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288.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766章 步兵对阵铁骑(中)

第0766章 步兵对阵铁骑(中)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燕军重甲方阵与东胡骑兵正在不断接近,大战一触即发,那股热血沸腾的激情和英锐之气,凝聚在一起,形成一股肃杀之势。

    在冷兵器时代,哪怕你勇冠三军,没有战友掩护时面对一二十根长枪铁戈也只有送命的份,如果没有阵型配合,一股脑儿快步冲上去,势必阵形大乱,那时一个个孤立的枪兵只配给整齐的敌军送菜。

    因此电视或电影上演的,某将军一马当先,率领身后大军冲上敌阵,勇冠三军,万夫莫敌,那纯属扯淡,文学艺术加工而已,事实上,真正的统帅都在后方指挥三军,看哪里阵角出现豁口立即派兵补上,统筹大局。

    即使中等武职的偏将或副将,也是夹在冲锋的阵列之中做指挥,同时需要亲卫保护自己,但凡冲在最前几排的,基本都是炮灰,不是被乱箭射死,就是被对方长矛戳死,或被乱军撞死!

    东胡骑兵的阵型是传统的雁行阵,模仿草原苍穹中大雁南归,最适合骑兵使用,因为速度快,雁头如一把利刃,呈偃月型锋利状,因此草原的骑兵配置如大雁飞过的斜行,以充分发挥冲击的威力。

    一个个骑兵雁锥形阵有序地排列开来,前后、左右、不同兵器的使用,有战刀、有长矛、有狼牙棒和长槊,各骑之间的间隔便也不同,战马之间留出了足够的空隙,使他们发起冲锋时,不至于相互踩踏、撞击。

    五万的骑兵队伍,可以摆成几十排甚至近百排的,而且每一排骑兵都是错列的,一旦让他们发挥出突出威力,他们可以像除草机一样,扫平眼前的一切。

    “弩兵手准备——”辰凌下达了第一个命令。

    弩机的威力大,射程远,相当于二石弓的拉力,需要弩机手以脚撑弩臂,然后半弯身,以全身的力量拉开上弦,以扳机卡住弩弦,以望山瞄准,能射出两百多步,相当于一箭之地的二倍。

    普通弓箭手都是徒步长弓手,拉弓可以借助脚下和腰部的力量,经过训练拉开一石弓。

    所谓一把弓的弓力,计算方法是:把一把弓固定在墙上,然后往弓弦上挂重物,等弓完全被拉开时,弓弦所悬挂的重物的重量,就是这把弓的弓力。

    古代的一石弓,约等于100多斤,已经是强弓了,拉的开的都是强弓手或长弓手,是需要专门训练的弓箭手,二石弓是军中一些有勇力的大将才拉的开,而马背上拉弓所需臂力要远远大于地上拉弓,因此骑兵大都要求身高力大之人,一般是使用五斗弓,也就是半石弓,射程五六十步。

    草原游牧部落是没有专门的弓兵的,中原各国要训练一个合格的弓兵耗时良久,可草原上的骑士人人都是善射的弓手,但都是半石弓,需要拉近距离才可以,七八十步外,基本都是被射,但骑兵可以凭借超快速度,迅速拉短距离,让长弓手最多射出三次。

    燕方阵列军令发出,顿时一万弩兵排成三排,前后相隔一丈,第一排半蹲下,三千支擘张弩刷地平端而起,冷冷地对准了排山倒海奔袭而来东胡大军。

    “勇士们,杀进燕人,中原的肥沃土地将是我们东胡部落的——”休旬王狂热地喊着,顿时点燃了胡人们的热血和贪婪,挥舞着冷兵器,杀气滚滚,凶猛异常。

    “铿铿铿铿……”燕军枪兵铁甲铿锵,手执橹盾长枪,排着密密麻麻的阵形,足足有二三十排,四十余列,长枪高举,森然如林地走上前来,随着一声大喝,所有交错排列的兵卒单膝跪地,长枪前指,排成了一个立体防御的枪阵。

    瞬间,东胡骑兵已经冲到两箭之地处。

    “射!”辰凌一挥手,在胸前划过空气,语气冰冷,掩盖不住那森冷的杀意。

    “咚!咚!咚!”

