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296.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770章 弃守防线

第0770章 弃守防线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燕军发出一道道撤退的指令,移动不灵活的战车先撤走,要不然一旦中途紊乱,会阻挡住其它兵种的退路,那等于自封活路。

    弓箭手和弩机手由于作用减弱,而且是步兵,也要先撤出,否则被骑兵追杀,基本只有挨砍的份,一万驻防的普通甲士,也跟着一起撤走了。

    这三个兵种陆续撤走之后,就剩下重甲兵和骑兵了,交锋处,厮杀惨烈,胡骑不断地冲击,重甲兵迎难而上,激烈地碰撞,相互砍杀、刺杀,鲜血如喷泉,四处飞溅。

    这种对抗,说不准谁占便宜,针尖对麦芒,都是致命的伤害,半个时辰过后,胡骑在重兵面前损伤了数千人,而徒步重甲兵也差不多这个数目,比胜利,就看谁有勇气能坚持到最后了。

    胡骑后方远远不断的骑兵压上,而燕军重甲只有这两万人,似乎不占优势。

    “咚咚!咚!咚咚——!”

    战鼓有节奏地打出,前方的甲士听到之后,先愣了一下,然后迅速调整阵型,最后面的甲士开始倒退,阵列也开始收缩,腾出了间距过道,除最前几排的甲士无法退回,剩下一万多重甲士已经脱离了前线咬合处。

    “呜呜呜——”

    沉重的号角响起,荆燕率领一万骑兵紧跟冲上,迎头阻挡胡人的骑兵。

    双方的战骑,勇猛地撞击,马背上搏杀,由于燕军有马镫,可以双手脱开马鬃,稳住身子平衡,增添了战力,弥补了中原人不善马战的缺陷。

    “哗——”刺耳地刀声响成一片,伴随着战马地嘶鸣、将士地凄嚎。

    远方,哲别乞木儿长刀疾挥,攻击如潮水,没有一刻停止,无数地胡人前仆后继,仿佛遍地地管涌,他们要用强大的战力,压垮燕人。

    辰凌脸色冷淡,对胡人的愤怒,被压制在心中,此刻还不是怒火中烧,决一死战的时候,大丈夫能屈能伸,暂且避其锋芒,还有第二道防线在等着胡人来打。

    “撤兵!”

    剩下一万骑兵断后压阵,五千禁卫和一万三千多重甲兵,在辰凌的统领下,向二十里后的边戍壁垒退去,放弃了这第一道防线。

    不到一个时辰,战车、弓箭手、甲士们退到了边戍壁垒防线,是燕国的北疆边界线。

    姜雄武将军正防守于此,有五六万甲士原地待命,迎接燕王撤回。

    这里的将领和随军出征的谋臣,看到燕王毫发无损地回来,都放下心来。

    “参见君上!”

    辰凌一身戎装,器宇不凡,脸色冷峻道:“不必多礼,胡骑已经攻破了第一防线,正向这边袭来,随时做好迎战的准备!”

    “末将领命——”诸将顶盔冠甲,拱手称喏。

    过不多少,烽烟燃起,燕军骑兵与胡骑,一前一后,穷追不舍,相隔百步奔来。

    “开城门放骑军进来。”

    “弓箭手准备,压制住胡骑——!”

    一道道军令发出,边戍土墙堡垒的三座大门打开,一万多骑兵要进来,肯定需要一点时间,如果出现拥挤,或被胡人从后面追杀上,只有被屠宰的份。

    荆燕在城下喝令,最后的五千骑军掉头列队,迎挡胡骑,好让前面的袍泽先进,以免出现混乱,给胡人可乘之机,杀入防线内,致使防线崩溃。

    “将士听令,先锋骑谁也不许退!”荆燕在城下目光冷冽,大吼一声,指挥四五千骑兵原地列阵。

    “杀!杀!杀——”燕骑挥舞着手中的长枪,以整齐划一、凄厉如歌地兵器声,作为他们最好地回答。

    这时胡人仿佛滚滚泥沙,汹涌呼啸而来,不肯给燕军喘息的机会,打算趁胜掩杀,一举撕破第二道防线,冲入燕境内,那里将是一马平川,遍地财富和奴隶。

    夯土壁垒的墙头上,弓箭手林立,看到胡骑驰入了一箭之地,居高临下,开始拉弓射击!

    嗖嗖嗖——

    长剑为号,鼓声做令,弓如霹雳弦惊,来来往往,箭似飞蝗,漫天的杀声中刀光剑影,冷血无情。

    尽管胡骑被射到不少,但是仍有一些胡人利用巧妙的骑术,避开箭矢,驰到了跟前,要敢杀城下那些未来得及进城燕军骑兵,但是,做好阵列的燕骑誓死断后,与胡骑在城下搏杀起来。

    血腥之气顿时冲天而起,站在数米高的头上,都能闻到扑鼻的血气。

    不时会看到,一名胡人勇士右臂上插着一支箭,却用不熟练的左手死命地砍着,面目狰狞;另一位燕骑兵杀红了眼,大声的吼叫,嘴角甚至流出血来,有的甚至滚倒在地,还在相互掐着脖子,要置对方于死地。

    经过一刻钟的交锋,弓箭手很快压制了胡骑的靠近,由于胡骑后方的大军还没有赶至,衔尾追击而来的胡人被弓箭射杀不少,又在城下与燕军殊死搏斗一番,剩下千余骑眼见不敌,开始逃遁了。

    城下此幕,数千尸体残肢,横七竖八,战马惨叫,一片狼藉。

    “胡骑暂时退了。”众将和谋士们都松了一口气。

    荆燕临危不乱,率领五千骑兵毅然断后,为其余近万人争取了宝贵的进城时间,否则城外一片混乱,会被胡骑趁机掩杀,损失惨重,使荆燕在军中的威望提升不少,在燕国年轻将领中,可谓佼佼者了。

    辰凌微微点头,对荆燕的表现挺满意的,见面时赞许了几句,使荆燕受宠若惊,得燕王当场夸赞,感到一种自豪。

    今日一战,尤为惨烈,虽然燕军被逼后退,防线被破,但是伤亡却只有胡骑的一半,胡骑死伤接近三万人,而燕军只有一万多而已,保留了有生力量,能逐步拖垮耗光东胡大军。

    辰凌看着退入城内的数万将士,人疲马乏,还有数千伤员,年轻的脸孔上有着汗渍灰尘,有些狼狈,但是个个眼中流露出大战余生后的兴奋和激动,毕竟这一战,着实地迎头痛击了胡人。

    就是这么一批人,守卫边疆,保家卫国,战场捐躯,为燕国大业刀山火海,马革裹尸!

    辰凌触动心灵,命人准备笔墨纸砚,当场题下了一首诗词来勉励三军之勇:“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