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8306.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11章 血染江滩

第1011章 血染江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楚国王室及公卿大臣,跟随储君熊横,撤离出寿春,向西南进发,回旧王都郢,毕竟那里深入楚国西南腹地,环境复杂,当地有楚国的老旧贵族,百年扎根在那,还有许多部落和方国支撑,燕军要攻打过去,并不容易。

    这一行,楚了八万守城了王军之外,还有十万的新军,另外十万人马留下来,利用淮河天险,阻挡燕军的渡河。

    姜雄武带着两万骑兵,从淮水上游渡河,在防线薄弱处,撕破一个豁口,直接插到了淮河以北的楚地,没有逗留盘旋,直接一路南下,然后沿着大别山东麓山脚,要去截杀楚王室撤离的队伍。

    兵力虽少,但是清一色的轻甲战骑,适合远程追击,能战就战,一旦寡不敌众,转身就走,楚军徒步甲士根本追不上,这一套游击打法,是从东胡那里学来的,这些骑兵多年与胡人骑兵打交道、作战,深谙其理。

    全副戎装的骑士们,在一面面迎风猎猎的旗帜下,腰佩短刀、斜挂战弓,左手持绘着上古猛兽的牛皮骑盾,右手一把长柄陌刀,非常适合冲杀、劈砍,马背上的威力要比冲刺的长枪长矛大。

    另一方面,荆燕率领三万水师,数十条战舰、船舶,逆流而上,向鄱阳湖水系前进。

    大江之上,天风浩荡。

    荆燕将军一身甲胄,昂然立于船头,风吹战袍猎猎作响,眉宇之间一片神采飞扬。

    战舰上披甲之士肃然林立,船舰的水兵喊着低沉的号子,整齐合一地划着桨,江水发出“泼拉拉”的声音。

    “荆将军,还有两日的路程,我们就能抵达该水域了。”一位副将走上来,禀告道。

    荆燕点了点头,这次伏击非常隐蔽,沿途几个楚军的长江口关塞和烽火台,早就被燕军派出去的斥候和陆战队特种兵拔掉了,因此在长江水面一路畅通,并没有遇到沿途驻军的阻截。

    尽管两路出动的人马都不多,但都是燕国的精锐骑兵和水师,别的不说,光是这几十艘战舰上,就有一些火炮,而且钢甲裹住船体,面对面与楚军的水师交战,肯定能一战成名。

    “赵、齐、魏相继灭亡,如今剧辛太尉在攻楚,秦开将军在攻韩,廉颇将军在抗衡秦军,都有大任务,现在,终于轮到我水师亮相了,这次一定要打垮楚军的水师!”

    这位中年副将也大笑道:“绝对没有问题,咱们水师训练多年,还没有正规对手,这次就拿楚军开刀了。”

    ※※※

    楚军接近二十万人浩浩荡荡,首尾相隔了三十里,除了甲士和贵族外,还有一些宫女、内侍、富甲、客卿、官员家属等随同,如此一来,人数要远多于二十万了。

    马车辎重、粮草物资、金银财宝都被南运,带回郢都,不给燕军留下,这样势必会影响了速度。

    好在这七八日下来,并没有燕军追击的消息,让随行的队伍,都放松了警惕。

    这一日,抵达了大别山南麓,山貌地形逐渐平缓,要接近河滩渡口了。

    宽阔的江面上,早就停泊好了上百艘大小船只,要通过长江水路,把这二十五六万人运往旧王都,途中会经过鄂城、江夏,然后抵达郢城。

    楚令尹昭睢道:“储君,我们终于抵达江边了,只要登上船舰,逆流而上,就能回到旧都了。”

    “好,大伙舟车劳顿了,今晚就在河滩安营扎寨,招来众卿家安排一下明早登船的事,如何排序与分配!”

    “储君,为了夜长梦多,今晚就请到穿上行宫内居住吧,万一有什么意外发生,还能及时脱险。”黄玑站出来提议,不知为何,他总是心神不宁,故此劝谏。

    储君熊横点了点头,并没有反对,毕竟临时搭建的帐篷,并不如宽阔宏大的龙舟上行宫舒服,晚上还可以在船上欣赏江水夜色,与诸王妃嬉闹作乐一番。

    黄昏时候,楚军在河滩上安营扎寨,连绵了十里营盘。

    晚上的议事会,安排了明早登船的顺序,以及各自船号,军用的战舰给大军甲士用,普通船舶给大臣和家眷使用,安排妥当后,有些将军和大臣,就带人去认船去了,免得明日一忙出了差错。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深夜的江面上,银光闪烁,仿佛一层青霜,高空中挂着一轮明月,圆缺轮回,江水自流,古今未变。

    营地的篝火在江风的吹动下,火光摇曳,灯笼和旌旗摇摆不定。

    有人思念故土,吹起了楚埙,呜咽的声音,如泣如诉。

    “轰隆隆!”

