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342.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796章 说客

第0796章 说客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苏秦离开苏厉的府邸后,回到了临淄城南的客巷,这里是众多客卿居住的馆驿。

    客卿,是诸侯林立战国纷争时的一种官场异象。

    其实,客卿不是官员,而只是国君赐给外国流亡官员,或一时不好安置的人物的一个官身名号,表示国府在养着你而已。客卿既无爵位等级的高低,也无官署可以归属,更无实际执掌,日常费用由掌管邦交的官署通过驿馆吏员来供给,实际上便是寄居而已。

    他饮了酒,半醉半醒,回府内就没有直接入睡,心中合计着明日面见齐王,当如何说辞,同时,消化桌上摆着的,由密谍今晚送来的一叠资料,都是关于齐国当前境况的情报,对症下药,才能收到功效。

    当晚,睡不着的还有苏厉,就在苏秦离府不久,他就匆匆蹬车,直奔孟尝君的侯府。

    夜下的临淄城,显得有些冷清,与两年前灯火如昼的夜市比起来,简直天壤之别。

    可见齐国在一场战火之下,国力衰退,经济影响颇大。

    ……

    翌日,孟尝君特意驾了一辆轻便的单马轺车前来,纵然如此,那辚辚隆隆的车声,持戈甲士的护卫随行,兵甲锵锵,这股阵势,行在小巷石板路上也是声势惊人。

    许多街道人见来人竟是孟尝君的轺车,且直向最深处驶去,小巷中顿时惊炸了!

    “难道客巷的驿馆来了名士不成?”

    “什么名士能让孟尝君亲自来慰问、迎接?”

    “……”人云亦云,说什么的都有。

    孟尝君的马车队停在客巷馆驿门口,田文下了马车,一身锦袍蟒带,短靴高冠,锐气昂扬,在侍卫的陪同下,进入了馆驿内。

    “苏秦先生,在哪个房舍安榻?”孟尝君站在庭院内,朗声一喊,顿时让庭院陷入了惊讶中,不少人恍然大悟:原来纵横名士苏秦正住在这里。

    “哈哈,孟尝君,我们又见面了。”一阵笑声传来,苏秦从东面的一座楼阁内走出来,庭闲信步,波澜不惊。

    孟尝君正眼望去,果然是苏秦!

    他与鬼谷宗两大纵横家张仪和苏秦,都有过一段交往,明显感受两人的迥然不同,张仪谈吐诙谐犀利,苏秦却凝重睿智,张仪不修边幅,不注重个人形象,放浪不羁;但苏秦却板板整整,肃容华贵,一派正气。

    不过,孟尝君此人,生性重义气,最爱慕名士才华,因此抛开苏秦是外臣的身份,主动上前,拉住了苏秦的手,微笑道:“苏先生来齐国了,是齐国之福,走走走,到我府上痛饮一番。”

    苏秦稍微一愣,就明白过来,这孟尝君主动屈尊来此,这般热情拉拢,肯定是早从齐王口中得知,自己许诺要来齐国任职的事情,田文此时示好,为的是加深关系,有利于日后同心协力改变齐国困局。

    “苏某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苏秦也不故作推脱,直接跟着他出门。

    众人只见孟尝君拉着名士苏秦的手,一起登上轺车,队伍朝着侯府辚辚而去。

    小半时辰后,车队进入了孟尝君府,苏秦下了车,一股冰凉的海风袭来,苏秦打了个激灵,天气入冬,齐国这个滨海之国也变冷了。

    一进室中,却是热流涌动,温暖如春。

    田文与苏秦在毛毡案几前席地而坐,桌几上早已备好了山珍海味和齐酒佳酿,彼此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苏先生,昨晚得知你来到齐国,田文夜不能寐,本想连夜登门邀请,又怕惊扰先生,今早这才把先生请来。”

    苏秦笑道:“好饭不怕晚,昨日刚到,舟车劳顿,一路风尘,状态不佳,见面也怕不能尽兴,今日的精神状态刚刚好,可以畅谈豪饮一番。”

    “说得好,来,饮酒,田文为先生接风洗尘!”一边说着,孟尝君拔开一个酒坛子的封盖,在青铜爵上,各杯斟满,酒香顿时四溢。

    “来,饮了。”

    “饮!”

    两人二话没说,直接对饮了一杯,然后开始畅谈起来,先从名酒佳酿、兵戈名剑、诗词歌赋、个人喜好攀谈起来,唯独国事一事未提,都在攀比耐心,看谁忍不住先张口。

    “先生这次来齐,是单纯出使,还是打算长期留齐呢?”孟尝君开始寻找切入点问道。

    苏秦宠辱不惊道:“为兑现诺言而来。”

    “哦,可是先生与齐王两年前之诺?”

    “孟尝君也听说过了?”苏秦笑着问道。

    田文微微点头,有点疑惑道:“请恕在下不解,先生在燕,位居高位,乃燕王的股肱之臣,听说先生颇受器重,而且燕国蒸蒸日上,前些日子还大展神威,北逐东胡,解除后方威胁,可以说燕国前途很好,难道先生真的甘愿舍弃那些荣华富贵和君王恩宠吗?”

    苏秦哈哈大笑道:“非也,何谓纵横家,当叱咤风云,怒,则天下危;静,则天下息,这才是纵横者的追求,燕国变法渐行渐远,已经偏离了古制与常人认知,本末倒置,燕王年轻,思想古怪,依仗乐毅等人变法,虽然略有成效,但是难以持久,苏某留在燕,已无必要了。”

    “噢?还有此事?”孟尝君皱起眉头,陷入深思,在猜测对方的话意真假。

    苏秦笑而不语,举杯又饮。

    半晌,孟尝君又问道:“先生来齐之后,有何良策改变当前困境?”

    苏秦感慨道:“齐国元气大伤之后,没有几年的储备,只怕连三十万大军的粮草,都无法保证及时供应,加上齐国老旧贵族把持着井田和公田,鱼肉百姓,对战后的恢复生产造成阻碍,所以才会出现复兴缓慢的现象,要彻底翻身,必须要变法了。”

    孟尝君狐疑道:“每一国变法,都要血雨腥风一阵子,割除宗室旧贵族的利益,造成人心惶惶,以齐国眼下的局势,能经得住变法的折腾吗?”

    苏秦脸色肃然道:“变法者,国之兴亡大道,满腹狐疑四面观瞻,而能变法成功者,未尝闻也!国情当变则变,当不变则不变,此等国策大计,孟尝君却瞻前顾后,只问吉凶成败,苏某何能断之?以狐疑侥幸之心待邦国大计,岂非戏谑于国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