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291.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767章 步兵对阵铁骑(下)

第0767章 步兵对阵铁骑(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燕军最前面的重甲兵,使用的铁枪长达两丈,以白蜡杆为体,再密密缠以多层丝麻,层层麻用上等耗漆以胶合紧固,最终通体漆成黑色,枪杆刚柔相济,坚韧无比,寻常刀斧难伤,可受大力而不折,坚韧比之用接近钢铁质量的精铁打造的枪杆毫不逊色,而且比较轻便。

    这种长枪铁林,无疑是此刻东胡骑兵的割命器,冲在最前数排的骑兵,撞击在枪林上,人仰马翻,有的骑士甚至脱离马背,借着飞出好几米远,但在空中还是被乱枪扎死。

    远远望去,胡骑兵就像凶猛的洪水,激烈地冲撞了巍峨不动的礁石上,掀起一阵阵浪花。

    双方交锋处,血气弥漫,惨叫不绝,更多的胡人骑兵摔落马,但是也有骑兵踏开一道空隙,杀入阵内,但很快就被戳成刺猬,浑身血洞。

    喊杀声和兵器战马声,混合成一股轰天价地的无限巨响,一拨又一波的人潮和兵器,在相互倾轧着的声音清晰地注入耳鼓,令人热血沸腾,怎一个惨烈了得?

    “砰砰砰——”

    不少胡人骑兵杀红了眼,纵马跳跃,明知必死,毅然砸入重兵阵内,飞蛾扑火一般,以战马的身躯,重重踩踏下去,同时挥舞着战刀,劈死一个算一个,否则后面的骑兵死伤还会增多。

    虽然东胡人杀红了眼,依靠战马的铁骑的冲力,硬是碾压出几米远,死伤了几排的燕军重甲兵,但是胡人付出了很重的代价,再看燕军,后面还有数十排整齐的重甲军,整个阵列还在前移,阻挡住东胡骑兵的速度。

    这时候,胡人满腔的杀气已经衰减了许多,后续的骑兵减缓了冲势,明显在犹豫了。

    此时经过刚才的弩机长弓战,东胡骑兵最初的滔天杀气已经锐减,此刻交锋血战,不要命地搏杀,相互牺牲战士的生命来博取胜利,对于这些部落的牧民来说,有些超出底线了。

    他们不是正规的军人,没有燕军那种钢铁般的意志,全靠一鼓作气击溃敌军,他的士气高昂得快,消退得也快,当掠夺敌军财产的美梦破灭,他们便会军心动摇。

    燕军烈士有抚恤金,朝廷会给他们的父母妻儿赡养费,会多分几亩田地,还会减税,因此这群重甲兵,如钢铁长城站在那,不但不会被胡人的气势吓退,反而凝聚刚强的士气,反压制过去,大阵在前移,枪林推向胡人骑兵。

    相反,东胡骑兵却有后顾之忧,想着家中的妻儿老小,还有牲畜羊羔等,这一死后,谁来照顾呢?

    辰凌在远处看到了胡人的冲击衰弱下来,后面的骑阵出现了凝滞和停顿,这是在犹豫了,士气减弱下来,就是反击的时候了。

    “战车,出阵!”辰凌朗声喊出,铿锵有力,充满威严。

    “喏——”令旗手打出旗号,擂鼓响过之后。

    数百辆战车率先冲杀出去,朝着队形已经散乱的胡人骑兵,横冲直撞地卷了过去。

    这种战车,在车轴两侧都有尖刺,车辕有铁皮,车上有驽手和刀斧手、轻弩手,相互配合,很冲横冲直撞插到了东胡骑军阵内,顿时缠住了敌骑。

    车兵们开始挥舞大斧、大刀,上砍人头、下劈马腿,契丹精骑还来不及施展开手脚,就陷入车阵之中,战马不懂躲闪,马上的骑士又躲闪不及,顿时被杀了个人仰马翻。

    这种战术是对平原摆阵对付骑兵的最有利手段,后来到宋代,南宋军在大仪镇、拓皋等战役中大败金军,用的就是这样的战法,北方游牧勇士也承认,中原军队,大妙者乃硬弓和弩箭,次之者大刀重斧,余外再无所惧,如今这支东胡骑兵恰恰就无比配合地让燕军完美地施展了一次车阵重斧的攻击战术。

