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101.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729章 安抚素儿

第0729章 安抚素儿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程素儿听到甄岩儿隐晦地言语,提到了‘他’,让素儿吃惊万分,虽然不敢确定,难以置信,但是她也清楚,对方提的人是谁。

    “他在哪?他有没有事?他……”说着说着,激动不已的素儿忽然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甄岩看着素儿激动的神情,那种迫切的希望,心中有些不忍,女人何必为难女人,于是语气转柔,轻声叹道:“他很好,但是不能现身,让我过来找你。”

    “为什么?”程素儿并不明白其中来龙去脉,还有那些勾心斗角的事,对于突如其来的答案无法理解,她只是小医仙,不是精通权谋的女子。

    不过,得知辰凌没有死,还是忍不住满脸的惊喜与震惊,仿佛人生忽然又充满了希望。

    甄岩儿无法解释清楚,只能尽量说一些:“他在魏国已经腹背受敌,被魏公子当成了利剑,被太子视为眼中钉,魏王又昏庸猜忌,所以他留在魏国,如履薄冰,很容易覆亡,这次遇险之后,虽然没有真的阵亡,但是也就顺水推舟,躲起来养伤了,不打算再回魏国来。”

    这番说辞半真半假,但是却无什么破绽,尤其是程素儿本来对辰凌的事就了解不多,甄岩既真么说,她也就信了七八分,轻点着头,迫不及待问:“我能去见他吗?我担心他的伤……”

    甄岩儿摇了摇头道:“不能,不止是你,还有以前所有和他有关的人,都不能去见他,因为你们的举动在很多人的监视中,甚至包括一些诸侯国的密探、间谍,都在监视你和府内家丁的行为,一旦出现反常或失踪,必然引起猜疑,那么你男人势必会再度被牵扯出来,成为公敌,下场可想而知,你不会想害他吧?”

    程素儿眼中流露出几分骇然,半晌,缓缓点头,想明白其中的道理。

    “那,我该怎么办?什么时候才能和他见面?”

    没有辰凌的日子,程素儿很难熬下去,恨不得马上与丈夫团聚,生死离别之苦太艰辛了。

    “现在还不是见面的时候,除了你外,不能透露给任何人,包括若若、冬儿她们,辰家,以后你做主了,好好经营下去,他会不时派人过来与你联系,甚至等风头过来,会有可能亲自来看你,但是,你要撑住辰府,不能让他衰落下去,家里还有许多忠诚的仆人,还有若若、冬儿、柔柔、黎雪她们,需要这个家,也许五年、十年之后,你们会再度重圆……”

    程素儿默默听着,得知辰凌会不断派人给她送来消息、报平安,心中安定下来,又听到没准他会亲自来,顿时更是心头一喜,答应下来,暗暗发誓:在与丈夫团聚之前,一定要照顾好辰家。

    “在经商方面,有不懂的,可以问白大小姐,她也是辰凌的女人,而且两个月前更临盆,诞下一个男婴,有着辰家的血脉,以后在魏国,相互援助吧,尽快建立起自己的底班!”甄岩儿叮嘱说道。

    程素儿也明白她的意思,让自己掌舵,作为辰家代言人,负责辰府上下几百口甚至近千口人的饭碗,不能让其它商族吞并了,还要装作夫君已阵亡的事实,强作镇定,维持家族的延续。

    这个担子,落在她的肩上,以前从未有过,不得不面对,从一个懂医术的小女孩,要做商业的女强人。

    “你好自为之吧,我走了,还有一个人,需要通知去……”甄岩儿一闪身,原地就消失了踪影。

    ……

    苏秦得到这次外交任务之后,壮志满酬,终于到了自己发挥的时候了。

    尽管在燕国,领兵有秦开,计谋有范雎,军政有剧辛,变法有乐毅,但是提到外交和纵横,那非苏秦莫属了。

    尤其是张仪和公孙衍,一横一纵,先后离世,在战国的舞台上,能与他做对手的人,几乎没有了,纵横家策动外交、风云变幻的能力,有时候四两拨千斤,胜过十万雄兵。

    苏秦带着丰厚的礼物,燕国的商品,珍珠玛瑙,貂皮兽骨等,来到赵国,先打通了赵王的贵妃吴娃的关系,因为赵武灵王最宠爱吴娃,派人送上了最珍贵的貂皮大衣,如雪狐绒毛一般,吴娃自然非常欢喜。

    而且,苏秦隐隐透露,如果吴娃能替燕国说话,促成赵燕之间的友谊和结盟,将会在今后赵国太子之争上,给予帮助,这是吴娃最动心的,因为她的孩子,已经十多岁,弱冠年纪,用不了五年,有资格竞争太子之位了,而当今赵太子却是赵王后之子,要搬到赵王后,没有诸侯国外援是不行的,如果到时候燕国能在外面替她的孩子说话,成功率还是会增大不少。

    这也是苏秦一计,既能拉拢赵王最宠幸的耳边人,还能为日后赵国内乱,王子夺权埋下祸根,数年之后,暗中支持吴娃之子夺位,削弱赵国王室的力量,造成赵国内乱,就能伤到赵国的元气,有利于燕国南下扩张。

    这一条绝户计,不可谓不狠辣,但是由苏秦装作很讨好的筹码提出来,却让吴娃无法决绝和怀疑了,还以为凭借自己的关系,拉拢到一个有力外援,殊不知给赵国的衰落,埋下祸根。

    苏秦打通了吴娃的关系后,再入王宫谈判就容易很多,给予赵国一些好处,比如廉价提供一批燕国商品给赵国,而且开设一些作坊在赵国,满足赵国百姓日常所需,看似燕国很吃亏,实则逐渐能控制赵国的经济命脉,一旦赵燕发生战争,这些燕国企业忽然捣毁工坊,会使赵国日常生活忽然瘫痪下来。

    解决了赵国之后,苏秦再次跋山涉水,来到秦国,以支持秦国夺回函谷关为外交条件,又许给秦国,每年无偿提供一批燕国商品物资,由于秦燕两国本就是联姻盟国,而且国土不接壤,附和‘远交近攻’的外交政策中,因此,没有直接利害关系,反而很容易达成合作关系。

    秦国之后,苏秦东出函谷关,来到韩国、魏国、楚国,通过贿赂一些王妃、大臣、王子等,又许诺增开作坊、提供物资为条件,看似燕国吃亏,实则都给中原六国埋下了隐患。

    鲁仲连的连横之策尚未有效展开,就被苏秦很快给扼杀在摇篮了。

    孟尝君与鲁仲连得知六国态度后,都暗叫可惜,就这样放过扼杀燕国崛起的机会,让人不甘心,可是六国的国君,只有赵武灵王算有才略的,可惜经不住吴娃的诱劝,秦王尚年轻,需要听从宣太后的,但秦国目前主要任务是收复函谷关,因此也不关系燕国的政事,其它几国的国君,都觉得燕国整的那套,本末倒置,注重商品研发和民生,闻所未闻,大多一笑了之,没放在心上。

    鲁仲连垂首叹气,对着孟尝君道:“听说苏秦要来齐国了,田兄一定要监督着,不能让苏秦蛊惑了齐王,我要去一趟燕国,有些事,需要去确定一下。”

    “什么事?”

    “燕王的身份,总觉得,这个人很奇怪,燕国弄出这么多动静,稀奇古怪,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你不觉得跟咱们认识的一个人很像吗?”

    “认识的人?谁啊?”

    “辰凌!”鲁仲连目光深邃,这个战国著名的奇男子,终于凭借自己敏锐的目光和感知力,勾出一个大胆的猜想。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