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392.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815章 朝如青丝暮成雪

第0815章 朝如青丝暮成雪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站在楼下隐蔽处,看着二侍女走远,声音依稀还在耳畔,得知素儿病了,境况糟糕,心中过意不去,对佳人更加期盼着相见了。

    “我上去了。”

    甄岩儿点头轻声道:“好,不过你若留宿,我住在哪啊,不会让我在这守一夜吧?”

    辰凌原本复杂而低沉的心情,听到甄岩的几句话,忽然有些想笑,什么时候开始,岩儿也学会冷幽默吗?

    “我若留宿,以你的身手,随便找个房间住下来,很轻松的事情吧。”辰凌苦笑一下,他才不相信,甄岩这等身手,如果想在府邸住一宿,实在太容易了,随便找个房间,哪怕里面有人住,直接敲晕或用药物迷倒,借助一晚,手到擒来。

    况且甄岩儿以前刺客出身,随便在哪里都能短期休眠,保持身体最佳状态,草丛、树梢、假山后、房梁上等等,这个时节正是初夏,已经很暖和了。

    “要不,等会我也上你们的床,咱们三个挤一挤,一起睡得了。”甄岩儿嬉笑着说道。

    辰凌无语了,觉得甄岩儿越来越色了,用手指点了点她的脑袋瓜,微笑道:“你啊,想些什么呢,你当你夫君今晚是来采花的啊?这次重逢,估计一夜都不用睡了。”

    甄岩儿当然明白其中的道理,之所以这样说,是不想辰凌过于内责和愧疚,让他能放平心态。

    辰凌悄然跃上了阁楼,推开外室的窗户,飘然而入。

    此刻的程素儿,正坐在内室的梳妆台前,默默地发呆,整个人明显缺少精气神,一脸的哀愁,眸光中充满眷恋和回忆,还带着几分伤痛。

    程素儿身穿碧罗薄衫,纤腰弱柳,本是女人家风情容貌最成熟美丽的时候,但是从侧首看去,却发现一股哀愁笼罩在她的周围,一呼一吸,都在伤婉之中。

    她的年纪在二十三四的样子,但是心境仿佛一个历经沧桑的女子,鬓角已经有了一束白发,而素儿正在对照铜镜,轻轻的抚摸它,发丝如银,却是对爱的见证和痴情。

    辰凌身法极轻,站在帘门口,怔怔地望着素儿,伊人还是伊人,却少了往昔的欢愉和朝气,浑身都带着一种哀怨之气。

    特别是那一束白发,更像是扎入辰凌心中的刺!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程素儿与其他红颜女不同,她出身没有那么高的身份和地位,只像是邻家姑娘一般,生逢乱世,没了亲人,好不容易在河东战场上结识情郎,山盟海誓,随后又分别,直到数年后在渭川山谷偶遇,回到大梁后,夫妻团聚,旋即生离死别。

    这些点点滴滴,都刻印在素儿的心里,她更加地珍惜和爱慕自己的丈夫,失去了他,仿佛天地失去了颜色,人生失去了意义。

    “夫君,你究竟在哪里?为何要期盼素儿,让我独活于世?”素儿泪眼婆娑,如果不是心中还有那么一丝对辰凌生还的期盼,她早就殉情而去了,免得遭受此等折磨之苦。

    辰凌心酸地看着伊人憔悴,镜前流泪,或许这还是她最平常、最控制的一幕,很难想象,这三年来,她是如何度过来的?

    此情此景,不经让辰凌想起了一句诗文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辰凌很内疚,不该让素儿、若溪她们遭受这样的折磨和痛苦,天下大势,那是男儿的事,何以让自己的女人来默默承受?

    到头来,不负天下人,单单要负的只是她们。

    这时,程素儿拿起了一本诗集来,那是辰凌当年在大梁时,陆续所咏作,被整理成集,还有一些诗文,纯是辰凌为调动闺阁情趣时,念给诸女,勾动娇妻情动的,都在这部集子内。

    素儿、若溪她们都是人手一本,放在床头,每日必读,来抚慰心中的思念。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程素儿带着一股痴情地轻轻咏念,似乎每次读到这几句,都能体会到其中的意境,对丈夫的无限思念。

    辰凌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走入房中,开口接文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啊!”程素儿被突如其来的男子声音,吓了一大跳,原本她就心不在焉,思念出神,忽然被人打断,还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让她忽然惊觉过来,慌忙转首望去。

    但是一看之下,程素儿的脑袋嗡的一炸,竟然看到了自己的丈夫出现在眼前,正丰姿玉立,深情款款地望着她。

    程素儿完全惊呆了,浑身颤抖起来,一阵阵的战栗,让她内心深处喷薄而出,她有了一种无法言表的空冥感觉。

    我产生了幻觉吗?这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丈夫吗?

    程素儿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赶忙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平稳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再缓缓张开,仔细确认。

    没错,是他!自己的夫君!今生最爱的人!

    “辰郎——”程素儿再也忍不住了,一股香风就扑入了辰凌的怀抱,呜呜哭了起来。

    无数的思念,无数的煎熬,都在此刻化为泪水,湿了他胸膛前的衣衫。

    辰凌双臂紧紧搂住程素儿单薄的娇躯,感受着怀内伊人激动的情绪,心中无比的愧疚,暗恨自己为何不早来,幸亏素儿没有什么三长两短,否则自己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素儿,让你受苦了!”

    “辰郎、辰郎、辰郎……”程素儿已经不能自已地哭诉着,扑在怀内,久违的感觉,此时此刻的素儿,已经明白,这绝对是自己的丈夫,那种血脉跳动的规律,身上散发的味道,就是自己的枕边人。

    辰郎没有动,直到程素儿哭了半天,这才停下来,仰着螓首,仔细盯着自己的丈夫,满脸的哀愁和悲伤,在一瞬间忽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知足和欢笑。

    此刻的程素儿,什么都不在乎了,什么功名权位,什么金钱财富,她统统都不稀罕,只要自己的丈夫能陪在身边,她就心满意足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