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303.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774章 引胡决战(上)

第0774章 引胡决战(上)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燕国北疆边戍,壁垒城墙外,杀声震天。

    自从那一日东胡主力军攻打城防之后,就没有停止过,因为东胡觉得,这将是燕国最后一道御外的防线,一旦撕破,整个燕国北部的疆土,都要暴露在铁蹄之下。

    燕境内的财富、女人,很快就要到手了,使得东胡人越发贪婪,攻击得越猛烈。

    人如虎,马如龙,铁蹄翻飞,滚滚铁流不断冲击着壁垒城墙,兵刃磕碰声、嘶吼声、喊杀声交错在一起,无数的生命绽放最后的风采,然后当初毙命。

    已经是第六天了,胡人损伤了三四万人,二十万大军,加上前面先锋损伤,只剩下不足十万人了。

    燕军这次硬碰硬,死伤也有两三万人,曾有几次,城墙被巨石砸倒豁口,铁骑冲击,却被重甲上依靠身躯,手持长矛长枪,阻挡着一波又一波疯狂的胡骑的冲击,最后还是抵挡下来,及时塞满障碍物堵住了豁口。

    “启禀君上,有飞鹰传来密函!”

    一名鹰奴走过来,递交了一封火漆信函,在他肩膀上站着一只黑色猎鹰,体格硕大,鹰喙弯如利刃,目光冷酷锐利,在斥候巡逻中,遇到紧急情况,便会用鹰来传递消息,尤其是草原作战,鹰是斥候军联络必不可少的宝贝。

    辰凌接过密函,摊开绢布条,上面只有寥寥十几个字:一切顺利,追歼东胡,横跨千里,断敌后路!

    信函背面有特殊的防伪记号,以防敌军以假乱真。

    燕王看过信函,眼光一亮,露出会意的笑容,知道秦开那边已经完胜了东胡骑兵,正赶往这支主力的背后,断其后路,这边的阻挡,任务也完成了。

    “看来这道防线也该放弃了。”辰凌心中暗想着,问向身边的将领荆燕道:“周围百里内的百姓都移走了没?”

    “回禀君上,全部搬迁了,所以的粮食、牲畜都转移了,数百里暂时无人烟了。”

    辰凌微微一笑道:“很好,边戍这里本来人口就很少,一旦转移了民户,胡人即使杀进来,一无所获,无法‘打草谷’补充军需消耗,只会急着跟进追击,向盛京挺进了,我们就在前面等着东胡的大军。”

    荆燕问道:“君上,我军又要撤退了吗?”

    辰凌壮志凌云道:“不错,这里的戏份演完了,该到决战的时候了,传令下去,各营地准备,今晚车兵、重甲军、弓箭手先撤,明日一早,轻甲士和骑兵再撤,防线就送给东胡了。”

    “遵命!”荆燕兴奋异常,明白燕王所指,是要引敌入瓮,再辽河北岸的伏击圈,重创剩余的东胡大军。

    辰凌微微点头,目光再次焦聚在前方交战处,箭矢、飞石、滚木,如暴雨般倾泻而出,各种攻城器械被胡人使用着,攀爬着,不断有人被箭矢射中,不断诱人被抛射下来的滚木石块砸得脑浆迸裂。

    城下的胡人如潮水一般,不断洗刷着战场的血迹,每一刻,都堆满了尸体,有人死掉,顿时就有人补上,攻势如狂风席卷,更加咆哮、猛烈!

    “杀杀杀!”

    这一刻,已经没人去关注那些死伤的士兵,城下的胡人发狂了,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上城墙,撕破防线,里面就是中原的大好河山,付出的血战,才更值得,就这样放弃了,可就亏大了。”

    城头燕军甲士,不断向城下射箭,用长枪攒刺着登上土墙头的敌军,有时很困难地抱着重石砸下去,无数的血肉之躯被砸得一片模糊,此时不管敌友,双方的将士都杀红了眼,理智全无,都是机械地阻抗,下一刻变成被杀的目标。

    城外,金色狼旗下,统帅哲别乞木儿面色冷峻,满脸的严霜,这一段日子,损失太大了,拼光了十万大军,这对于东胡联盟而言,是一次大损失,要不是防线告破在即,他还真难以继续打下去。

    越是这样,他越要坚持,如果就这样失败告终,回去右贤王的地位也就难保了,什么没获到,却损失了十万胡人,那可是十万个部落家庭啊,青壮劳动主力,这样葬送了,难辞其咎。

    “大帅,咱们损失太大了,还有继续攻城吗?”

    “城墙攻守,拼的就是士气和勇气,总是逢难而退,什么时候才能攻破燕人的防线?何况我已经感觉到,边戍的壁垒就要破了,你看看,不下十几个豁口被战车和土袋塞堵,但是防守效果很低,很快,就要全线崩溃了。”哲别乞木儿毅然坚持己见,主攻不减。

    由于辰凌暗中下令故意示弱,使得胡人大军数次冲上了城头,眼看就要破开堡垒防线,但是又被反扑下去,险之又险,悬之又悬,让城下的东胡勇士们大湖可惜。

    当收兵的鸣金声响起时候,胡人如潮水般退下,虽然战场残酷冷血,但是这些人脸色都有些意犹未尽和不甘心,毕竟今天差一点就要破城了,取得的战绩是数日下来最好的一次。

    这一晚,燕王的军令传下,车兵拉着粮草,与重甲兵、弓箭手们撤往盛京方向,在五十里外的辽河北岸聚集待命。

    次日一早,骑兵和轻甲士也撤走了,留下孤零零的防线矗立在那,当东胡大军再次攻城的时候,很容易就爬上了城头,使得所有胡人都震惊了,城头竟然空无一人,防线后的驻军大营,不见了燕军人影。

    “燕军撤退了——”

    “燕人逃走了,我们撕破防线了——”

    胡人勇士们在城头上高呼起来,挥舞着旌旗和兵器,宣泄着心中的喜悦和兴奋。

    城上和城下一片沸腾,壁垒的石门被推开,源源不断的骑兵驰入边戍内,占据了边界防御要塞。

    哲别乞木儿在亲卫军的护卫下,进入燕京边戍防线内,满脸的戾气,这座防线消耗了太多的草原勇士,指着夯土城墙怒道:“把防线全部撤掉,让燕人无所凭借,再也无法阻挡我胡人南下——”

    “嗨嗨嗷——”许多胡人疯狂地砍砸壁垒城墙,要捣毁这座防御要塞,发泄心中的怒气。

    “前方就是燕国辽东郡了,很快就成我们的牧马场,把燕人赶出燕山以北,以后这里都将是咱们东胡的疆域了,哼哈哈——”哲别乞木儿厉笑起来,充满阴险之色。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