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182.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745章 兵围临淄

第0745章 兵围临淄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济水河岸的赵、魏、韩三军发动了攻击,近十万大军,分成几波,开始踩着浮桥,一波一波向对岸发起冲锋,仿佛浪花冲击着岩石,卷起千层浪。

    “嗖嗖嗖——”

    弓箭如蝗,密布在空,遮盖苍穹,双方互射,血染济水,横尸遍野。

    喊杀声和兵器、战马混合成一股轰天抢地的巨响,人潮汹涌和兵器交接在相互倾轧着的声音清晰地注入耳鼓,近在咫尺的搏杀场面,如此血腥。

    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的甲士,前仆后继地攻打着河滩要塞,兵器的寒芒不是刺入眼帘,杀气沸腾。

    孟尝君在后方大营督战,屏着呼吸,注视着这一切,神色庄重,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是关乎着齐国生死存亡之战,也是最后的屏障,一旦济水与南面古长城被撕破,后面的临淄城就危在旦夕,剩下东南几座城池,孤立无援,亡国都不是危言耸听了。

    孟尝君田文心中紧张,却又无可奈何,毕竟他虽有些才能,但毕竟对军事和带兵不算擅长,即便自己亲自上阵,也未必能对付了赵魏的统帅,何况赵国的马服君赵奢,还是赵国的名将,自己更不是对手了。

    这样的激烈战斗持续了半日,忽然从上游飞奔过来一队人马,是赵国的铁骑,绕到上游渡过了济水,奔袭而来。

    领军的将军正是廉颇,血气方刚,年轻气盛,英锐非凡,手持重剑,策马冲锋在前,宽阔的河滩上,骑兵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万马奔腾,一起冲锋,那气势惊天动地,足以撕裂任何防御。

    看到这一幕,孟尝君心中一沉,浑身冷汗,有一种大势已去的预感。

    赵军铁骑速度很快,而且这些骑士的战袍都是模仿胡人,骑术和箭术都很精良,气势雄浑,沉雷滚动,喊杀震天,人如虎、马如龙,战马四蹄翻飞,马腹直似贴着地面一般。

    “哐啷——”

    “铿锵—哗啦—”

    战马从侧翼冲刺过来,撞开了一侧的鹿角防御,两军短兵交接,大混战开始了。

    河滩上厮杀处处是认,弓箭、弩机等远程攻击武器全部失去了作用,所有的认只能抄起长矛、青铜戈寻找着对手肉搏,人头滚地,断肢横飞,惊心的惨叫,动魄的蹄声,俨然是人间地狱、修罗杀场……

    形势对齐守军越来越不利,孟尝君心情低落,提前带着麾下亲卫和谋士,赶回临淄城布防,不管河滩之战结局如何,临淄城都要加强防守,坚守最后的防线,等待议和成功。

    同一时间,秦军与楚军,发动了对临淄城南百里齐古长城发动猛攻,而且白起派出了任鄙率领铁鹰剑士,在防御薄弱地带发动偷袭,然后里应外合,两军会合,以压倒性优势突破了内长城防线。

    一日过后,临淄城外的防御全部告破,五国盟军把临淄围拢得水泄不通。

    五国行辕建立,暂时对临淄城围而不打,等待后面粮草跟进,毕竟要打临淄这座巨城,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城内有守军四万,太子田地,孟尝君田文,大将冯冰等人站在城头的时候,看着密密麻麻的五国盟军营帐,都脸色大变,士气低沉。

    “大齐皇儿,快快出城投降,齐国将亡了——”

    “齐国倒行逆施,妄自尊大,赶快投降吧!”

    “从此七雄去齐国,只剩下六国了……”

    “……”

    五国盟军把守四面城门的方位,都派出了士卒对着城内破口大骂,诋毁齐国声誉,好激怒齐军出城迎战,避免拉长攻城战,毕竟一旦攻城,需要投入大量的攻城器械,不是短期内能准备好的。

    侯府内,孟尝君宴请府内的宾客,在府内的小广场大摆筵席,分上下中三等席位。

    由于近来齐国危难,愁云惨淡笼罩临淄,这些客卿们也都赶到气氛的压抑,因此小酌起来,都有些郁郁寡欢。

    孟尝君以养士之风闻名天下,数千食客,什么身份都有,不乏鸡鸣狗盗之辈,但只要有一技之长,重义气、有贤明,他都广纳之,不因对方身份低微而瞧不起,礼贤下士,被这些食客们敬佩。

    “诸位,今晚恐怕是最后一次宴请大伙了,众所周知,五国盟军已经兵临城下,临淄城只有四万守军,面对十倍之上的敌军,守城的成功率太低了,在下不忍诸位陪田文赴难,今晚一别,诸君就离府逃难去吧——”

    田文的话一出,顿时满堂惊讶、哗然。

    从他口中,已经听出了悲戚之意,缺乏抗敌的士气,如此一来,敌强我弱,就注定城陷了。

    “侯爷对我们有知遇之恩,我们岂可一走了之?”

    “君以国士待之,我等必当以烈士报之,绝不会临阵脱逃——”

    “我们不走,与侯爷共进退!”

    “不错,若要退敌,更不能让我们走了!”

    田文听着大伙议论纷纷,摇头苦笑,叹气道:“我又何尝忍心与诸位贤士分开,实在形势所迫,齐**力消失殆尽,半个月功夫,全境都要沦陷了,临淄城又被四十万大军围困,敌军中有赵国的马服君为统帅,此人乃是不可多得的将才,此外廉颇、白起这等军方新秀,都是带兵打仗的天才青年,再看我方,兵少将寡,甚至没有懂得军事的人杰,如何能守住城池?”

    这时客卿中有一人冷笑道:“堂堂战国名公子孟尝君,也有如此丧气无力的时候吗?”

    这人话一出,顿时惊起四座,本来大家都觉得伤感和无奈,竟然有人当初冷笑主公,客卿们都悲愤起来。

    “是谁乱说?”

    “谁在侮辱主公?”有的游侠拔剑而起,寻找说话之人。

    此时一位身穿青衫长袍的男子站起来,从容不迫道:“在下冯谖,有话要说!”

    田文一见是他,对这冯谖很熟悉,有一次派他去封邑薛城收债,他到了那里却烧毁了所有的借据,引起民众都欢呼万岁,回来说这就是买‘义’,可把田文气够呛,因此很不待见他,此时见他出言讽刺,脸色沉了下来,问道:“你有何话要说?”

    冯谖说道:“方才听主公感慨,齐国无将帅之才,对守城心灰意冷,没有生念,在下却不以为然!”

    “你能带军否?”孟尝君皱眉冷哼道。

    冯谖摇头道:“不能,但是在下推举一人,或许能解困城之危,齐国之难!”

    “哦,是谁?”孟尝君惊讶万分,有些迫不及待追问道。

    冯谖顿了顿,故作神秘道:“此子姓田名单,临淄人,说起来还是宗室远房的亲属,现任临淄的市掾。”

    “田单,管理市坊的小吏,他能破敌,你开什么玩笑?”孟尝君田文充满疑惑地尖叫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