    还有一部分战车,包抄过去,兜出一个大圈,几乎要把残余的几万骑兵都要围在内了。

    利用战车重装备的优势,压制住了东胡骑兵的机动空间,使得敌骑完全失去了机动敏捷的战斗优势,骑兵停顿下来,陷入车阵,真比步卒还要不堪。

    这时重甲兵继续推移,如泰山压卵一般,气势雄浑,杀气凝重,血气方刚,硬生生把胡骑从正面逼退,再无法组织有效冲击了。

    此刻的胡人彻底没了锐气,陷入车阵中,各自为战,不时地被车兵刀斧手、还有重甲兵砍杀、刺死,有些慌忙地倒退,完全没了刚开战时候的英勇和凶狠之气!

    陆丁山、荆燕两位大将军看到这里,都是眼光铮亮,看得神采飞扬,越发佩服起燕王来,如此战术的配合,似乎并没有多费周章,就把纵横草原,无往不利的胡人给困住了。

    “荆燕将军听令!”

    “末将在!”荆燕赶忙抱拳回应。

    辰凌点了点头,神色肃穆道:“立即率领骑兵从两翼出击,冲杀敌军!”

    “得令!”荆燕大喜过望,早看得眼热,而等候侧翼的两万骑兵勇士们也都摩拳擦掌,先前看着胡人骑兵奔袭的勇猛,有些胆气不足,这时见敌军被燕军甲士打的一塌糊涂,顿时觉得胡骑不错如此,心中畏惧感消失,求战心思活跃起来。

    进攻的鼓声大作,燕国蓝色的大旗挥动,两万精锐骑兵发动冲锋,有了脚蹬的燕骑,双手持着兵器,信心十足,挥动长矛铁戟,跟随战旗杀向东胡骑兵的乱阵。

    东风吹,战鼓擂,大燕骑兵奔越如飞,兵锋所过之处,首级飞滚,血流成河,刹那间就撕破了胡骑的阵脚,给原本就已失去锐气的胡人,杀得心胆俱裂,开始掉头逃跑,哀嚎惨叫,哭天抢地……

    那休旬王眼见大势已去,双眼欲裂,满脸青红,却又无可奈何,急掉马首也要撤逃了,如果再不走,小命可就不保了。

    辰凌目光犀利,远远望着胡将狼旗调转移动,那位先锋大将摇头,他从战马得胜钩上取下一张二石半的铁弓,拔出一根铁箭,腰腹和手臂同时运用内劲,缓缓拉开,神勇无比,弓如满月,对着两百多步的胡将,猛地一箭射出。

    “嗖——!”

    弓如霹雳惊弦,如流星般飞出,穿破空气,转眼即到,从休旬王的后心传入,透过了两层甲胄,竟把他连人扯飞,钉死在地上,一片哗然。

    东胡骑兵完全傻眼了,疯狂地逃命,但是被弓箭手罩住,逃遁百步的胡人,也没有能活命。

    第一场交锋战,以燕军的大胜而告终,燕军损伤不过几千人,但是胡兵五万,差一点被全歼于此,只有数千胡骑朝着四面八方零散逃散了,才免于被燕军全歼的命运。

    不过,真正的大战还没到来,十五万胡骑主力才是大威胁。

    此战落幕后,辰凌立刻下令清理战场,把伤员和烈士遗体都运走,剩下胡人的尸体,在旷野地上摆成了几个字‘犯我大燕者,虽远必诛!’

    这一幕,看得在场燕军将士们满腔热血,斗志激昂,充满了身为燕**人的自豪!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