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655.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862章 杀道之心

第0862章 杀道之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甄岩儿早就得到了通知,鲁仲连北上入燕,因此发动情报组织力量,一关关密切关注他的东西,她猜测到对方寻找凌紫雪不到,必然会入皇宫查寻,因此把后宫的防卫加了一倍,自己更是昼睡夜醒,等待鲁仲连的到来。

    今夜,她终于察觉到了鲁仲连的入宫东西,并且不动声色,一路尾随至此。

    虽然她只是半步八阶,但是困在这个地步六七年了,总是还差一点突破,以甄岩儿不服输的性子,早就考虑要跟八阶武者生死一战,以求突破之机,今晚她要豁出去一搏。

    “为何要跟踪我?”鲁仲连露出一种轻蔑的态度,觉得这个女子虽然是七阶巅峰,但还不是自己对手,敢追上来,还对他充满杀意,纯属找死。

    甄岩儿并不畏惧,冷冷地看着对方,散发着浓烈的杀意丝毫不减弱,反而越来越盛。

    这样的对手,虽然高出她一筹,但是对方杀的人,远没有自己多,他身上的杀气不如自己,真正实战在一起,自己会利用这股浓烈凌厉,一往无前的气势,拉回一些劣势。

    一个是君子儒侠,一个是冷血刺客,前者仗着功力深厚,后者仗着勇敢的杀心,并非一面倒的战局。

    甄岩儿紧盯对手道:“你是我认定的一个对手,杀了你,或许我就能领悟突破八阶的东西!”

    “狂妄,即使你是天机阁刺道盟的金牌刺客,也不是我的对手,实力的差距,不是依靠杀技和信心,就能搬回来的,你这是自寻死路——”鲁仲连冷哼辩驳道。

    甄岩儿手持宝剑,剑未出鞘,横在身前,不再说些废话,完全沉浸在与高手对峙的气场中,感受强者对她的威胁和压力,摸索八阶武者那一层瓶壁。

    鲁仲连并没有急着出手,他觉得这女子似乎从皇宫就跟随着他,如果她是刺道盟的,那与燕王宫似乎没什么交集才对,却出现这个另类,难道她归顺了燕国皇室?

    “你知道三年前的一位女子潜入皇宫行刺的事吗?如果你能说出来,我可以放过你,不计较你的跟踪!”

    甄岩儿抵着对方那种只有八阶高手才有的无形精神压力,口中仍刺激他道:“如果你战胜我,或许我会选择告诉你,否则,你会成为我剑下之鬼,就没有必要知道了。”

    鲁仲连冷冷说道道:“狂妄的女人,你知道七阶巅峰,与我八阶中期的差距吗?百招之内,就能重伤你,你这是自讨苦吃,知道吗?”

    “那个凤舞门的仙子,被我刺伤了,你想知道下落,那就拿出本事吗,别让我看不起你这个男人!”

    “你敢伤了她,我同样要还给你——”鲁仲连听说凌紫雪受伤,已经愤怒了,抽出剑来,一股寒冷的剑气威压陡然爆发。

    唰!

    甄岩儿不动对方出手,她就率先定准目标,拔剑刺了过去,抢占先机,毕竟彼此差距太大,若等着对方雷霆攻击,将会完全被动下来。

    剑光如白虹穿破空气,身影疾闪,真气外放,出手狠辣快准,颇含刺杀之道。

    “不自量力!”

    鲁仲连没有前冲,就站在原地,因为他觉得对方与他相差的一筹,根本就不必全力出手,挽剑一抖,忽地在身前爆起了一团剑芒。

    甄岩儿想不到对方出手这么快,先机虽然被她抢占,可是鲁仲连却能后发先至,她的剑锋刚刺到,对方的剑芒立即迫体而来,不但没有丝毫采取防御的意思,还完全是一派以硬碰硬的打法。

    “当——”

    一声清脆的响声,双剑交击,尽管甄岩儿这一剑刺得刁钻凌厉,可还是在对方一剑之下破开。

    通过剑身的撞击,一股内劲带动她的劲道,传达到臂力,渗透入身体,迫使自己体内的气血都有些震荡,手臂酸麻。

    甄岩儿经常与墨妃暄交手,知道这是八阶武者气血旺盛,如铅汞一般沉厚,交手中,很容易通过内劲真气外放,发出一种振波,把对手的血气震得不受控制,难以再用出气力,攻势瓦解。

    幸亏她有一定的交手经验,否则这第一招过后,就会吃大亏了。

    甄岩儿再不敢硬攻,改采以曲线进攻的方式,一剑扫出,身体后退,展开步法,围绕着对方出剑,寻找对方的破绽。

    鲁仲连只在原地接招,步法挪动,在原地画着圈,不论对方从哪个角度出剑,他都能快速拦挡,剑速说快不快,说慢不慢,速度完全掌控在鲁仲连手里,每一剑,尽管不出全力,但也相当于八阶初期武者的攻势,照样让甄岩儿吃不消。

    甄岩儿攻击三十多招,仍没占到任何便宜,心中知道与对方差距不小,必须展开全力,豁出命去,只有当面临最大威胁时候,才有激发潜能的契机,这是她从辰凌突破的方式中,获得的一种领悟。

    甄岩儿右手持剑仍快速刺出,身子飘忽不定,左手摸出染毒的银针,利用剑势收敛时候,手腕一甩,七八根银针飞射出去。

    “好歹毒,你敢用暗器!”

    鲁仲连这下可激怒了,刚才虽然愤怒,却没有全力出手,觉得百余招内,定能拿下黑衣女子,可想不到,她竟然发出飞针,无所不用其极。

    唰——!

    鲁仲连挽起剑花,密不透风,拨开银针飞射,一股强悍的气势从他体内爆发出来,这时候,他的经脉中一股气流,如同江河一般,发出来滚滚的声音,全身肌肉如铁,在月光之下散发出来血气汪洋的气息。

    八阶中期武者,全力出手了,剑风劲啸之声倏然响起,森森芒气,从四方八面涌来,使甄岩儿生出陷身涛骇浪里的感觉。

    甄岩儿正全神戒备,忽然面临一股汹涌的杀机,刺痛着她每一寸皮肤和神经,这一刻,她似乎觉得生命的危险,死神的接近,多少年了,这种感觉从未出现过,还是在她十几岁时候,面临残酷的训练,杀死一个又一个同阶,甚至高阶的训练者,执行一次又一次危险的任务,才有如此面临绝望的感觉。

    自从芳心归了辰凌以后,缺少以往残酷的生活背景,也不在执行危险任务,使她的突破,迟迟感觉不到,如果继续下去,或许一辈子,她都要止步半步八阶了,但此时,鲁仲连对她动了杀机,让她产生了生死威胁,回想以前幼年开始杀人,在人吃人的环境里,浑身浴血,如女中修罗。

    一刹那间,甄岩儿的脑海忽然闪现了尸骨血腥的场面,还有刺客之道,更加清晰,让她在十分之一的呼吸中,陷入一阵空冥期。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