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8283.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05章 水灌大梁

第1005章 水灌大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楚王被押解到燕京之后,直接被送往盛京一带的六国宫,那里是专门圈禁六国诸侯王室的地方,赵王、齐王以及一些妃子和几位宠臣都被关在其中,其余大臣要不打入大狱,要么被重新启用了。

    不过这个消息被封锁起来,燕王派人易容伪装成楚王,出席了一次燕王宫的宴会,次日就在新版的‘燕京时报’刊登出来,让燕京的人都知道,楚王来燕国做客,与燕结盟,并虚心接受燕国的文化等。

    过几日,还在燕王陪同下,隆重地参观了一次燕京学院,众目睽睽之下,都知道燕楚合作,并且楚王在燕京的消息了。

    秦、韩两国大惊,暗中相互结盟,要联合阻挡燕、楚的威胁。

    寿春为楚国的大城,暂时名义上算是陪都,老城郢才是当今楚国都城,不过楚怀王自从迎娶郑袖之后,为了摆脱顽固旧贵的叨扰,大肆扩建了寿春城,把新宫搬了进去,虽然没有正式迁都,但是代表的意义相似。

    一些楚臣朝官们听到楚王进入燕京做客的消息,都感到有些惊诧,不过他们远在楚国,也没有办法解决,几位重臣商议后,派出使节北上燕国,要见一见楚王,是否被囚禁了,总觉得这件事很蹊跷。

    当然,使节抵达燕国,已经一个多月之后了,被扣在燕京一段时间,耽搁下来,眼看进入寒冬月了。

    剧辛在黄河两岸征兵,赵地、齐地一些卸甲的壮丁,重新入伍训练,加上原来十万大军,几个月间,凑齐了三十万人马,后方的兵甲器械、粮草军饷都源源输送过来,使得伐楚大军顿时成了规模。

    万事俱备,正在紧锣密鼓的训练中,只等开春之后,大军南下,横扫楚国了。

    ※※※

    魏军被困在大梁城已经有数月了,自从两个月前,魏军武卒出城偷袭,反而被歼灭,总共损失了六万人马,使得城内的主战派都熄火了,即便甘茂再主张,魏王也不同意了。

    这样打下去,迟早会把城内的兵马打光了,纵然城内还有充足的粮食和兵甲,到时候也没什么用了。

    所以年轻的魏王,被燕军打怕了,不再同意出兵,只要坚守就可以了。

    甘茂喟然长叹,无计可施,递交了辞呈,以身体犯疾,不便再执政要务,辞去了丞相之职。

    魏王本不想答应,但甘茂五十多岁了,十多年来常入沙场带兵,二十年来奔走秦、魏等国任职,早已透支身体,眼下对魏已经绝望,故此托病不上朝,没想到几日闲下来,回想一生,并没有什么大功绩,郁闷之下,竟然真的病了。

    如此一来,魏朝廷像是失去了主心骨,朝堂群臣如一盘散沙,更不敢提出突围作战的想法了。

    随着时间推移,城内的百姓都听说了燕军要水攻魏都风声,一时风声鹤唳,胆战心惊。

    许多贵族、大臣家的公子、千金都吓得哭了,因为他们更惜命,不想就这样陪葬了。

    整个大梁城,已经风雨飘摇,死气沉沉了。

    魏王遬似乎也意识到了危机,他也不总上朝了,窝在后宫内,宠幸妃子佳丽,尤其是天香楼那几个花魁,以前他做太子时候,为了跟魏钰争权,把天香楼作为一个暗斗战场,当时就很贪慕十花魁的容貌,现在一下子包揽了六女,在宫内寻欢作乐,夜夜笙歌。

    冬月的第十日,漆黑如墨,浓云笼罩,整个大梁城一片昏暗。

    忽然传来城晃地颤的声音,隆隆作响,仿佛地震了一般,旋即瓮城城头上的士兵通过火把,看到了一条大河汹涌冲击而来,仿佛一条银龙卷至,顿时大惊。

    “水,大水——”

    “呜呜呜——”急促的号角吹响,划破夜空,一下子让睡梦中的大梁国人都从噩梦中惊醒。

    “发生了什么事?”

    “不好了,燕军掘开鸿沟堤坝,要水灌大梁城了。”

    “我等要淹死了……”

    午夜中,大梁百姓彻底沸腾了,嚎叫声、痛哭声、喧闹声响成一片,彻底大乱了。

    好在大梁城墙足够高厚,一时半会,水还淹没不过去,给大梁城人一个死前喘息、自救的机会。

    有的会水性的人,早就拆了房梁,用家里的顶梁木柱做求生工具,只要水淹进来,抱着木头,还能缓一些日子,只要不死,大梁城破,他们归顺燕军就行了,许多人抱着这样的想法。

    更多的人不通水性,知道难逃一死了,脸色苍白,在家中与妻儿做生死离别。

    沈铮、柳岩、乔瑛等人在大梁城已经潜伏数月,联系了一些昔日熟悉的将领和官员,眼看水要灌大梁城了,动用间谍,不断散播消息,要魏王投降,这股民怨声越来越强烈,不肯随王室的灭亡而殉葬。

    次日,魏王遬火急火燎召开朝会,朝廷的官员已经不足一半人数了,许多官员绝望,觉得马上就要死了,已经不来上朝了,气得魏王脸色铁青。

    “众卿可有良策?”

    半晌,没有任何声音,大臣们一直沉默了。

    过了许久,一位老臣站出来,说出来一条路,那就是降燕!

    “城内纵有粮草和兵甲,但城墙终究不支,水困难脱,唯保宗庙足矣……”老臣的话,让许多畏死的卿大夫们都纷纷赞同,降燕的呼声越来越高。

    “城内百姓还有数十万,不能就这不管不顾啊……”

    魏王遬犹豫片刻,仍是无动于衷,不肯就这样做亡国之君,心中还有侥幸之心,淡漠百姓生死,回到了后宫,开始醉生梦死了。

    数日之后,大梁城内的井口开始溢水,城砖石条间的封泥开始渗水,露出了夯土的墙体,墙皮一块块脱落,水位越来越高,城外方圆几里都被燕军封堵住,拔高了土坝,把水都憋在了大梁城一带。

    城头上的魏军士卒心里都崩溃了,有的年轻人心理素质差,疯魔起来,率先跳下去,直接淹死在了湖水之中。

    秦开一身甲胄,站在远处,望着城下的水位高涨,不断紧闭向城头,只要再过两日,就能漫过了城头,到时候,城内的百姓九死一生的下场,可是他的脸色并没有怜悯,因为慈不掌兵,大战难免不死人,如果不采用这个战略,自己的将士也将会阵亡十万不止。

    又过了一日,大梁城内已经满街道是水了,庶民百姓们都站在自家房顶,守望水势。

    这一日,大水终于冲垮了城墙,汹涌的洪流灌入大梁城,仿佛海啸一般,山崩地裂的威势,顿时一些靠近城门的甲士、百姓都被大水淹没,溺死其中,无边的惨叫声响起,如同地狱一般。

    三日后,秦开下令堵住上游堤坝,派兵乘着木筏和船只,涌入城内,魏王卷着未来得及递出的降书,在王宫被燕先锋卒擒获了,至此,魏国灭亡。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