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925.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686章 为情而战

第0686章 为情而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墨渐棠有些疯狂起来,浑身杀气缠绕,拔剑刺出,愤然一击,怀着必杀的气势攻杀过去。

    辰凌握剑尚未出手,身边蓦然一道剑光飞掠而出,甄岩儿作为顶级的刺客,对于剑势的迸发,远比墨渐棠更拿手,她是经过无数次训练、实战、刺杀任务,从隐忍到忽然爆发必杀一击。

    因此,在墨渐棠刚一拔剑,甄岩儿凭着本能就察觉到了,处于爱护心上人的念头,也瞬间拔剑出击,这一出手,杀气贯体,往日做杀手时候积累下来的森寒杀机,牵一发而动全身,完全爆发出来,竟然比墨渐棠的剑势还要狠辣、霸道。

    锵锵——!

    瞬间几剑交击,在电石火光中发出,几乎眨眼的工夫,两个人就已经各自退开,遥剑相对!

    “住手!”墨玄子大喝一声,脸色一沉对着墨渐棠喝止道:“渐棠,你在做什么?这是墨家待客之道吗?燕王乃一国之君,已经答过论证台的三问,算是过关了,你却要拔剑伤人,太过分了。”

    其它四门的堂主也都站起身来,以及众墨徒,都吃惊不小,刚才燕王一番话,已经让诸人心中敬佩,有了对燕国向往之意,见到墨渐棠不分青红皂白,无理取闹地拔剑出手,都蹙眉不悦。

    最主要,他的行为,代表着墨家,在燕王的面前,有损墨家正义不阿的形象。

    墨徒游侠最终的是气节、大义,方能为不相干的国度,履行诺言,死不旋踵,如果丢失气节和尊严,那还是墨徒吗?因此,许多墨徒都不高兴了。

    墨妃暄听到剑击的声音,也从屏风后走出来,看到场内的一幕,一股冷意浮上眉宇和脸颊。

    “墨渐棠,你在干什么,私自动武,还不知罪?”墨妃暄担心他对燕王不利,因此也呵斥一声。

    墨渐棠转身望着墨家钜子、圣女,对他呵斥,却对一个外人百般维护,顿时一股悲愤涌上心头,他仰天大笑,眼眶中喊着泪花,湿润起来,随后眉峰一凝,大喝道:“今日我的所作所为,不与墨家有任何关系,完全是我一人所为,钜子老师,我喜欢妃暄师妹,从小就喜欢了,一直不敢启口,因为她太优秀了,是我墨家的明珠,如天仙一般,任何人都不能亵渎,但是,现在一个诸侯王,仗着身份和权势,向墨家提亲逼婚,即便他是一国之君,我也绝不想让,今天,我墨渐棠在此割发出门,自贬出山,仅代表我个人,向燕王发出挑战!”

    他目光含着悲怆和激动,从惊呆的墨家钜子、圣女的身上转移了目光,重新盯着辰凌,大喝道:“今天,我自贬出墨家,所作所为,与墨家全无关系,我要挑战你,燕王,你敢不敢应战,像个男人,不要总躲在侍卫之后,让我游侠之辈,看你不起!”

    辰凌面容冷峻地盯着对方,严肃地道:“你真的要跟我一战?”

    “不错,如果我赢了,你就将妃暄让给我,再也不准打他的主意,如果我输了,要杀要剐,悉从尊便!”

    辰凌被气乐了,冷冷盯着他,道:“你脑子坏掉了吧?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挑战,还要赌上妃暄,告诉你,我不管女人在你眼中是何物,但在我心里,她们丝毫不比男人地位低,男女平等,无论身份高贵与卑贱都不容如此轻蔑,我不会拿一个女人来做赌注,因为我并不觉得我有这个权利!”

    墨妃暄早在一边,被墨渐棠的话气得满脸通红,看样子杀机四伏了。

    但是墨渐棠浑然不觉,常言道,英雄多为屠狗辈,他是游侠,不是政客,全凭一腔热血和冲动来做事,冷笑道:“怎么,燕王,不敢吗,自己也觉得剑术平平,不如我墨家游侠剑客吧!你就是个软蛋,如果没有燕王的身份,诸侯王室的血脉,你一无是处!”

    辰凌也彻底怒了,大吼一声:“告诉你,不跟你赌,是因为我没有权利拿一个女人的自由和幸福去做赌注,只要我答应,不管我是输是赢,都是对妃暄的亵渎,她不只是墨家的圣女,更是我的女人,这一点,不容改变!至于你想要比剑,那就别婆婆麻麻,加上一些无耻可笑的附加条件,只能让你的人品更加低廉!”

    “你!我要杀了你——”墨渐棠的口才哪是辰凌的对手,何况,他根本就想不通这些道理。

    他怒吼一声,握剑冲击,七阶巅峰的气息爆发出来,杀气腾腾,步履如流星,抱着必杀的心思,恨不得把辰凌一剑劈成八块。

    辰凌从腰间抽出佩剑,纵身一跃,也冲了上去,口中喝道:“这是我与他的私人比试,不关墨家荣辱,诸位不必担心……”

    他挥剑冲上,但仍保持冷静,如此大喝一声,稳住了墨家的弟子,也让众人平静下来,不至于插手相帮。

    墨家钜子皱起眉头,看到这一幕,轻轻一叹,刚才墨渐棠的一番话,让他有些心冷,从小看着长大,培养了十多年的真传弟子,如今为了感情之事,明言要离开墨家,还与燕国国君大动干戈,事情可是闹大了。

    墨妃暄、甄岩儿都有些担心起辰凌来,毕竟他一直处在七阶初期,隐隐触摸到七阶中期,与七阶巅峰,毕竟还有一小段距离,因此,二女都担心辰凌会被伤到。

    场中,两个大男人仗剑已经厮杀在一起,辗转腾挪,剑光咻咻破空直响,一道道光幕展开,快如电闪,步法敏捷,两人如鹰击长空,长蛇绞杀,猛虎寻羊,剑术精妙,杀气威严,斗得旗鼓相当。

    尽管辰凌不如对方的修为高深,但是他不论生前还是这一世,都在浴血奋战中磨练,数次九死一生,一身是胆,往往能在战斗中发挥更高的水平。

    而墨渐棠虽然是墨家出名的青年剑手,隐隐成为青年一辈,仅次于墨妃暄的高手,但是毕竟长居深山中,斗剑不缺,但真正生死的实战却不足,加上此刻怒极攻心,整个人无法冷静下来,因此一味求狠求猛,对自己修炼的墨家剑术又过分信赖,没把长于宫廷的燕王放于眼内,所以战力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

    “今日就让你知道墨家剑典的厉害!”墨渐棠出剑越来越快,屏切花俏和精妙的剑路,要从正面快速击败对手,求胜心切,因此墨子剑法中一些高巧招数,根本没使出来。

    他却不知道,燕王虽然不显山不显水,似乎默默无名,其实另一个身份是辰凌,天下的英雄,剑术得庄子剑仙的传承,比墨家剑术,只强不弱,此刻关乎个人荣辱,又关系到求婚成败,因此辰凌无比谨慎,催压潜能,超常发挥,务必要击败对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