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310.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778章 半渡击之

第0778章 半渡击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秦开统领六七万的骑兵,乘胜追击,一路掩杀,加上三万的匈奴骑兵,凑在一起,就是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向东胡的方向挺进。

    前锋两万分成两支人马,轮番追击,穷追不舍,把逃亡的胡骑拖垮,越来越多的胡人掉队,被赶上来的燕军骑兵乱箭射杀,毫不留情。

    马不停蹄跑了六七天,战马得不到歇息和喂养,都累趴下了,这支逃亡的胡人,疲惫不堪,还未赶到西拉木伦河,都在半途中瘫软下来,被燕骑击杀、歼灭。

    那位刚愎自用的卢屠王也在绝望中,成为燕军的刀下之鬼。

    至此,从西北路进攻燕山贸易区的十万胡骑,全部歼灭了,给东胡沉重的打击。

    匈奴兰族由几个大小不一的联盟部族组成,分别是纳兰部、慕兰部、铁兰部、贺兰部等,这次出兵的三万人,也是各部落的游牧男子,聚则成兵,散则成民,跟着燕军奔袭了八百里,终于停歇下来。

    这次兰族派来的统兵将领叫做札木真,三十六七的年纪,身材魁梧,有些勇武,本来对燕人抗衡胡骑并不看好,所以在开战之处,迟迟不肯派兵相助,等见到燕军大展神威之后,彻底震惊了,才肯出兵配合。

    他策马来到燕军的中军阵列前,拜见了燕统帅秦开,忍不住赞道:“秦将军,你们燕人真是太厉害了,竟然把强劲的胡骑击溃,不堪一击,还追杀到东胡边界来,太令人意外了。”

    秦开微笑道:“燕国的经济国力强于东胡,只要注重强兵,胡人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扎木真问道:“秦将军,已经追杀到此,是否要撤兵回去了,渡过河,那可是东胡的地带了。”

    秦开摇头,看了看南面的方位,根据斥候回报,右贤王被几千人护卫着,正往这边逃来,一日即到了,遂说道:“不,咱们先渡河,留下一部分人在河南岸,还有人要伏击?”

    “什么人?”

    “东胡右贤王。”

    “哦,那是哲别乞木儿?天啊,他手中不是有二十万大军南下吗?”扎木真听到他要伏击右贤王,顿时有些吃惊万分。

    “之前他的确率领二十万胡骑,可惜已经在燕境败溃了,目前身边护卫不足两千人,其余皆被杀之,已经成为没有牙齿的老虎,咱们还惧他吗?”秦开云淡风轻地笑着,剑眉星目,神采飞扬,充满年轻统帅的魅力。

    扎木真惊奇未定,满脸的狐疑和不可置信,二十万胡骑也被消灭了,如果是真的,那么东胡现在正是最衰弱的时候,部落内估计只剩下老弱病残,和妇孺孩童了,那可都是奴隶了。

    他的心思活跃起来,如果这时候杀入东胡腹地,能抢夺多少财富和女人?东胡一直压迫着匈奴部落,这次是该报仇雪恨的时候了。

    “嘎嘎,那倒是,不过,东胡右贤王真的溃败了吗?这……二十万胡骑啊,这么快就败在了你们燕军的手上?”扎木真迫切询证问。

    “放心吧,过一日,你就彻底信了。”秦开不与他明辨,而是要事实来说话。

    其实当秦开收到猎鹰传回的信函之后,也很吃惊,没想到燕王真么快就击败了二十万的胡骑,本来他觉得自己用兵,以八万骑兵击败十万胡骑就很厉害了,想不到,另一战场,二十万的胡人大军都崩溃了,不由得深深敬佩起燕王的雄才伟略来。

    扎木真回到匈奴队伍的中军内,立即找来斥候,派人快马回族内报信,东胡三十万大军溃败,所剩无几,匈奴应该有所行动,对东胡进行反噬,吞并胡人的地盘和牛羊,女人和奴隶。

    派出了报信的斥候之后,扎木真才镇定下来,很费解着燕军究竟是如何做到的?燕人得战力,真的比东胡厉害那么多吗?以后匈奴要侵占燕国,夺取地盘和好处,看来要重新考虑了。

    过了一日,正当晌午,忽然西拉木伦河的南岸旷野地上,本来两千余骑,衣衫褴褛,狼藉不堪,一连四五日被后方骑兵追杀,疲惫逃命,体力早已透支,精神完全凭着一丝求生的**,才苦苦坚持下来。

    只要渡过河,就是东胡的地盘了,那时候燕军的追兵有所顾忌,他们这些人活命的机会就大大增加了。

    哲别乞木儿这次绝对没想到,自己会如此狼狈,惨败不说,败逃之后,还被燕军骑兵穷追不放,一路追杀好几百里,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太狠了,燕人,这次仇,我哲别一定会报回来的!”右贤王心中那个愤怒,简直用西拉木伦河的水,也难以洗刷完。

    “大贤王,燕军的追兵,已到了二十里外。”一名护卫长眺望远处的烟尘,判断了彼此的距离。

    “准备渡河,过了河,他们就不敢追上来了!”

    “嗨嗨——”侍卫长单拳抵在胸口,弯身复命。

    草原之上河流,较中原河流水浅一些,草原游牧民族从不造船过河,而是找水浅的河段以马浮水渡河。

    这个时候亦是如此,两千胡骑在河面宽和较浅的地方渡河,战马浮水,缓缓地向对岸漂渡。

    忽然,号角和锣鼓声想起,河水南面,从上游沿岸奔杀过来万余骑,纵切杀来,蓝色的战甲,正是燕军服饰和盔甲。

    在河对岸,弓箭手朝着渡河一半的胡骑,挽弓就是一通乱射。

    胡人本已疲惫不堪,又是半渡于河水,地势不利,加上身心锐气全无,一听厮杀声,全都炸毛惊魂了,阻挡不了一刻,很快就被歼灭射杀。

    右贤王哲别乞木儿身中数十箭,一声惨呼,眼神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怒,如刺猬一般落水,漂浮在河面上。

    有燕军甲士游过去,扯走尸体,验明身份后,枭其首级,回去好向朝廷复命。

    战事很快落幕,根本没用匈奴的骑兵出手相助,眼睁睁看着东胡赫赫有名的狠人右贤王,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所有匈奴勇士们,对燕军都敬畏起来,原来都觉得中原人不善马战,体力虚弱,不是草原上如狼一般的游牧人得对手,现在看来,燕人倒更像是猎手,他们队伍中一些勇士在部落里曾对燕人的小觑,现在都埋在心中最深处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