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8341.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20章 秦燕生死战(中)

第1020章 秦燕生死战(中)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沉默不语,脸色故作凝重,目光犀利,沉默的时候,大帐内的气氛一下子冷峻下来。

    廉颇虽然见过大阵场,但此刻也觉得气氛压抑,呼吸难畅,毕竟燕王的一句话,很可能就能要了他的命。

    此时,他心中也在默默祈祷,希望燕王能英明判断,还自己个清白,否则就这样被拉回燕京入狱,离着问斩也不远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廉颇觉得膝盖都有些发麻了,但仍纹丝不敢动,目光偶然偷偷地瞧向燕王,却看不出对方任何神色,心中更是感觉到,天威难测。

    足足过去一盏茶的时间,辰凌才冷声道:“关于你私通秦将、意欲复赵的密奏很多,正所谓无风不起浪,寡人对你的信任,也随着一封封举报信和奏折而降低,这次调你回京,若你有丝毫抵触、违抗或逃逸,绝对不能活着见到寡人了。”

    廉颇闻言,冷汗直冒,低头称是,心中暗想:也怪自己太大意了,以为都是谣言,根本没考虑到秦军会这样奸诈。

    紧接着,辰凌又道:“好在王旨一到,你的举动并无反常,而且忠君忠国,这也打破了寡人的诸多猜疑,想必,这次十有**是秦军将领故意施的离间计了。”

    廉颇乍听到此句,悬在半空的心石总算落下了,长舒一口气,似乎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燕王英明!臣的确是被冤枉的!”廉颇激动抱拳,脸色大喜,额头已经布满了汗珠。

    不是廉颇怕死,而是这样被冤屈问斩,正是年轻英锐的年纪,就糊里糊涂死在朝廷谋逆罪下,也太不值了。

    “起身吧,虽然为你开脱的证据还不足,但寡人相信你是被离间嫁祸的,眼下秦燕大战关键时期,突然出现你私通秦国的消息,本来就有些蹊跷,而且我燕国朝廷对你不薄,寡人对六国子民和贤者一视同仁,勘大用者,英雄不问出处,望卿好自为之。”

    廉颇站起身来,轻叹一口气,这次死里逃生,算是一生难忘经历了,对于燕王,心中还是充满感激,毫无埋怨的,换做其他君王,估计直接把自己斩了,谋逆罪可是各国王室最忌讳的,可以想象,燕王自己也扛着巨大压力,才能赦免自己。

    “臣对燕国忠心无二,天地可鉴,报效朝廷,死而后已!”廉颇抱拳恭敬道。

    辰凌对他的神态很满意,自己这一手,恩威并加,可以让这个志气满满的少年名将,对君臣关系有了更深的体会,免得日后功高震主,自持战功,肆无忌惮,犯了龙颜,不得不斩。

    “廉将军若一心为国,寡人和朝廷自然不会亏待你这等忠君爱国志士!”

    廉颇点头,旋即硬着头皮道:“君上,前线实在太过危险,刀剑无眼,请君上能退回太行山东面,监督大局即可,这里有微臣在,绝不让秦军前进半步。”

    辰凌哑然失笑道:“廉将军多虑了,这次寡人御驾亲征,是要大破秦军的,眼下有一计,正需要廉将军去办!”

    廉颇不明所以,拱手道:“君上请吩咐!”

    “是这样,寡人与众位军机大臣商讨一条破秦之策”辰凌简单说出来。

    廉颇先是凝思,后面不断点头,觉得的确是绝佳一策,可以将计就计,反诱导秦军进入燕军的伏击圈。

    “能否胜任?”

    “微臣绝对能办到!”

    辰凌笑了笑,龙颜大悦,说道:“如此就好了,有廉将军加入,此计围歼秦军的把握就更大了。”

    接下来,辰凌叫出了锦衫卫一名首领,带来一位跟廉颇身形相当的人,经过易容,两个时辰之后,一个与廉颇面孔外形相当的人活脱脱地出现了,他成为廉颇的替身,被押出了营盘,继续北上回京城。

    廉颇则换了一身儒衫,简单易容一下,黏上了胡须,扮作一位谋士,安排在行辕大帐内,暗中观察着第三防线的防务工作等。

    燕王在第三防线的土堡逗留了半个月,五万禁卫军整日被拉倒山腹之地,训练结阵后退的打法,所有人都是全副武装,一身重铠,长矛、陌刀、短刃、盾牌、弓弩应有尽有,组合在一起,就像一座铁甲山在移动,不惧怕追击围攻。

    这半个月内,秦军也在做安排,如何引出燕军,在防线外佯败,把燕军引走到伏击圈,然后如何反击,乘胜一举攻陷燕军防线,再追杀燕王,如果顺利的话,不但能斩杀十万燕军,还能斩首行动,擒杀燕国君王,决定全局。

    而荆琦也在暗自调动兵力,十八万兵力,派出一部分老弱新兵,把伤员送往第三防线的名义,撤往了后方,免得到时候碍事,惊慌失措,影响军中士气。

    此外,他又调出两名燕国本土将领罗雍和蒲彦,吩咐了一项密令,就是等燕王抵达大营之前,两名将领各代三万人马,一个往南,一个往北,行出五十里外,找个秘密据点藏匿下来,散出斥候,加强情报互通,等秦军攻入第二道防线,继续深入向第三道防线时,听信号和军令,切断秦军后撤的路线,从侧面予以重击。

    罗雍和蒲彦面面相觑,不知其意,但见主帅信誓旦旦,也都接受了命令。

    这一日,‘燕王’在禁卫军的护卫下,终于到了第二道防线的大营,荆琦早已带人在帐外数里外硬接,战鼓喧天,号角长鸣,让所有燕军将士都知晓,燕王御驾亲征到此,鼓舞士气。

    当晚,‘燕王’赐下一些美酒,犒劳三军将士,并且激励将士们,喝好酒,吃好肉,来日与秦军大决战,顿时将士气提升到了一个高点。

    灯火通明,大营欢声一片,唱着军歌嘹亮,仿佛胜券在握一般。

    与燕军对峙的秦军大营,则隔着很远,眺望燕军营内的景象,一些秦军将领都露出讥讽之色,觉得燕军是做的欢、死得快!

    白起冷冷说道:“燕王已经到了,在鼓舞士气,明日我军就出去叫阵!如果燕军不出,就辱骂燕王,进行挑衅。两家交锋,先狠狠痛杀一番,让燕军不断增兵,然后假装不敌,把燕军主力引出防线,在外围剿灭,等燕军溃败撤退时,我们出动十万大军,一鼓作气冲破防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