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125.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735章 名姬斗艳

第0735章 名姬斗艳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中秋之日,大婚典礼,燕昭王迎娶草原匈奴兰族部落的公主,这一日,燕京城喜庆洋洋,与民同庆。

    繁杂的婚礼,由文武百官、各国使节参与,还有京城百姓围观,浩浩荡荡,祭祀祖庙和天地,好在一年中,举办了三次,因此官员百姓们,也都熟知能详了。

    辰凌与身披凤霞长袍,一身中原新婚妃子装束的兰歆雅,举办了婚礼,这一刻,兰歆雅激动万分,留下幸福的眼泪,离开故乡之后,终于与自己心爱的男人,结成眷侣,再也不分离了。

    一番婚礼步骤下来,已经到了黄昏,由于今晚是中秋之夜,燕国打造了一场中秋晚会。

    在燕京城禁宫门前的浩大广场上,搭设舞台,除了官员、使节观赏外,还有聚集而来的百姓,观看晚会节目。

    燕王、易太后、墨妃暄、庄若水、兰歆雅、赢珂儿等后宫家眷们,坐在主台王位两侧,俯视看着广场中央的舞台。

    先是一轮燕国风俗的歌舞,掀起了欢快气氛,三百少女身穿宫裙,红袖舞风,载歌载舞,磬、钟、琴弦、竹丝乐器配合,让众人感到很有观赏力。

    接下来是匈奴风格舞蹈,草原上的风情,胡丝、胡琴、拨浪鼓,跳着匈奴的舞姿,数十少数民族女子,身穿半透的丝绸胡裙,舞动着腰肢和胯骨,有一种另类的美感。

    “好——”数万观众鼓掌叫好,情绪高涨,气氛热烈。

    紧接着,灯光加亮,在万众瞩目之下,走出一位绝代女子,身段高挑,脸上蒙着淡淡一层薄纱,只见一双杏眼明眸下挺翘的鼻子,娇媚的小嘴影影绰绰,见人似见似未见,非常的撩人。

    这女子的身后跟着走出二十四位俏丽歌姬,如群星拱月一般,簇拥着她,来到舞台中央。

    众人屏住呼吸,仔细盯着场中的女子,忽然有士子认出了来者,惊呼道:“红颜榜上的名姬,玲珑女莘蝉儿。”

    “有‘掌上舞’之称的莘蝉儿?据说她的舞姿倾国倾城——”

    “就是她,果然来了燕国,参加这次中秋晚会。”

    辰凌目光也在注视着此女,依稀月白色浅饰兰梅图案的长裙,一头墨黑的秀发散开云鬓,用一根杏黄色丝带系挽着,如月色下的海棠盛开,懒梳娇首,青丝半挽,双腕如皓,眸如点漆,绝世的容颜若隐若现,分明看清了,但似乎又被遮挡了几分,但越是这样,越让人心痒难耐。

    莘蝉儿的舞姿称绝宇内,哪怕随便一站,周身上下却无处不媚,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难言的诱惑,仿佛一个深闺的娇娃,正发着耐人回味、血脉喷张的娇细之声,看上一眼,让人忍不住心跳加快,邪火下沉,挺起男根。

    乐曲一起,二十四女子跟随着莘蝉儿翩翩起舞,无时无刻都在衬托着女主子。

    慢束罗裙半掩胸,蝉翼罗衣白玉人。曾逐使君歌舞地,清声长啸翠眉颦。

    舞姿与乐曲的配合,加上莘蝉儿独步舞技,许多高难动作,既柔美又轻盈,如月下凌波仙子,纵来跃去,香袖飘飘,长袖飘带既若流云、又似飞羽翩然,把傲人曼妙的身材曲线,展现的完美无瑕,使得观众忘情喝彩。

    不愧为红颜榜上的奇女子,以舞姿和歌艺著称,当之无愧的战国名姬!

    莘蝉儿舞罢退场,观众们还在陶醉,掌声如潮,一波高过一波,为其喝彩叫好。

    也有很多士子,再翘首以盼,既然莘蝉儿来了,那么‘百花女’苏沐也一定会来,二女争葩斗艳,才最有看头。

    掌上收敛之后,果然,有两道窈窕的身影徐徐走入舞台中央,轻盈如浮水,步步如踩莲,没有浮夸的造型,没有夺目的陪舞,只有两个人,一主一婢,与上一场的莘蝉儿的派头,明显要弱几分。

    所有人都有些愕然,但是更加感兴趣,不知她在搞什么?反而越发好奇。

    苏沐与婢女盈盈站在偌大的舞台上,婢着绿衣,环抱古筝,主穿素白霓裳,不染纤尘,浑身素雅全无任何金玉花纹雕饰,有一种返璞归真的味道。

    俗话说‘要想俏,一身孝’,苏沐这一身,有几分孝衣的意味,却更衬托得她,素雅超然,不染尘凡。

    一双黛如远山的柳眉轻锁如烟薄愁,挥之不去几率伤感,弯眉画远山青,一双明眸如秋水之瞳,脸如莲萼,唇似樱桃,可怜一片无暇玉,误落风尘花柳中,这种简单的出场,却给众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反差。

    孤零零的两个人,颇有一种冠带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的味道,仿佛与爱人生死离别的感觉,看得人心一揪,忍不住怜惜起来。

    男人同情心一泛滥,顿时对苏沐大肆褒扬起来,似乎忘记了刚才看得若痴若狂的舞姿了,张口吼着:“苏沐!苏沐!——”为佳人鼓劲、加油。

    苏沐的绝技不是舞姿,而是歌声,因此有无人伴舞,都不影响她的发挥,多了反而是累赘,因此一主一婢上场,去繁就简,洗尽铅华见真淳的感觉。

    “抚筝——”

    “是!”婢女把古筝横在身前,正襟危坐,十指连弹,顿时悠扬的古筝声缓缓传开,仿佛一抹清泉水从指下铮铮流泻出来。

    苏沐挽着长袖,飘然轻展,同时一缕悦耳如天籁的歌声从她口中唱出,与悠扬的筝曲巧妙融合在一起。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倚遍栏干,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

    婉转新奇的曲调,令人伤感的词风,凄美柔情,望断归路,不难听出,是强烈思念人的歌曲。

    这种词在战国几乎罕见,在燕国也只退出了五言、七言诗,还零星新颖诗词,苏沐这一首,让所有燕国士子们都耳目一新,频频点头叫好,为歌声叫彩。

    辰凌对这首词并不陌生,因为当初是他在怡儿去世的时候,心情悲伤情况下,写出来的抚慰心灵,李清照的词,后来苏沐来到府上,偶然间看得,没想到早已记下,在今日唱出来,但凡有过伤心事、离别者的人,都心有感触,怆然泪下。

    “她在思念谁?难道是自己另一个身份吗?”辰凌忽然想到这一点,忍不住有些激动,如果真是这样,难道苏沐对他也有情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