    忽然大地颤动起来,发出隆隆的马蹄声,越来越近,随后,一连串的箭矢快速射向了楚家的营寨。

    “啊——”惨叫声响起,营地执勤的守军被射杀不少人,有甲士惊呼起来:“敌袭,燕军杀来了……”

    “呜呜呜——”急促的号角吹响,如同噩梦一般,让睡眠中的楚军全部惊醒过来。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谁来袭营?”

    “一定是燕军,他们追上来了。”

    营地炸开了锅,有楚将慌忙穿起甲胄,组织人手去阻挡燕军,可是夜色之下,燕军都是骑兵,移动速度很快,而且借助铁骑的冲劲,马踏连营,威不可挡。

    刀光如匹练,枪如神龙起,以雷霆之势,冲入了楚家营寨,并不恋战,而是四处纵火,并且掩杀楚军,让他们自己相互拥挤、踩踏,乱成一团。

    “燕军追击上来了,立即登船!”

    大将军唐襄带着一些楚将留下,继续带兵抗衡燕军,其余人开始疯狂朝着船舰登陆,由于在深夜,看不清究竟有多少敌军,所有抵抗的楚军都心里没底,士气低落,不断有逃兵冲向江水岸边。

    就在这时,长江水面上忽然传来一阵阵炮火声,划破夜空,轰击过来,顿时一些楚军船只就被打出了窟窿,沉下水里了。

    “保护储君,快起程!”有大臣喊着,龙舟上的水师开始启动了船只,保护储君,和一些大臣,率先逃离了水陆夹攻的险境。第一千一十二章 定中原

    沉雷滚动,喊杀震天,从河滩十几个方位,一枝枝千人骑兵队,狂飙踏沙而来,骑兵衣甲鲜明,清一色全是长柄大刀,人如虎、马如龙,战马四蹄翻飞,马腹直似贴着地面一般,正在各处突击,并不恋战,反而四处冲击,让接近二十万敌军都无法结阵、聚合。

    顿时间,整片江滩,都陷入火光和厮杀之中,没有列阵和指挥,也不知敌军多少人马,二十万楚军惊慌失措,也都成了待宰的羔羊,拥挤不堪,一盘散沙,只能零星就地作战,被骑兵一冲击,顿时溃散四逃。

    这样一来,相互拥挤、逃难,也有的冲向江边的船舰,但是人数太多,没有秩序组织,就会发生踩踏事件,被挤掉江水溺亡的人非常多。

    铮铮——

    长刀在这种混乱场合下,借助铁骑的冲击,势如破竹,一刀劈中一人,战马冲过去,一个骑兵已经砍杀好几名楚卒了,完全是一面倒的杀戮。

    人头滚地,断肢横飞,惊心的惨叫,动魄的蹄声,血染沙滩营地,不断有士兵倒下,成为被踩踏着的一具死尸。

    不过骑兵虽勇,但也不敢过度紧逼,停下来与数目庞大的楚军鏖战,只是借助铁骑的优势,横冲直撞,来回奔袭,如果被数千楚军围住,那么就要立即突围撤出,否则也会被消灭其中。

    长江滚滚,江水声此刻被惊天动地的厮杀声掩盖住,在江面上,战将横摆,正在相互射箭,水师在攻守作战。

    轰轰轰!

    炮火连响,仿佛惊雷一般,火舌在炮口吞吐了好几米长,然后一颗颗炮弹击在楚军木船战舰上,直接炸开了大窟窿,不一会,船体就沉默在江水中,船上的士卒纷纷跳水逃难,结果被紧随而至的一轮轮箭雨射杀。

    很快,江水上浮现了成千上万的尸体,有溺死而亡,有被射杀之后,漂浮在水上,顺着江水往下游漂流,鲜血染红了江水。

    一些王室贵族和大臣的船只,则在楚军水师的掩护下,提前逃走了。

    这一场河滩、江水里大战,持续了好几个时辰,直到东方大白,晨曦初照,才停止之下。

    二十多万楚军,死的死,逃得逃,撤的撤,降的降,整个江滩已经被燕军骑兵和水师占领了,封锁了此处要塞。

    天亮了,燕军清理战场,硝烟袅袅,横尸遍地,一片狼藉,可见昨晚战斗之惨烈。

    初步估计,昨晚至少消灭了数万楚军,逃散了一批,真正逆流而上,撤往郢都的楚军,不足六七万人,损失巨大。

    荆燕与陆丁山胜利会师,双方将领相见,一番恭贺和庆幸。

    “陆将军,此行来之前,太尉可有其他交待,我们需要派人驻守吗?”

