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8333.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18章 考验

第1018章 考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荆琦被招入王宫内,见到了燕王,以及丞相、御史大夫等军机大臣,受宠若惊,这么近距离谈话,还是首次,所以一进宫殿显得比较拘束。

    燕王先是关心一下荆琦的年岁、任职、成家与否等各方面情况,让荆琦感到备受重视,心情激荡。

    接下来,乐毅把这次前线战局情况、朝廷要征调一名年轻将领去前线,以及如何接收前方统帅权,如何故作轻敌,后面引敌深入的事说了一遍,询问他意见,是否能担任此次大任。

    荆琦听完,心血涌动,几乎难以呼吸,这可是一次难得的立功机会,自己早就想象堂兄荆燕那样可以独当一面,成为年轻的大将军,只可惜自己一直是个守城的偏将,与都尉官职相当,离着他的目标,还差了很远。

    眼下是灭六国战的关键时候,他一直为苦苦不能上战场而失望,这回机会来了,怎么肯放过了。

    “微臣愿意担起重任,鞠躬尽瘁,肝脑涂地!”

    辰凌满脸平静,看不出喜怒哀乐,开口道:“这一战非同小可,涉及到几大环节,都非常关键,错一步有可能盘满皆输,寡人希望荆都尉能够完全胜任,不得有一丝马虎、擅做主张、失职渎职!”

    “微臣明白,一定按照每一环节去执行!”荆琦再三保证。

    辰凌嗯了一声,郑重道:“不要小看这次任务,尽管不是让你独自统帅大军,跟秦军拼杀,但是要真正完成此任务,难度非常大,你的统筹能力、带兵水平、树立威望等,都能得到很好体现,寡人还会在后方督战,若是能立下大功,后面可以封你为一路统帅,带兵进攻秦川!”

    荆琦大喜过望,连忙叩拜谢恩,君王金口一开,他彻底放心了,暗暗立誓:无论如何,也要把握好机会,出色地完成此次重任。

    随后,燕王与诸卿大臣又反复探讨了细节,等黄昏时候散会,几位重臣和荆琦一起离开了王宫。

    乐毅走出宫门后,拍了拍荆琦的肩膀,让他把握好自己的前程,谨慎再谨慎,不能异想天开,擅自用兵。

    荆琦明白他的叮嘱,对丞相的推荐,也很感激,拜谢之后,各自分开回府了。

    两日后,燕京朝会引起一次轩然大波,燕王要撤下廉颇,启用年轻的小将荆琦,同时,燕王还宣布,要在半个月后,御驾亲征,亲自前往河东战场坐镇,统辖三军。

    朝中许多大臣不知内情,肯定会上书劝谏,认为荆琦毫无领军经验,不足以胜任;也有大臣站出来,反对燕王亲征,毕竟事关燕国社稷的稳定和安危,一旦燕王出事,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朝廷大臣们引经据典,各抒己见,争辩起来,但是乐毅、范雎等重臣或赞同,或不吱声默许,这几项决定最后通过了,差点让几位有贤名的大臣为劝谏燕王的决定,血溅金銮殿。

    一时间,这几个消息在燕京传开,大街小巷都知晓了。

    ※※※

    河东燕军大营,廉颇正在大帐中观察山川地图,思索着破敌之计,忽然账外侍卫长传话,有燕京使者到,要宣读王旨。

    廉颇愣了一下,冷静地站起身,让侍卫长请使者入帅账内宣旨。

    顷刻,两名内侍官,还有一些大内侍卫进了帅帐。

    前者宣读圣旨:“奉天德运,燕王旨曰:〔廉颇丢失防线,连战失利,又有私通敌国之嫌,今日撤销廉颇主帅之职,调回京城亲自面君详释,钦此!〕”

    廉颇听完这道王旨之后,大吃一惊,担心是敌军的阴谋,他站起身,满脸镇定地结果了王旨,特意检查了印章、丝帛、字体、暗记等,的确是燕王亲笔写下的王旨。

    这一刻,心中的侥幸希望都破灭了,浑浑噩噩,实在费解,虽然他也听亲信提醒过,说燕国的几名将领,在私下议论他,私通敌军,欲恢复赵国,他摇头一笑,觉得是荒谬之言,没有任何证据,胡编乱造而已。

    古往今来,大多武将都会对这种勾心斗角的官场,抱以轻视之心,最后死在战场的名将很少,但死在朝堂上的就太多了,就是因为这些名将,带兵打仗很行,但是不知朝堂政治斗争的残酷,廉颇也是如此,谣言传开了,他自己觉得不可信,就完全不理会,以为别人都会很理智地不相信。

    想不到,这么快王旨就传来了,还要把他撤职调回燕京,在这大战最关键的时候,实在难以接受,以他所了解的燕王,雄才大略,英明智慧,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荒谬之事了。

    “廉颇将军,请吧!”

    廉颇蓦然惨笑一声,无法抗命,解开衣甲,扔在地上,觉得无比冤屈,脸色又青又白,气的差点吐血。

    几名大内侍卫上前,革掉他的铠甲、战袍、佩剑,只让他穿普通的衣衫,然后双手用铁链锁住,带出了营帐。

    外面的亲卫一见事不好,立即去告诉其它将军,一些廉颇的亲信和原赵国的武将,得知消息后,带了一些甲士赶过来,阻拦了燕军使者队伍车辆。

    “放下廉将军,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大内侍卫们全都脸色微变,拔出了刀剑,严以待势,这些将士竟然敢抗命,都有些怒意。

    这时一些燕国土生土长的将领,也得知了消息,带兵马过来,声称要保护使者,拥护朝廷的决定。

    两方势力的兵马,顿时对峙起来,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发生哗变。

    “都退下!”廉颇从车厢内走了出来,虽然双手带有铁链,其它部位都行动自由。

    “廉将军,朝廷是非不分,这燕国官职,不干也罢!”有旧赵将憋了一肚子火,愤怒咆哮。

    “放肆!”廉颇喝了一声,震住了这些旧部下,然后说道:“如今我华夏国正是统一天下的关键时期,赵、齐、魏已经属于历史,楚、韩也即将覆亡,尔等不得妄议大势,动摇军心!我相信,这次回京城,如实禀告,燕王定然明察秋毫,英明决断,还廉颇一个清白!”

    “可是廉将军一走,我们的防线,哪还抵挡住秦军的进攻,到时候防线陷落,我们这些人,也都要战死了。”

    “不可说些丧气话,相信朝廷,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君上下旨,做臣子不得不回,你们在此,等候下一个主帅到来吧!”廉颇挥了挥手,登上了辕车,在数百侍卫的押送下,驰出了大营,向东部方位行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