    巨鼓声敲响,三千支弩箭骤然发射,形成一片乌黑的箭云,向东胡骑兵呼啸扑去。

    霎时间,东胡骑兵阵前排的一片人仰马翻,近千人被射倒,紧接着燕军的第二排弩箭射出,不断有胡人在冲锋中惨叫着摔落在地。

    顷刻,第三排箭云又呼啸而至,密集的弩箭如疾风骤雨,射穿东胡人的皮甲,一片一片的胡人骑兵从马上翻滚落地,被密集的战马,刹那间踏成肉泥。

    在近身搏斗的冷兵器时代,士兵装备的坚实与否会极大地影响着军队整体的战斗力,胡人深谙此道,非常重视士兵的保护,但他们不像中原士兵靠盾牌保护自己,而代之以更省劲、更坚固的盔甲来装备自身,形成“尽为甲骑”、机动灵活而又庞大的草原骑兵。

    只是目前草原部落冶铁技术低,所以大多是犀牛皮甲和青铜甲片,因此中原的硬弓和弩箭,是对付草原骑兵最有杀伤力的利器。

    一万弩兵分三排,动作熟练,上弩、进弩、发弩轮番发射,仅仅只射出两轮,东胡骑兵便损失了数千人,惨重的损失使东胡骑兵的杀气顿时有所消退减弱,阵脚开始凌乱,而这时,前锋已经冲到了百步处。

    弩兵们不能再射了,否则会遮挡后方重甲兵的视线,影响主力交锋,迅速如潮水般撤退,等候多时的两翼弓兵开始射箭,弓兵的箭长两尺三寸,铁簇锐利,以仰角射出,左右五千支箭密如急雨,力道强劲,可连人带马射穿,冲过最前面的数千东胡骑兵和战马纷纷中箭倒地,死尸堆积。

    长弓手从背后箭筒抽箭、上弦、拉弓、射箭的速度很快,几乎一气呵成,基本也不瞄准,因为拉一石弓太费力,不允许弓箭手拉满之后,再瞄准或等候,几乎拉满就射,全凭手感和规定的角度,团队的动作也相当整齐,只听唰唰唰的拉弓开弦的声音,箭矢如雨飞射而出。

    弩机与长弓的配合,在两百步内,几乎射杀了一万三四千的胡人,使得冲锋的阵势减缓,士气也削弱了不少,损伤惨重,雁行阵的雁头,不再那么锐利。

    不过,这时的胡人已经冲到了跟前,让燕人都看清了对方狰狞的脸庞和模样……

    胡人身材矮而粗壮,头大而圆,阔脸高颧骨,鼻翼宽,上胡须浓密,而领下仅有一小撮硬须,长长的耳垂上穿着孔,佩戴着一只耳环,头部除了头顶上留着一束头发外,其余部分都剃光,面目可憎。

    “轰轰——”铁蹄如洪水决堤的声音,尽在前面,淹没一切。

    胡人铁骑冲到了,他们明知是死,但是已没有第二条路可走,甚至只要稍一迟疑犹豫,就会被后续源源不断的大军铁骑挤撞踩踏而死,只有冲上去,无论他们心中是否畏惧,是否愿意!

    燕军密集如林地长枪闪耀着刺眼的锋寒,成四十五度角斜斜上指,战马还未触及枪尖,马上的骑士就发出绝望的一声狂吼,挺起身子挥起手中地大刀狠狠向下劈去。

    “哗啦啦——”

    “锵锵锵——”

    “噗噗咔嚓——”

    长枪贯入马股和人体的血肉之躯时,发出的声音和被巨力折断的声音,马上的骑士在惨叫,地上阻击地长枪兵也在惨叫,人仰马翻,血花四溅,交织在一起,如同地狱修罗的死神号角,如此毛骨悚然!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