    陆丁山点头道:“太尉的确提到过,如果我们能顺利消灭楚军主力,最好能在此筑起一道关隘,拦在大别山南麓与长江、鄱阳湖之间,这样可以阻断了楚人东西的联通,至少长江以北的中原地带,楚国的领土都会被我们轻易攻占了,把楚国王室堵在长江中上游郢都、大别山以西,这样一来,江北、淮南、吴越之地,都会被我们收入囊中,灭楚也就完成大半了。”

    荆燕闻言赞同,与他当初所想不谋而合,他曾细致考察过楚国的疆域和水系,淮水以南,长江以北之间的这块平原地带,与魏、齐等国接连,仍属于中原外围地带,是楚国最好的沃土之一,这也是楚怀王有意在寿春建陪都的原因,拉近了与中原的距离。

    其次是旧吴国、越国靠近东海的江南之地,虽然仍很荒芜,地广人稀,但是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很适合居住,可以把燕人从北寒之地,迁徙过来一些居住,加快同化与民族融合。

    至于长江以南的湖广地带,还有蜀南之地,少数民族太多,当地土语千奇百怪,文化风俗相对落后,是真正的南夷部落,很多部落还过着半原始的生活,也有小邦,但蛮人之风化依旧,短期内,不容易去攻占和同化,否则将如泥潭一般,让数十万燕军深陷其中,需要以后慢慢去降服。

    “这样吧,我留下一支万人队的水师,就在鄱阳湖和长江渡口一带封锁水系,阻挡楚军通行和反扑,留守的任务,就交给陆将军了,在下还有赶回下游,组织那里的陆战队,攻击东面沿海的一些城邑,好与太尉的大军南北汇合,横扫楚地!”

    陆丁山同意下来,负责镇守此地,等待后方大军开赴过来接收。

    当前的任务,封锁江面和陆上的通道,挖壕沟,筑营盘和隘口,切断东边楚人与西面的沟通,彻底将楚国一分为二。

    就这样,荆燕带着一多半的人马,离开了伏击地,回到了长江下游,在那里,指挥剩余几万海军陆战队,攻击伏击了十几座城邑,由于每个城邑只有一千多当地守军,还不是正规的军人,只是当地服兵役的壮丁和更夫,根本抵挡不住燕军精锐的炮火和利器。

    长江下游沿途两岸的松阳、桐城、鸠兹、延陵、广陵、邗城等相继被攻陷,只有了不足三个月的时间,兵力损失也不大,要不是因为数万人手太少,不足以铺开战线,荆燕还真想一口气把吴国、越国旧地的一些城邑也拿下。

    这三个月内,剧辛率领的三十多万大军,度过了淮水,击溃了留守在淮南一带和寿春驻守十万楚国新军,随后一鼓作气,以寿春为核心,向四周辐射开。

    东部钟离、淮城、善道、棠城、盐城等,一直扫到了东海案边,向南六城、舒城等,直到长江,向西有萝城、黄城等,抵达大别山,纵横上千里的沃土,就这样被剧辛大军占据了。

    当然,这片疆域,跟楚国名义上的版图比起来,也只是四分之一,但却是楚国最肥沃的土地,也是与中原接壤的平原地带,这样一来,长江以北,大别山、韩国以东,北抵达盛京和长白山一带,几乎整个中原,都落入了燕国的版图。

    而秦开大军咄咄紧逼,也让韩国收缩了疆土,只剩下不足一半了,向西秦告急求援。

    秦国看到了燕国的强势与统一六国之心,不得不做好与燕国死磕到底的决心,于是也倾注全国之力,开始征兵入伍,但凡十五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的男子都要参军入伍,使得秦国一下子凑齐了五十万大军,赶在楚、韩尚未皆亡,燕国仍要分心的时候,要与燕国决一雌雄!

    这将是决定战国命运的一战,谁若败了,将是万劫不复!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