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8401.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34章 后方危机

第1034章 后方危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谣言一传开,顿时以燕京中心,向周边的城邑扩散,其中有秦国间谍的蛊惑和造谣,但后来,传播的主力已经换成了别有用心的燕国贵族,以及被燕灭掉的五国旧贵。

    恰逢燕王不在朝中,群龙无首,朝廷党派蠢蠢欲动,相互牵扯,有的选择观望,有的要趁乱挑事。

    一座五进五出的大宅院内,属于姬老氏族中的旁支,家主姬长顺,在朝廷担任过九卿的副职,几年前,在变革时候,因组织老氏族站出来阻止变法,事后被革职了,今晚宅院内聚集了不少族人,都是顽固的守旧派。

    姬长顺年纪已高,快到七十岁了,威望非常很大,由于在家中排行老五,被后辈尊称‘五爷!’‘五祖公’,而且他体内有王室血脉因子,只不过燕国数百年下来,他已经跟当今王族血缘关系相差很远了。

    周朝实行的是宗法制,《礼记·大传》有记载:“别子为祖,继别为宗,继祢者为小宗。有百世不迁之宗,有五世则迁之宗。百世不迁者,别子之后也。宗其继高祖者,五世则迁也。”

    这句话的意思是,嫡长子继承了祖业之后,其它庶子搬出去另立了家族,然后繁衍生息,成为自己创立的家族之祖,他的嫡长子继承者就是宗子,而他的其它庶子又成了小宗,一代代按照这种形式传下去,主脉一直不变,旁支超过了五代,就相互没有了多大血缘关系。

    华夏封建社会,就是利用这种血缘为纽带,把一个家族繁衍铺开,姬长顺虽然也有当年第一代燕王的血脉,但是早就稀薄了,但他却被老氏族一派,推选为族长。

    当然,在古代社会,唯有王权,是不受族法约束的,皇帝不一定就是这一脉的族长,而族长也不一定就是皇帝。

    “五爷,这次燕王要栽了,咱们的时机到来,太子平之子姬复,已经托人来接头,许诺只要能逼燕王退位,拥立他姬复为燕王,日后咱们老氏族的人,都将在朝中做大官!”一位身穿蓝袍绸缎,颌下留着胡须的中年男子说道。

    一个身穿圆领皂衣的大汉,年约三旬,名叫姬峻,当前任职护城禁卫军的一位都尉,说道:“五祖公,始终站在咱们族群的姬永康,与太子平,燕王姬职,属于堂兄弟,同祖父一脉,按理说,他的机会也很大,虽然权力较小,但正好要借助咱们老氏族的力量,便于控制,比其他王族子孙更符合咱们的利益!”

    姬长顺犹豫片刻,一时拿不定主意,机会就这么一次,一旦选择错误,万劫不复,不得不慎重。

    “这两人,夺权的机率太小了,我们冒的风险很大,如果不能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又没有让天下人信服的资格,弄不好惹火上身,反把我们自己给焚了。”

    十余人中,有年长者,也有年轻的武将,集聚一堂,都在讨论着下一步该如何抉择。哪一个人容易上位,而且有能力扛住压力,掌握大局,事后还得兑现诺言,实现他们的政治方面的利益诉求。

    燕良宇叹道:“最有可能,就是襄安君了,他是当今燕王的弟弟,由他登基,众望所归!”

    一位精通谋算之士郭炯道:“就担心那些朝廷大臣不同意,要知道,不论乐毅、范雎、苏秦、苏代等人,几乎都是燕王一手提拔上来,许多的朝廷臣子,自诩天子门生,对燕王感恩戴德,很难争取过来,这些人素日里总瞧不起咱们老燕贵族,争锋相对,官场挤兑,早就该收拾他们了。”

    “五爷,您发话吧,说支持谁,咱们就支持谁!”有人急性子,看他们讨论来讨论去,仍确定不下来,已经有些忍不住了。

    姬长顺是个老奸巨猾的人物,这样重大的事,与谋反差不多,要考虑周详,确保足够的利益,否则草率行事,很容易失败,殃及家族,这次如果站出来,就是跟当前的燕王不死不休了,如果政变不成功,对方事后不可能会放他们了,因此很谨慎。

    他的脸色犹豫半晌,仍是摇头道:“再等等,人选暂时不确定,先把外围的一些禁军将领,负责巡逻、把手王城、宫城、后宫的侍卫首领进行拉拢,把内务府的一些总管太监和宫娥女官买通,招揽一批武士和剑客,准备对一些朝廷官员下手,比如乐毅、苏秦、范雎这几人,都是燕王的心腹,收买不成功,就要除掉,否则会影响大计,这些重臣一去掉,凭宫内的那些妇人,能翻出什么花样来?”

    众人点头,觉得他说的布局稳妥,条理清晰,但不确定扶持的人选,还是觉得不放心。

    “五爷,这件事关乎重大,时间紧迫,现在还不确定人选,是否过于被动了?”那位蓝袍绸缎的中年男子询问。

    姬长顺摇头一笑:“有人会别咱们更急,只要拖一拖,这几日各方势力,需要咱们帮忙的人,必然会登门来访,而且一次比一次开出的利益大,我们可不止要做官那么简单,这是姬氏燕国的地盘,不应该有外族人效力,谁若登基,必须要恢复燕的国号,认祖归宗,压制六国的人做官,让我燕人一支独大,这才是光宗耀祖,姬职小子那一套,纯属不认祖宗!”

    就在这时,府邸管家快步进来禀告,外面有人自称是襄安君派来的人,要见五爷。

    “怎么样,有人已经等不及了吧!老夫倒要看看襄安君能给出的利益有多大?”姬长顺让他们在这继续研究,他则起身去前宅厅堂见客去了。

    ……

    这样的画面,在燕京城不同的宅院也都有类似的场景,一些官员担心朝廷不稳,纷纷私下串门,商讨这次保身之策。

    “静观其变,谁做燕王,我们都是臣子!”

    “燕王雄才大略,肯定不会动摇的!”

    “这就难说了,燕老贵族们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燕老贵族都是一些蛀虫,顽固守旧,跳梁小丑而已,还敢跳出来生乱?”

    不同的府邸,都有各种的言论在争讨,大部分官吏在心中,都愿意站在燕王这一边,毕竟燕国能从濒临灭亡的悬崖边拉回来,完全依靠燕王的力挽狂澜,现在天下接近统一,也是燕王的雄才伟略,他们以做这样的君王臣子感到自豪,对那些诋毁的造谣者感到愤慨。

    但也有一部分人,觉得投机取巧的机会来了,如果按照以前的升迁程序,他们可能没有什么机会,现在选择好站队,说不定会有从龙之功,为了仕途,想要拼赌一次。

    “让他们狗咬狗吧!等燕国一乱,咱们想办法与其他几国的亡国之臣联系,组织人手去盛京搭救旧主,然后坐船进入大海,逃离燕军的追杀,只要回到旧地,组织起人手,还能跟燕继续抗衡!”

    “楚虽三户,亡燕必楚!”

    一些五国的旧贵族,也在暗中调动,频繁接头,酝酿着更大的图谋,整个燕京城一时风雨飘摇,好像乌云笼罩,随时都会有暴风雨来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