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8397.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33章 血统之争

第1033章 血统之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就在燕军大举压上,威逼咸阳的时候,在燕国的大本营,燕京城传开一些消息,很快如一股旋风般散播开。

    街道酒巷,茶馆青楼,坊市商铺,驿站会馆等等,都在议论纷纷。

    “诸位,你们听说了吗,咱们燕王就是魏国的都尉辰凌!”

    “错,传言他并非真正的燕国二公子,而是一个魏人!”

    “什么,这怎么可能,辰凌不是早就死好几年了,怎么会是燕王?”

    “燕王不是真正的燕国正统血脉,是易太后为了保住权势,让宠臣在魏国找的一个与姬职外貌相同的人,谁想到误打误撞,那个人就是辰凌!”

    “是不是燕国血脉有什么,只要是个明君就行了,当年燕国都快灭亡了,如果不是有当今圣上,如何能消灭其它五国,将要统一天下?”

    “据说※※※”

    这股消息越传越离谱,许多王公大族,燕国旧贵都听到的消息,正好燕王御驾亲征,不在燕京,所以谣言没有被制止住,快速流传,弄得数日之间,人尽皆知。

    毕竟不论是燕王的英名,还是辰凌当年的声势,都太响亮了,两者为一,身份透着悬疑,让更多的人感兴趣,聊起八卦了。

    当中除了秦国间谍推波助澜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也纷纷暗中推动。

    一些被燕灭掉的赵、齐、楚、魏等旧臣,隐没民间的权贵,没落的旧王族们,都暗中勾结,想要抓住这个机会,破坏掉燕王身份的合法性,瓦解他的权势。

    在古代,站住‘大义’、‘正名’‘王道’‘正统’方面,往往会占据优势,令民心所向,名正则言顺!

    如果燕王是假的,不是燕国正统血脉,尽管对很多百姓而言,并不重要,但是在权贵世族眼中,那就有了瑕疵,连血脉都不正统,这与商周以来,以血统为贵,立嫡长不立贤德,宗子五服等封建氏族的伦理相违背了。

    本来姬职就是二公子,按照王位继承,太子平应该是第一继承王位者,结果被姬职镇压、击杀,原本这件事,王室争斗,并没有多大波澜,可是现在如果燕王的不是正统血脉,那么此事就有大问题了。

    可以被说成外族血脉,击杀了燕王室的正统,篡权夺位,这样一来,一些燕国的王室子孙,旁系的血脉宗子、世子们,都蠢蠢欲动,谁不羡慕当今的燕王位,统一天下的大业即将完成,如果谁能取而代之,那将是千古一帝,功盖三皇五帝啊!

    燕京内,顿时风云变幻,暗流涌动,被打压的燕国老臣和权贵氏族,不断暗中通话、接头,想要扶持出一个新的燕王,逼着太后和姬职退位,传给王室真正血脉的大燕后裔王孙,然后可以把朝廷中其它赵、魏、齐等旧臣的党派清除,变成都是燕国君臣的王朝,让那些降臣听命于燕臣。

    襄安君府,在燕京北郊,一座不小的宅院,九进九出,权势极大,因为这襄安君是燕王之弟,燕王哙的第四子姬皓。

    府邸的一间密室内,聚集了七八人,有谋士、食客,还有两位武将,也在谈论此事。

    “这是一个机会,侯爷,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你是燕王哙的四王子,名正言顺,没有血统质疑,当年太子平被击杀,二王子姬职据说死在了魏国,现在的燕王是个冒牌货,三王子早年夭折,正好轮到侯爷,周制立嫡长子,但前面的嫡子已死,后面的庶子也就有了继承王位之权,只要侯爷站出来,许多燕国老氏族都将站在侯爷这边,逼燕王退位让贤!”

    “不错,当年姬职已死,现在是冒牌的,实行变法,废掉了祖宗制,这是忘本,虽然现在国力强盛了,但还是真正的燕国吗?不是了,要包容六国,改成华夏国,这是不认祖宗了!”

    “当年变法改革,屠杀了不少燕国旧贵和老氏族的人,他们早就憋着一口恶气,这次都愿意站在侯爷这边!”

    一些食客、谋士、旧贵代表,都在劝说襄安君谋反篡权。

    “如果君上,真的是王室血脉,我们还能成功吗?”襄安君显然有些顾忌。

    “侯爷,正所谓众口铄金,现在全天下的人都说他是冒牌货,即便他是真的又如何,我们燕老氏族都不承认,他失去了根基,没有人认同,能怎么样?再说,燕王他远在河东,即便火速赶回来,也要二十日,这段期间,足够咱们政变的了,别忘了,禁卫军中,起码三分之一的将领,都是燕老氏族的子弟!”

    “几大军区,也有咱们的族人,绝对能控制后方的燕军!”

    襄安君皱眉叹道:“可燕王虽在外,却有重兵,一旦携带大军杀回来,我们抵挡不住啊!”

    一位青衫谋士道:“那又何妨,他率领的那些大军中,主要精锐还是燕人组成的禁卫军和陌刀精锐,这些人的家眷都在燕军和辽东,一旦控制了那些校尉、都尉的家室,逼他们倒戈,易如反掌,此外,其它的将士都是五国降军,最不可靠,哪一方给出的优惠大,他们就会投靠谁!”

    一位年长的食客老者道:“不错,我们还可以与秦国联系,可以让秦国咬住前线的大军,甚至断了后方的粮草补给,前面的大军必然溃败,到时候燕王以败军之势回来,正好入瓮,被我们联合燕老氏族们逼其退位,这是民心所向!”

    襄安君姬皓脸色阴晴不定,不断变化着,面对这样的权势,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只要一步,就等成为燕王,俯视天下,名垂千古,说不定还能把那些红颜重新纳入自己的后宫内,当他看过宫内那些妃嫂后,再看宫外的女子,简直没有多大兴趣了。

    现在他对燕王的兄弟之情,可以说非常淡化,因为从小不在一起长大,又非同母所生,长在帝王之家,哪有什么亲情,现在机会来了,若不抓住,将后悔三生!

    “干!”襄安君脸色一狠,吐出了一个字,整个人多出几分狰狞和杀气,转身对着身前的亲信道:“这件事,牵扯太大,务必要小心谨慎,派人联系族叔、叔伯他们,许下重喏,只要我登基成为燕王,他们的子弟,都会成为朝中大臣,掌握大权,压下那些五国降臣,真正扬眉吐气,你们也都是朝中肱骨之臣,掌握枢密政要,与我共治天下!”

    密室内的几人听完,全都兴奋不已,一旦成功,可是从龙之功,可谓一步登天,成为金銮殿内的重臣、宠臣,即便有失败被杀的危险,但诱力太大了,根本无法阻挡。

    甚至谁阻挡,就要杀谁,谁也不能挡他们这样飞黄腾达的路,此时此刻,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已经不是襄安君想不想干的事了,即使他不想,他们也会投靠别人。

    一位前王室外戚身份的中年此时兴奋说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分开行动,去联系那些燕贵老氏族长们,听闻有人联系到了太子平的一个遗子,姬复,躲在箕子朝鲜,也要回来夺权了,还有燕易王的其它几个旁支王系的世子,也就是侯爷的堂兄弟们,也都有这个想法,不过他们并没有侯爷的优势,只要先发制人,肯定能先得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