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337.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793章 秘访故友

第0793章 秘访故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燕京城,高官贵爵的街区,规划整齐,车水马龙,比普通百姓的住宅区还豪华、气派一些,封建传统贵族的思想,一时半刻是无法扭转的。

    范府邸,阁楼长廊下,范雎正与一位儒士打扮的男子对饮。

    一池水塘,被秋风吹得落叶漂浮在上,涟漪圈圈,池塘内,荷花早已凋零,连根须都枯萎下去,一些绿油油的水草在池水边上,幽冷灰暗。

    院落内,有四五棵梧桐树,与假山水榭相互衬托,使得庭院内的精致增添几分优雅。

    范雎对面的男子,四十多岁,一身团花交领的儒衫,脸庞方正,头戴折角纱巾,衫是上好的棉布,正是他的昔日挚友,郑安平。

    当初在魏国,范雎等人落魄的时候,俸禄不高,生活贫困,很多时候,都依靠郑安平来救济,因此范雎等人,以前对他很是感激,后来也是由于他的引荐,使得辰凌与众士子相识,后来带往燕国,才博得了好差事。

    如今郑安平在魏国政治漩涡中被波及,充当了魏钰一方的政治牺牲品,背了黑锅,无法在魏走仕途之路了,于是就来到了燕国,投奔范雎一脉。

    “范贤弟,这次老哥在魏被内斗波及,难以立足了,打算留在燕国,日后还要贤弟多加抚照了。”郑安平半玩笑半认真地说道,脸色不变,其实心中还是有些尴尬的。

    曾经的小弟,如今在燕国可是赤手可热的肱股权臣,如果有他推荐,自己担任一个部门的中郎、侍郎、卿士等都很容易,而且在燕国,魏人过来的熟人还有一些,很容易组成一个小势力圈,不受本地燕贵和其他赵圈、齐圈等欺负。

    郑安平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在任何一个诸侯国的朝政中,总会有很多不同的声音,那就是利益团体不同,目前燕国发展势头很好,又求贤若渴,引得天下名士趋之若鹜,自然会形成不同的小团体。

    比如,乐毅和剧辛等来自赵国,很容易关系走得近些,后来的赵国士子,为防止朝政中有人故意打压,寻找归宿感,自然以这两位重臣为核心,代表着他们团体的主心骨,发出一致的声音。

    再比如,苏代、邹衍来自齐国,形成小齐圈,郭隗、淳于臻等人都是燕本地人,祛除了旧贵宗族之后,他们又俨然成为燕圈的核心。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朝政如此,天下亦如此!

    范雎笑了笑,没有立即表态,亲手为郑安平斟了一杯酒,问道:“郑兄来燕北上,可曾大摇大摆,引人耳目?”

    郑安平愣了一下,摇头道:“没有,我在魏国官职不大,又非名士,即使出了大梁城,也没人注意。”

    “到燕之后,第一个就来到我府上的?”范雎又问了一句。

    郑安平被他莫名其妙的问题搞得有些心虚起来,暗想:他为何这样问?都说有寒门庶人,获得高位重权之后,往往会排斥曾经的伙伴,不愿意泄露当初他未发迹前的窘态、糗事,落魄的形象。

    难道范雎不愿意见自己来燕国相投?还是觉得看到我,就会想起当初郁郁不得志的他自己?

    “第一个来见的范贤弟,毕竟当初你我最熟,拜访过贤弟,我再去探望其它魏籍袍泽同僚。”郑安平小心翼翼地说道。

    范雎微微一笑道:“那就好,本来我有一件机密大事要办,正需要一个人手,郑兄一来,去办此事最为妥当!”

    “喔,什么事?”郑安平没想到对方有密事要他去做,有些惊讶问道。

    范雎神态肃穆下来,神秘道:“削赵!”

    郑安平皱起眉头,心中盘算,推测始末,暗暗心惊着,果然是一件机密大事。

    “实不相瞒,燕王有对付六国之心,完成统一的大业,但是目前仍在发展筹备中,国力还远远不够,因此燕国要完成大事,必须要一口一口吞食中原,赵国与齐国,是燕国的南大门,燕军要南下逐鹿中原,必然先与这两国厮杀,可是赵国民风彪悍,胡服骑射,军力飙升,与秦堪当伯仲,燕对赵硬拼,胜券不大,所以要用谋计……”范雎一点点剖析出来龙去脉。

    郑安平听着范雎推心置腹地把这样的国家机要大事告诉了他,有些为刚刚的疑虑感到汗颜,心中感动,毕竟自己的故友没有忘恩负义,给自己一个大机缘,通往燕国仕途的立功之径。

    “要我怎么做?”郑安平下定决心,要博一回,富贵险中求,这样的立功机会,不是谁都能遇到的。

    “这件削赵之计,是我献给燕王的,叫做‘驱狼逐虎’之计,分为计中计,首先要投入赵国内部,挑拨太子党与吴党的关系,促成赵王废立太子,与吴党搞好关系,然后我会暗中派人再支持赵章谋反,到时候把行动计划写给你,再把太子党和赵王一网打尽,拥立年幼的赵何为赵王,使赵国政局动荡,国心不稳。”

    “第二计,激发赵国与秦国的矛盾,一旦赵国局势不稳,秦国受蛊惑后,必然趁机出兵伐赵,让秦与赵两败俱伤后,再促使赵国兵败,秦若大举攻入赵境,引发六国恐慌,到时候燕国会趁机联合五国,驱赶秦国退回去,这样燕国就能掉过头占据了赵国山河……”

    郑安平听了之后,目瞪口呆,这谋计可真够狠的,把赵国、秦国,甚至其它诸侯都算计在内,把一个强大的赵国,硬生生给撕裂吞并,不过其中难度,可想而知,也是非常大的。

    “赵国朝政中有平原君赵胜、马服君赵奢,新虎将廉颇,才智过人的蔺相如,还有不少名士,有这些阻力在,能顺利实施吗?”郑安平有些担忧道。

    范雎说道:“是有难度,不过任何朝政都有党争,尤其是太子废立一事,赵国形成两派,而不少名士都是中立态度,明哲保身并不介入,所以,你只要想办法接近赵国卿士李兑,进入他的麾下,一点点潜移默化地推动,燕国会在外力上支持,成功率还是很大的。”

    “可有周密的实施计划?”

    “尚无,需要见机行事,因为目前对赵国局势,还不明朗,待你入赵之后,随机应变,先不着急运行,有五年的时间来酝酿,我会在燕国盯着赵国全局,你放心而为!”

    郑安平犹豫一下,然后一狠心,坚定道:“好,这件事,我办!”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