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482.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828章 擒拿叛徒

第0828章 擒拿叛徒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白若溪猜到黑衣人有可能是辰凌训练之后,对黑衣人的密函深信不疑了,因此为了避免途中再节外生枝,决定对霍冬儿发难,先控制起来再说,免得中间再溜掉逃脱,或者留下记号给追兵。

    她的突然发问,让所有人都震惊万分,想不到白若溪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明显的意思是怀疑霍冬儿就是叛徒。

    霍冬儿原本听到叛徒的事就暗暗紧张,忽然被白若溪一问,吓得差点失声,从慌张中强自镇定下来,故作不知道:“白家主说的什么意思,冬儿不甚明了?”

    “你不明了?哼,昨晚你把茜茜究竟带去哪里?”

    “就在山林中走失了,她去哪了,我真的不知道!”霍冬儿辩解道。

    白若溪神色转冷,喝道:“如果我没猜错,她不是被你说服,去联络了盗贼人马,就是被你杀人灭口了,是也不是?”

    靳若若、姚氏二女、曲柔柔、晏蓉诸女都吃惊万分,一脸不相信地看着霍冬儿,她可是辰府的三把手,日常权力还在姚氏二女之上,负责辰府的许多商会生意,她会背叛辰府吗?

    曲柔柔上前道:“白家主,这中间是不是有些误会?”

    霍冬儿脸色微变,暗叫不妙,估计什么地方露出马脚了,趁机辩驳道:“白家主,你若看我们辰府的侍女掌管府内的权力不顺眼,大可说出来,我们辞去职务,把权力还给两位夫人,甚至完全听命白家主调遣即刻,用不着以这样的借口,制裁我们辰府的女眷吧?”

    她也很聪明,一下子把叛徒的事转为辰府与白府的权力之争,把自己放在诸女地位之中,挑拨起两家人的间隙,或许能保住自己,让对方有所顾忌。

    果然,靳若若、曲柔柔诸女和一些辰府的家将,都有了几分怀疑,有的怀疑霍冬儿的叛徒之事,也有的怀疑白若溪的动机。

    白若溪冷冷一笑道:“好心计,挑拨两家的关系,现在我更确信那人就是你了,不拿出证据,你是不会认罪的了。”

    霍冬儿闻言暗叫不妙,但不知哪里露出了破绽?

    白若溪此时对着其它女眷和一些武管事道:“大家或许会疑问,昨夜为何我会突然下令,连夜撤走,担心有流寇袭营,其实不是探马回报,而是白家的秘报人员送来的一封情报,提到辰府和白府分别有人私下与魏公子和太子两方取得联系,要在途中伏击,辰府的叛徒正是霍冬儿,她勾结魏公子,企图围杀车队的人,控制辰府,昨夜袭营的,应该就是魏公子的人!”

    众人大吃一惊,不可置信地看着霍冬儿。

    沈铮忽然想起一事,抱拳道:“回白家主,在那些盗贼响马中,的确从一个副首领身上,发现一块侯府的令牌,应该是魏公子的外围人马。”

    白若溪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昨晚形势危急,我也怀疑情报的真实性,所以决定不打草惊蛇,连夜撤走,留下人断后伏击,想不到还真有人来袭营,印证了这件事的真假,所以我才断定,茜茜昨晚不是被她劝服,去与盗贼接头,就是在劝服不成,担心暴露,杀人灭口了。”

    曲柔柔心中悲愤,已经信了白若溪七成的话,目光盯着霍冬儿,语气冰冷问道:“霍冬儿,茜茜就竟去哪了?你杀了她?”

    霍冬儿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已经暴露了,她心中又愤怒又不甘,袖口中滑出匕首,忽然抢出两步,就要刺向白若溪,是她破坏了自己的事。

    “放肆!”一声冷哼,在白若溪身边发出,紧接着一道身影疾闪而出,一手就擒拿住霍冬儿的手腕,用力一捏,匕首就落地了,随后一脚踢出,正中霍冬儿的腹部,把后者踢出了三米远。

    出手的人,正是五阶武者皇普奇,白府唯一的一位高阶武者。

    白若溪深知车队中有叛徒,自己的安危时刻受到危险,因此任何时候,她都留着皇普奇在自己车边保护,不但是保护她,更是保护小依晨,一旦车队被围困难以脱身,至少让五阶武者抱着孩子突围而出,还是有一线希望的。

    所以关键时刻,皇普奇出手,制住霍冬儿,否则这一突发变故,能让白若溪重伤,甚至殒命。

    “冬儿,你、你太过分了——”这下连脾气柔弱的若若,也看不下去了。

    白若溪一挥手,懒得再看对方,说道:“押下去,捆绑好,到了燕京,再与素儿夫人商定,如何处置这个叛徒,其他人原地休息半日,下午继续赶路。”

    “喏——”这一刻,不论辰府还是白府的武管事和女眷们,都完全听命于白若溪了。

    被她临危不乱的处事能力所折服,何况她也是辰公子的正妻,虽然没举行大礼,但是却有公子的骨肉,地位自然更高一些。

    白若溪心细,又让栾瑛派几个善于寻猎追踪藏匿的回去,在昨夜驻扎的那片山林附近,寻找一些线索,如果霍冬儿杀人灭口,总会有尸体留下,掩埋在某个地方。

    栾瑛明白大小姐的意思,他向曲柔柔要来两件茜茜穿过的衣物,然后派了几个人出去寻找。

    晌午过后,车队继续赶路,现在护卫只有三百多人了,还有不少伤员,阵亡了六百多武士,丢掉的物资,从峡谷口运回来,倒是没缺失多少。

    出了峡谷,接近魏国边境,一路北上,借道赵国,由于辰白两家的生意在诸侯国都有名气,而且还有分舵,因此在赵国整顿一番之后,留下了伤员修养,更替了许多侍卫,凑足了五百人,赶往燕国境内。

    白若溪猜到有可能会在燕京与丈夫团聚,因此心情特好,一扫往日的愁云惨淡,也开始梳妆打扮起来,女为悦己者容,很快就能见到夫君了,所以注意一番仪容穿戴。

    靳若若、曲柔柔、晏蓉在一路上心情都很低落,出了冬儿、茜茜这种事,使得辰府的人心里笼罩一层阴影。

    车队过了易水,进入燕国境内,一路畅行,两日后终于抵达了宏伟繁华的燕京城。

    程素儿已经得知了消息,带着家丁们在城外迎接,诸女见面总算高兴起来。

    白若溪很想询问辰凌的事,但是人多口杂,她明白辰凌之所以这样神秘消失,背后一定有重要原因,不宜在公共场合再出现了,所以强压住心中的好奇和期盼,大家寒暄几句,车队入城,辚辚驰入辰府燕京分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