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189.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746章 田单登场

第0746章 田单登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冯谖推举名不经传的田单,在场之人都不知那小子是何许人也,临淄城危在旦夕,他举荐一个毫无名气的市坊小吏,众人都是疑惑、愤然。

    “你以为齐国当真无人吗?一个市掾,也能肩负起救国之责?”

    “城内大将军、将军、骁骑将领众多,还需要一个管市坊的小吏来督军吗?”

    “岂有此理,太不像话,冯谖,你在侮辱大家的智商吗?”

    “……”

    在场客卿脸色都挂不住,面红耳赤,毕竟在这危急关头,他们这些食客,无法力挽波澜,如果再被一个市掾抢去风头,以后还有何颜面留在侯府做客卿,食君之禄,到头来不如一个小吏,太打击人了。

    孟尝君也不相信什么田单,能有多大能耐,但是毕竟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也不能随便就拒绝,不符他礼贤下士的风范,于是强忍着怒气问道:“此人有何贤名?今年多大年纪?”

    “此子今年十九岁,尚无任何薄名,也无大作问世,但是,在下与田单见过两次,不论谈吐见识,还是论兵之道,都独有见地,因此贸然推举,或许能救齐国危难!”

    “荒唐!”孟尝君终于忍不住,大声喝道:“眼下什么时候了,生死存亡,就凭你与那小子见过两次面,让本侯爷把临淄城的命运,齐国的兴衰,赌注在他身上?就算本候犯傻同意,你当太子也傻了吗?那些大臣也更着发疯吗?”

    冯谖见孟尝君动怒,却丝毫不以为许,仍是吾行吾素道:“属下在他身上,看到另一个人的风采,故而不吐不快。”

    “什么人?”田文疑惑问道。

    “魏国辰凌!同是年纪轻轻,却神采飞扬,谈吐卓越,有一股英勃锐气,堪当大任!”冯谖朗朗而谈,不卑不亢,客卿中的另类。

    孟尝君听他把田单比作辰凌,顿时沉思下来,心想如果有辰凌在,对抗五国盟军,出其不意,或许能有转机,可惜辰凌已死,倘若这田单真有冯谖称许的那样,倒是齐国中流砥柱了。

    “好,如你所愿,本侯就亲自见一见他,你立即去安排,越快越好——”孟尝君有些意动了,不过现在争执千言万语也没有用,还要亲自审视一番,考校与磨砺。

    “成,在下这就去办。”冯谖也不继续用宴了,起身大踏步离席,向侯府门外走去。

    众客卿看着冯谖的背影,有冷哼、哂笑、不屑、嘲弄等声音。

    田文则举杯道:“之前的话仍算数,大难当头,如果想离开的,宴席结束,就可以出侯府了,留下的,将与田某共赴国难,与城共存亡——”

    “与城共存亡——”许多客卿都热血激昂,不肯退却,丢了颜面如何在战国立足?

    ……

    月色如水,秋高气爽,城外密密麻麻的军营篝火,使整个临淄城笼罩在一阵恐慌之中。

    侯府酒席散了,供养的食客们最终有去有留,毕竟任何时候,都不能指望所有人抱成一团,人是有私心的。

    即便养士三千,也不会所有人都是贤者、勇士、豪杰,总会有滥竽充数之人,到了关键时候,保命要紧,灰溜溜地离开。

    不过,府上留下来的客卿比走的要多,至少有六七成,其中不乏一些剑客游侠,自发组成孟尝君的亲卫军,明日要跟着主公一起上城杀敌。

    田文有些醉意,也没有更衣,躺在睡榻之上,酣眠起来,不过夜未到半,门外就传来敲门声。

    “侯爷,冯某带田单来了。”

    孟尝君借酒消愁,喝的有些头晕,但是此时朦胧听到冯谖的声音,还有田单的名字,一下子惊醒过来,足未登履,赤脚走出来开门,目光迫不及待地扫向门外石阶下的两个人。

    中年男子是冯谖,另一人十**的年纪,浓眉大眼,英伟不凡,国字脸,有如刀削,眉宇较长,带着几分刚毅和冷酷,眼神深邃,似乎蕴藏着超乎年龄的睿智。

    “你就是田单?”田文明知故问道。

    “在下正是田单,拜见侯爷——”田单年纪轻轻,拱手行礼,倒是有几分儒雅之气。

    “你带过兵吗?”

    “在下从未领过兵,也没有当过高爵官吏。”田单面不改色,如实回答。

    “冯先生在侯府三千客卿面前,亲口保举你,说你有大将之才,能统领三军,救临淄于危难,化解齐国灭亡之厄,你当真由此本领吗?”孟尝君开门见山,气势凌人喝问道。

    “任何事都是从无到有,再说,有经验的将领都败退或阵亡了,光靠那些经验,是不足以抵挡五国盟军的,非常时期,当行非常至事,如果侯爷在如此生死攸关,迫在眉睫的时候,还在考察在下的资历和出身,未免不合时宜了。”田单不卑不亢地说道。

    孟尝君冷哼道:“事关重大,本侯虽然明白英雄莫问出处的道理,但是也不能随便来一个人,说几句狠话,就把国运和军权等重任交付于新人手上,这赌注,太大了,没有人能担当得起后果——”

    田单微微点头,也明白其中的深意,毕竟现在齐国危在旦夕,仅存这一点实力了,如果随便来个新手充当统帅,万一是个草包,只怕齐国就此灭亡,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侯爷,在下后明暗两策,可咱解当前困境,并不冒失,发号施令还交给侯爷和太子,这样有个监督,侯爷就不必那么担心了。”

    孟尝君一听这个法子稳妥,可以暂时让他出谋划策,提出防御、攻敌之策,如果有了效果,了解了此人的能力,再逐渐放权也不迟。

    “你好,请进屋来,说说你有哪两策?”

    冯谖、田单两人跟着孟尝君走入客厅,分主宾位坐好,孟尝君直切话题。

    田单神色一动,带着几分英锐之气,侃侃而谈道:“明策就是防御,属于阳谋,这是关键,如果齐军收不住最后的防线,五国乘胜追击,齐国就有亡国的危险了,所以要使后面的阴谋,必须要拖住盟军的攻势,眼下城内只有四万守军,不足以抗衡四十万敌军。”

    “但是临淄城内,有七十万口人,战国第一大城,可以把秦、赵的兵马罪行揭露出来,所过之处,不是屠城,就是坑杀降兵,发动城内的壮丁入伍,誓死保卫临淄,同仇敌忾,卫我齐国,同时加固城池防御,加强训练,备好防御的箭矢滚木等,同时把城内多余粮食全都收集起来,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