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410.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818章 长相思

第0818章 长相思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回到皇宫后,沉重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愧疚感减少许多,整个人感到了一些轻松,否则,辰府的妻妾们,始终是他一个心结,与其搁置在那,彼此难受,不如早点解决。

    甄岩儿脸色不愉,显然因为昨晚自己丈夫去风流快活,反而让她准妻在外面把风看守,并不高兴,甚至越想越起,世上有自己这么委屈的妻子吗,换成别人,不去捉奸就不错了,还给他在外把守?

    辰凌似乎感受到甄岩儿气色不大对劲,还以为她昨晚受寒了,柔声问道:“昨晚睡得如何?”

    “没你好!”甄岩儿没好气噎他一句道。

    辰凌干笑一声,心想这姑奶奶又上来倔劲儿了,还是不惹为妙。

    甄岩儿见他问了一句就没话了,带着讥讽口气哼道:“你笑什么?自己昨晚快活了,今晚你跟那些妃子欢好,还用不用我给你放哨啊?”

    辰凌若要再听不出话意,那就不是花丛老手了,他拉起甄岩儿的玉手,忽然问道:“你闻到没?”

    “闻到什么?”甄岩儿被他一句话问得有些发愣,思维一时跟不上。

    “屋子好大的醋味啊——”

    “醋味?有吗?啊……”甄岩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啊的叫了一声,挥拳就打在辰凌的胸膛上,啐道:“你在取笑人家,姑奶奶跟你没完——”

    “哈哈……”辰凌攥住她的拳头,笑着道:“好了,姑奶奶,知道你昨晚受了委屈,不该让你在外守候,但是这件事不能让外人知道,只有你,我最放心了,咱们什么关系,夫妻啊,什么秘密都不会瞒着你,王后、若水她们,都在产后康复中,不宜出面,而且身份敏感,也不能随意穿梭宫门明暗卫的防御区,所以只有你才适合嘛!”

    甄岩儿听到解释,神色缓和了一下,怨气也消了大半,又问道:“素儿姐还好吧?”

    辰凌轻叹一口气,神色有点伤感,半晌才道:“再晚去两年,我怕她都撑不过去了,良药苦口,心病难医,素儿虽然号称小医仙,妙手回春,医道高绝,但她确是至情至性的女子,终日郁郁寡欢,身体已经很不好了,幸亏这次相见及时,估计加上她自己的医术,一年半载,身体就能恢复过来。”

    “那可真是好险呢!”

    “可不就是,我也想不到,素儿如此对情坚贞,有些着魔了。”

    甄岩儿撇了撇嘴,心想什么叫着魔了,如果换成我,得知你阵亡消息后,估计立即就自刎了,三年后你还能见到自己那才是怪事了。

    想到这些,不由暗暗心惊,什么时候自己对他如此依赖了?不可以啊,那样自己会很被动的,可不能完全沉沦啊——

    辰凌寻思一下,眉头渐渐皱起来,说道:“有一件事,帮我去暗查一下,我已经让素儿写信给大梁城的白若溪、若若、冬儿她们,北上燕京,估计两个月后就能到来,但是为防不测,岩儿帮我查一下六侍女还有可能随行的女眷和家将,与我有关的女眷一起入燕,难免不引起一些人的怀疑,甚至对辰府财产垂涎的人,会在途中作梗,看看有没有暗中通外者,毕竟人心隔肚皮,我走了三年,当初的人,未必没有其他心思!”

    甄岩儿闻言一愣,不过很快就释然了,辰凌‘阵亡’三年了,魏国格局变化,的确能让许多旧人,产生新的想法,暗中投靠了别人,也不好说。

    “放心吧,我会派人立即去查,白若溪她们的安全,你也不用担心——”

    辰凌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心中对诸女们的思念,却更加强烈了。

    ……

    齐国,临淄城。

    苏秦与孟尝君利用这次贵族派刺客行刺丞相事,以大逆之罪,开始对一些顽固势力进行清洗。

    像驺氏、管氏、曹氏、姜氏一些非皇室的大宗族,都遭到削弱,没收了七八成的封地和私田,变公为私,改做永业田,除了分给一部分官员作为公职俸禄田,其他都没收充公,分给百姓耕种,交租庸调赋等,秋收就能扩充了国库。

    修改齐国的律法,规定官员的公职田,随着升迁、贬职、身亡都要还公,不得继承,这样一来,限制了旧的分封世袭制,有利于齐国。

    同时把一些商贾大户都迁回临淄,对商人征收大额税,把一些顽固不化的老旧贵族前往边疆贫瘠地带,让他们自生自灭。

    如此雷厉风行的变法,看似对齐国非常有利,但是由于力度过大,而且一些功勋之后也包括其中,过犹不及,又造成许多冤家错案,一时间,贵族们怨声载道,对苏秦和孟尝君恨之入骨,却不敢公然反抗,只有暗中勾结。

    苏秦对于这些人的密谋,根本就不在意,他不是为了真正栖身安命于齐国,更不用与这些齐国官员打好关系,简直是肆无忌惮,该杀的,该抓的统统不放过,谁求情也不行,塑造成铁面无私的铁血形象。

    齐王满意齐国变法的新气象,还册封了苏秦为武信君,使苏秦的权势更重了。

    “君上,齐国变法图强,已经效果显著,只要储备三年,便可雄霸诸侯,再次位列七雄之首,与西秦并驾齐驱!”苏秦在王宫内,与齐宣王把酒交谈,趁机夸大齐国的实力。

    齐宣王能力不足,却是很有野心的人,心思粗犷,听到苏秦如此肯定,心中大悦,哈哈大笑道:“苏丞相,你觉得三年之后,齐国恢复了实力,再当如何做?”

    苏秦拱手道:“齐国若强势,当与西秦争夺霸主之位,再报五国伐齐之辱,然后称霸天下,不过,战国局势盘根错杂,各诸侯关系利弊交织在一起,若出师无名,贸然出兵一个大诸侯,一是消耗重兵,二来容易引起其它诸侯大国的虎视眈眈,臣以为,齐强之后,当率先伐宋!”

    “伐宋?何解?”齐宣王疑问道。

    “此乃外交纵横策上‘远交近攻’之计,秦与齐遥遥对望,虽然是最强劲敌,但是相隔了韩、魏、赵,秦国再强大,要对付齐国,除了发动联盟军外,别无他法,如果秦军单独来战,韩、赵、魏都不会借道给秦国,担心秦国过于强大,对他们进行威胁,所以未来数十年,秦与齐没有什么大战,因此齐国应当把重心放在周边的诸侯国,宋国就是最好的目标!”苏秦几句话就把齐王的好奇心引到伐宋之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