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7844.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898章 沙丘之变(下)

第0898章 沙丘之变(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并带着数千人马攻打东城宫苑,却不料附近四周,早就埋伏好了禁卫军,四面八方,重重围剿,就地格杀,数万人对几千人,很快就把这群叛军斩杀。

    半个时辰之后,形势被控制下来,一些官员惊慌地从住所出来,却被禁卫军以保护安全为由,软禁起来。

    大将军高信和禁卫军中郎尉信期两人,一个负责剿灭乱军,一个负责控制沙丘城的城门,不放走任何公子章的余党。

    一些与公子章关系密切的大臣,也被看押起来,以防趁乱闹事,节外生枝。

    储君赵何、丞相肥义、卿大夫楼缓在护卫的保护之下,来到宫门外的广场,检阅这次平定叛乱的三军,火把通明,照耀之下,赵何青年略显稚嫩的脸色,却带着一股傲然和锐利。

    “乱党贼首公子章,何曾擒获?”

    大将高信上前禀报道:“储君,那公子章和田不礼带人逃入了赵主父的行宫,末将已派出重兵把主父行宫外面都包围起来,主父的禁卫亲军也被阻挡在外,现在行宫内,仍有一千大内侍卫和不少宫女、宦官。”

    牵扯到了赵主父,赵何一时也不好明断,目光看向了肥义、李兑等人,希望他们能搭言解围。

    李兑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儿,他上前道:“公子章贼心不死,谋取王权,实乃大逆不道,储君虽然念及兄弟之情,可惜他不思兄弟之义,发动宫变,罪该万死,即便他躲入赵主父的宫苑,但也不能赦免,臣恳请储君下令,命我等进入赵主父行宫,缉拿乱党贼首公子章!”

    一些肥义、李兑派系的官员都立即附和,劝储君下令,缉拿元凶。

    储君赵何装作很为难的样子,叹了一口气道:“本来我敬他为兄,又自觉愧对公子章,处处谦让,想不到,他竟然生出如此歹意,要不是几位将军防御严谨,恐怕本殿下今晚就死在这了,也罢,既然他不念皇室兄弟骨肉之情,本殿下也只好遵守国法,擒拿公子章问罪,赵成、李兑,你二人携带本殿下口谕,进入赵主父宫内搜查公子章,切不可惊扰主父——”

    赵成和李兑心中暗喜,这可是一件大功,两人都深得储君器重和宠信,办完此事之后,朝廷内的地位可直线上升,权倾朝野了。

    “臣,遵命——”

    两人起身之后,点了五千精锐,冲向了赵武灵王的行宫。

    赵何看着人马远去,直奔主父的宫苑,心中七上八下,担心赵主父他从中阻拦,两方会闹僵,于是召来大将军高信,低声吩咐道:“紧紧盯着主父行宫,一旦发生冲突,不可协调,全部灭口——”

    “末将明白了!”高信带着亲兵前去布置,要把赵主父行宫死死困住,决不让任何人冲出来。

    很快,赵成和李兑带着人马冲破了赵主父侍卫军的把守,攻入了行宫主殿的大门,有一些负隅顽抗的侍卫,被禁卫军射死、擒杀。

    半炷香的工夫,战斗结束了,一千多赵主父侍卫和几十名公子章的亲信武士,都被杀的杀,擒获的擒获,控制了大局。

    这时候,赵主父正坐在主殿内,满脸怒容,看着全副甲胄进来的赵成和李兑。

    今夜发生的情况,他已经知道了,公子章谋反,企图夺取王权,公子何似乎也包藏祸心,早有伏兵,所谓宫变的性质,其实就是两个王子的争权,撕破嘴脸的兄弟相残!

    赵武灵王很气愤公子章不识大局,贪心不足,同样很愤恨公子何的做法,明显这次接风宴,不安好心,早埋下伏兵,等着赵章上钩。

    赵雍何等人物,戎马铁戈的君王,带兵打仗,推行改革,睿智沉稳,这些宫廷王室子嗣的争斗,他只要一听经过,就猜到**不离十了。

    可是猜到虽猜到,但现在形势已经似乎超出了他的掌控,现在他只想着仗着赵主父的威严,呵斥禁军首领,阻止擒获赵章,然后尽快回到邯郸,平定这次动乱,同时把赵国一分为二,让赵章北上,做一个代王,这样两个儿子都有了王位,就不会再相残了。

    不得不说,此刻的赵雍是个好父亲,却不是一个英明的君主了,这个想法,更多体现了父亲的博爱和仁慈,却忘记了,这是帝王世家,这种安排,是逆着历史潮流和祖制,分裂赵国,作为储君的赵何,肯定不会答应权力缩小,甚至只有一半的国土。

    “拜见主父!”

    赵成和李兑带着一干甲士步入主殿门口,看到赵雍一身绸缎王袍在身,威严十足,心中也有些势弱,拱手行礼。

    “你们还知道叫寡人一声主父,虽然我退位,让给赵何,但寡人才是赵国之主,你们两人,速速带人离开,今晚之事,寡人自由定断——”赵雍拿出了君王的威严架子。

    赵成和李兑彼此看了一眼,都有些犹豫,如果现在退下,功亏一篑,说不定赵章还能免过一死,他们的前程美梦就成泡影了,说不定还会因此得罪赵主父,日后被打压,甚至受处置也说不定。

    何况这件事,二人深受储君赵何叮嘱,如果就这样被呵斥一声,就灰溜溜离开,日后还想在赵何面前混吗?

    横竖都是死,两人眼神突然凌厉起来,都看出了对方要拼一下,赌一回的想法,彼此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来,整个人谦卑的气息随之一变。

    “主父,我二人是受了储君的圣谕,擒拿乱党贼首赵章,此人丧心病狂,发动宫变,犯下谋反大罪,不可轻饶,如果我们不能搜查到赵章,臣二人就要提头回见,王命压身,不得不从,如有得罪主父之处,还请包涵!”李兑不卑不亢地说道。

    赵雍一听,顿时脸色大变,勃然大怒道:“放肆,寡人看你们何人敢动?”

    赵成是武将,可不管这个了,县官不如现管,如今你退位了,当然要听在位的储君了,而且他们本来就是储君派系的,现在就算听从主父的,也不会有好前程,不如一条路走到黑,他心中发狠,也就不惧怕了,一挥手道:“来人,搜查行宫,追拿赵章!”

    “得令——”

    身后甲士都是赵成的亲信嫡系,他们只听从上级的军令,才不管面前大人物是谁,得到命令后,立即四处搜查,各个角落,都不放过,很快,就从赵主父的房内榻下抓住了赵章。

    “放开我,你们不能抓我,父王,救儿臣啊,儿臣知错了……”公子章被几名甲士架住,提到主殿门前的小广场上,痛哭流涕,斯竭地喊道。

    赵成和李兑走出来,看着被擒者却是赵章无疑,都松了一口气。

    “此子不能留!”

    “储君自然不希望看到活着的公子章,威胁太大了。”

    两人并肩走过去,低声交流了一句,心中都明白,来到赵章身躯前,李兑喝道:“赵章,你这个逆贼,竟然发动宫变,企图夺权篡位,实在是罪该万死——”

    赵成忽然拔出佩剑,大喝一声道:“这种人,留着何用?叛乱之贼,人人得而诛之!”说完,一剑削下去,就把赵章的首级斩了下来,血喷四溅,触目惊心。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