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436.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822章 欲壑难填

第0822章 欲壑难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五月时节天晴明,杨花绕江啼晓鹰;使君未出郡斋外,江上早闻齐和声。

    辰府和白家的车队,组合在一起,一路北上,三天后渡过了黄河,来到黄河北岸境内,道路崎岖起来,要先后经过几条山地和峡谷。

    这一晚,在一处山脚下空旷地安营扎寨,要风餐露宿一晚。

    虽然舟车劳顿,但是小依晨却是第一次出远门,路上看到了大自然风景,咆哮的河水,开心不得了,到了夜晚,也要拉着白若溪,在营地玩耍。

    这个时节的夜晚,也是迷人的,步入旷野,天上是皎月星明,地下是蛙鼓一片。

    山林鸟鸣,清幽脆响,林外到处飘飞着萤火虫,在朦胧的夜色中,一盏盏绿色的灯,悄没声息地在溪上草间飞来飞去,这盏灯熄了,那盏灯又亮了,放眼望去,闪闪烁烁,飘忽灵动……

    白若溪拉着女儿,在营地外散步嬉戏,哄着依晨开心,看着女儿娇小的身形和脸蛋儿,心中暗叹,如果丈夫他还在身边该有多好,一家人团聚,和睦幸福,共同抚养孩子长大成人。

    “夫君,不知你还在不在人世,小依晨已经四岁了,很聪明伶俐,你会喜欢她吗?她是咱们的孩子,现在是我活下去唯一的寄托!你好狠心啊,为何就这样抛下我们母女不管呢?”白若溪看着在那兴奋地扑流萤的女儿,脸色带着几分幽怨和思念。

    与此同时,在营地另一端,霍冬儿和茜茜走在营外的山林内,两道佳丽的倩影,在月光下,瘦瘦长长,清丽无双,特别是因为长期练剑习武的原因,使得二人身上都多出一些侠女的气质。

    “冬儿姐,你要带我去哪里呀?”茜茜有些疑惑地问道。

    霍冬儿脸色略微尴尬一下,微笑道:“刚才我在山林中查探一下,发现一个清泉,叫上你,当然是去沐浴一番,这两日舟车劳顿,身子乏得很,有一块天然温泉,难道你不喜欢吗?”

    “呀,真的啊?呵呵,早知道我就带上沐浴用品了,还有叫上夫人和柔柔她们。”

    霍冬儿白了她一眼,说道:“你啊,还想着别人呢,不过泉潭大小只够两个人,大家一起去,就不够洗的了,如果白夫人和若若夫人都去了,咱们还能洗上吗?”

    “这倒也是,不过……”茜茜平时鬼灵精怪的,但是为人挺忠心的,虽然明白泉水有限,如果告诉了白若溪和靳若若,还有其他姐妹,或许就轮不到自己洗了,但是她始终觉得,自己出来偷吃独食,似乎过不意去。

    “别不过了,茜茜,你总为辰府和夫人们着想,难道就没考虑过自己的终身?”霍冬儿忽然问了一句。

    “自己的终身?”茜茜愣住了,她还真没考虑过。

    “是啊,辰公子阵亡三年多了,再也没有了消息,虽然现在还有辰府的生意,但始终是几位夫人的,素儿和若若两位夫人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如果再等下去,或许几年后就要撑不住了,难道到时候咱们都要一起陪葬殉情吗?”霍冬儿发问道。

    茜茜怔了一下,神色落寞,点了点头道:“自从咱们六人被送到辰府给公子为奴为婢的时候,我就死心塌地跟随公子了,后来公子英明神武,对咱们礼遇有加,让我们有尊严地活着,那段跟公子在一起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尽管……尽管公子不曾要了咱们,但是我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主子,甚至自己的男人,若夫人打算殉情,我……我也不愿意独活了,冬儿姐,当时黎雪、柔柔咱们不是一致商量好的吗,你怎么今天提到这些,很奇怪呀?”

    霍冬儿眼神中掠过一丝黯然,轻叹道:“我是觉得有一些不甘心,你看公子对若若和素儿有多恩爱,她靳若若也不过是酒楼陪睡的歌姬而已,程素儿只是一个乡野女子,懂一点医术罢了,那姚氏姐妹,当初在侯府不知被魏公子弄过多少次,后来又被多少客卿睡过,有我们清白吗?”

    “为何她们就可以享受到公子的垂爱,幸福地度过美好的日子,而我们,无论如何听从公子吩咐,为奴为婢,但公子从没有正视过我们的情意,难道他死了,我们还有全部殉情,值得吗?”

    茜茜浑身一颤,挺住了身子,转过身来,眼神盯着霍冬儿,有些不可置信,不知为何她会突然说出这番话来:“冬儿姐,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难道后悔跟随公子了,还是不愿意为公子殉情?如果后悔了,不愿意,我们几个姊妹陪着下地狱就是了,你也用不着如此贬低几位夫人,无论她们以前出身如何,但既然她们被公子选中,做了辰府的夫人,就是我们的主子,你这样在背后出言诋毁,就是以下犯上!”

    霍冬儿哂笑一下,脸色有些怔怔出神,似乎在回忆当初来辰府之后,跟随辰凌在一起,习武学剑,又参与了很多事物,真正地摆脱了奴婢身份,在辰府,也算半个女主人,如果辰凌没死,或许在今后,她们几个人,也能给公子做妾,可是公子死了,这一切的梦都成泡影了。

    她不甘心,也不愿意承认,更气不过,她的表妹霍怡儿,只伴随辰凌几个月,被大火烧死了,却被公子一直铭记在心,每当她随着公子去上香时候,看着辰凌那样深情地悼念,她都羡慕不已,如果世上也有个男人如此深爱着她,该有多好,那一刻,她好羡慕,好嫉妒!

    如今辰府逐渐冷清下来,霍冬儿再也感受不到当年的温馨和自在了,她不甘心自己什么感情都没有得到,就这样陪葬了,更不甘心,这种手握辰府商会大权的日子消失,她决心要争取一番。

    争取自己的独立生活,争取自己这辈子,也要尝试找一个爱她的男人,如果她能成为辰府的女主人,那么会有多少王公贵族来争着要娶她、巴结她?所以,霍冬儿经过思想挣扎后,选择了跟魏公子合作,因为对方许诺一旦消灭了辰府的几位夫人,会把她扶正,还会暗中娶她为妾,日后封为王妃,让她一直掌控辰府的资源和财产,这才是她最在意的。

    程素儿、靳若若、姚氏姊妹,在经商方面根本就水平一般,这些年许多商会生意和规划,都是她在打理和统帐,她很清楚辰府的积蓄会多么惊人!

    “茜茜,如果魏公子还让我们回侯府,你还愿意吗?”霍冬儿豁然问了这一句出来,大出茜茜的预料。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