有请。”

    甄岩觉得这叶羽有些眼熟,但是当初叶羽和荆鹏两个人,充当辰凌的侍卫,但很少抛头露面,都是扮作普通侍卫,很少引人注意,因此,她举得身影和面孔有些眼熟,却狐疑起来。

    “你家公子高姓大名?”

    “魏国辰公子!”

    甄岩不由一惊,已经认出了此人,似乎是辰凌府上的侍卫,心中翻腾:辰凌来燕国吗?

    “他在哪?”

    “就在街上,请姑娘移驾片刻。”叶羽轻轻说道,然后转身引路就走。

    甄岩儿稍一犹豫,但不觉是诈,加上心中对辰凌的思念,让她把警惕防卫之心降到最低,跟上了叶羽的身影,穿过人群,来到街巷一处马车前。

    人近而情怯,甄岩儿看到一辆高贵的篷车就在街巷口,四周有几十名侍卫,或远或近防守着,防卫森严,她缓缓接近,有一种感觉正在无形地吸引她。

    那样的脉搏声音,那样的呼吸节奏,那样的气息,尽管隔着车帘,甄岩儿却有一种撕肝裂肺的思念冲动。

    不知不觉,她眼眶湿润起来,一步步靠近,伸手去抚向车辕,然后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篷车厢。

    陡然,听到一个熟悉无比,令她今生难忘声音响起了。

    “岩儿!”

    车里人,没有唤她甄姑娘,也没有直接唤名讳,而是一声温柔的‘岩儿’,却让甄岩那罩在芳心外的冰罩,瞬间龟裂融化,一颗火热的心,再次流淌出来。

    “真的是你?”甄岩儿双眸模糊,如梨花带雨,看得人爱怜不已。

    “上车来。”辰凌低声说了一句。

    有侍卫撩开帘子,甄岩儿一窜而入,直接进了车厢内。

    车厢华贵,有矮榻、软席、毛毡、案几,车厢内附有铁皮,可防冷箭,案几上放着小鼎炉,里面燃烧着兽碳,整个车厢内,又温暖又有些清香。

    甄岩儿一入车内,看到辰凌的容貌,轰然一震,他脸色的刀疤全然没有,眉宇之间英气勃勃,充满一种与生俱来上位者的威严,短须胡,眼如鹰,有一丝王者之气,虽然有七分酷像,但气质却完全迥异。

    “你……”甄岩儿一腔委屈和思念,身心疲惫,原本想着入车内,一头扎入他的怀抱,感受那股渴望已久的温暖港湾,但看到男人的面容和神情,不由惊呆失骇。

    辰凌这时微微一笑,脸色挂着的威严却都消除了,又露出他的本色,笑道:“怎么,岩儿,不认识情郎了?”

    甄岩儿闻言没由来地脸颊一红,身子也发烧,啐道:“你是谁的情郎?别乱认关系。”

    辰凌嬉皮笑脸道:“好了,故人相见,别打嘴皮子仗了,过来坐下。”

    甄岩儿看着他的欠揍神情,似乎又回到当初在大梁的日子,一时间放下所有疑问和顾虑,还是很乖地坐在了他身边,不过小屁股挪移一下,似乎刻意保持一个距离。

    “你怎么也来到燕国了?”甄岩忍不住发问,女人总是充满好奇,连女杀手也不例外。

    辰凌不答,只是细细打量着她,看着有些疲惫、憔悴之色甄岩儿,知道她没少吃苦,心中一阵怜爱和心疼,眼神充满温柔,一把抓住她的柔夷玉手,暖暖问道:“这半年来,你还好吗?我……很挂念你!”

    “我……”甄岩儿刚一开口,看到他的神色,感受到一种挚情,以往的辛酸和痛楚,忽然间,不知为何消散了很多,欲说无言,芳心却是一颤,尽管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仍不免泪流双颊。

    辰凌一手攥着甄岩儿的玉手,一手按在她的香肩,然后搂入他的怀内,靠在肩膀上,芳香满怀,红袖盈香。

    “回去!”他朝着窗外说了一句,马车顿时辚辚驱动了。

    甄岩儿紧紧靠着他的胸膛,被那强有力的臂弯用力夹住,彼此的呼吸和心跳,都能耳闻,不一会儿,她的眼泪润湿了辰凌的衣衫,玉人缓了缓情绪,恢复几分灵动与泼辣,抬起头,怔怔看着他,皱眉道:“你还没回答我呢,为何也来了燕国?”

    “待一会就知道了,老实靠着吧。”辰凌似笑非笑地回答,毕竟这里还不是吐露真相,交流私谈的地方。

    “哼!”甄岩儿小脾气仍在,见他不回答,撅起小嘴轻哼了一下,但没有真动怒,像以前一言不合,暴跳如雷。

    辰凌看着怀内的罗刹女,竟然露出这样一副可爱可笑的举止神态,忍不住想笑,挥手照着甄岩儿的翘鼓鼓的丰臀,啪的一下打上去,嘿嘿笑道:“还不服气你男人说的话怎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