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963.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695章 师姐来了

第0695章 师姐来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根据黄河一带的地利形势,已经吩咐下去,由滕虎、沈铮、柳岩做先锋军,负责渡江作战,清除对岸的岗哨和营寨。

    周淮英、杨匡义两大将军统兵在后,准备后续的渡江船只和浮桥,由于三月初,江河初融,还有不少河面有浮冰,用船容易被冰棱穿破船底,因此搭浮桥还是最好的办法。

    以绳索和木板,横跨黄河,好让大军稳妥渡过,不过先锋军就没有这待遇了,完全要凭着木筏和小舟、橹船渡河。

    一切安排妥当,诸将退出营盘的帅帐,只剩下辰凌一个人,面对的沙盘地图怔怔出神,他在考虑着如何脱身。

    如果要做的恰当无痕迹,只能‘战死沙场’了,但是结合地图,似乎只有北渡黄河之后哦,包抄城阳邑,在那里,会有几场恶战,自己最好在混战中‘丧生’,不留破绽。

    即使牺牲了,但是尸体也要处理好,如何不能辨认出来呢?火烧连营?乱箭穿死?剁成肉泥?

    但自己是先天高手,世人皆知,还是魏国家喻户晓的大英雄,如果简单就阵亡了,难免让人生疑!

    看来要做得天衣无缝才行,辰凌心中一叹,目光盯着山河地图,陷入沉思,推拟计划。

    天色越来越黑,忽然一道身影从帅帐外掠过,辰凌猛地抬头,发现了异样,暗自警惕起来,但是这道身影似乎轻盈如燕,不着痕迹和声音,若非他是先天高手,对元力真气波动有所察觉,很难发现。

    “这步法,有些熟悉!似乎是逍遥功的步法!”辰凌心中升起疑问,难道是?

    在他寻思之间,忽然帐幕门帘似乎被风吹了一下,一道白衣女子飘入帐内,身法极其高明飘逸。

    辰凌凝神望去,看清了白衣女子的脸庞,虽然挂着面纱,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气质和脸庞轮廓,还有那充满灵气的双眸,正是他魂绕梦牵的庄若水。

    “师姐!”辰凌的一声轻呼,蕴含无比深情,以及浓浓的关爱之意。

    庄若水身躯猛然一颤,芳心跟着一抖,看到了辰凌的人,听到了他的声音,不知为何,双眸湿润,飘然掠了过去,一头栽入辰凌的怀抱内,有些哽咽道:“师弟,我……好想你……很想很想……”

    这庄若水自幼到大,除了师父,再无别的亲人了,但庄子好云游,近些年很少在她身边,自从辰凌做她师弟之后,就成了庄若水唯一的亲人,而且相处久了,有一种浓浓的依恋和情愫,她从未感受过,殊不知,那就是爱情。

    因此离别了大半年的时间,庄若水只觉得自己心中空荡荡,见不到他,身心都觉得没了兴致,一直找到战场来寻他。

    ……

    齐国,临淄城外,一座庄院内。

    洛语嫣白衣如雪,悄立于池塘古亭边,拢一袖乾坤星月,寂寥独立。

    佳人通体上下,素淡清雅,白素为下裙,月色为上襦,把整个人儿衬得美玉雕琢一般,窄袖短襦、曳地长裙,一抹孔雀纹锦的紧身半臂衣,两个联珠结恰在娇美的前胸贲起处,峰峦起伏,美不胜收,在她肩上还披着一件绣着鹧鸪的鹅黄色披风。

    袅袅兮丽人,素颜兮倾城。

    此刻她手中拿着一封书信,是辰凌写给她的,这一年来,她虽然远在齐国,但是对辰凌的思念却与日俱增,那是第一个让她动心的男子,英雄的气概,超凡的武艺,过人的睿智,出众的才华,品格、行为等,都让洛语嫣从未在其他男子身手看到过。

    即使是孟尝君、鲁仲连、屈原、苏秦这些当代名士,虽然有一定出色才能,但仍没有让她动心,唯独辰凌,一个人占据了她的芳心,塞的满满,再也容不下别人。

    虽然一年未见,但洛语嫣每日都在思念辰凌,今日接到书信,心中欢喜至极,可是信上的内容,却让洛语嫣皱起眉头,心中隐隐感到不安。

    这是辰凌在燕国王宫时就写下的,信上内容,是关于他的处境,提出如果有一日,我忽然遭遇不测,让洛语嫣不要伤心和激动,生命的结束,未必不是新的开始……

    看得洛语嫣莫名其妙,但是凭着女人的直觉,让她感到一种压抑感和浓浓的担忧,不知辰凌为何忽然如此悲观,有一种慷慨赴义的感觉,难道魏朝廷容不下他,要动他?

    “不能啊,以他如今在魏国,乃至战国的声名鹊起,带军才能和卓远见识,如果魏朝廷真要除掉他,无异于搬石头砸自己脚,魏王应该不会这么愚蠢吧?”洛语嫣疑惑道。

    “辰凌啊辰凌,你到底在考虑什么,为何给我写这样一封信呢?”洛语嫣分析不出个所以然,心中愈发的担忧。

    “唉,看来我得亲自走一趟啊,唉,小冤家,真是我的克星……”想不到自己二十年来,性格独立,才华出众,美貌无双,倾国倾城,从没想到有一天,会为男子如此着迷,甘愿放段,亲自去寻那男子,倾诉相思。

    ……

    魏国,大梁城。

    白若溪身穿绽青色袜衣,前衫拂地,后披曳地,衣上双垂杏黄带儿,腰悬玉佩,明艳绝伦,不过此时腹部隆起,已经快九个月身孕,下个月就要临盆了。

    她的脸颊挂着母性的光晕,每天都要单独跟腹内的孩婴聊天,然后把话题牵扯到孩子的父亲身上,不禁羞红了脸,挂满幸福的笑意。

    两年前,认识了辰凌,白若溪的人生轨迹就发生了大变化,从白家大小姐,千金之躯,苦苦支撑庞大的家族,内忧外患,但是在他的帮助下,不断消除内患,扩充实力和规模,隐隐甩开其它五大巨贾,由剑指首位的趋势。

    白若溪知道,这都是辰凌的功劳,而且自己还找到了心上人,并有了爱的结晶,彼此的骨肉,让她尝到爱情的滋味,还有女人的幸福……

    今日接到辰凌的书信,白若溪也是雀跃地阅读下来,不过辰凌给她写的书信就含蓄很多,温柔地关心一番,然后报上平安,流露思念之意,让白若溪安心诞子。

    毕竟这个时候的孕女,经不起精神打击,否则动了胎气就遭了,因此辰凌给她的书信,没有提及他要金蝉脱壳的事,打算等白若溪腹产顺利后,再推行计划,前后一算,最多两个月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