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336.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章传信

第五章传信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长久的时间证明了,这永和宫上上下下有一个算一个全是任人搓扁捏圆玩的货。一直高高在上、眼皮子向下的的桂枝万万没想到,此刻永和宫里原先那条小羊已经变成了一条小狼。

    逃避不是办法,拳头才是王道!这是前世的朱常洛一直信奉一个道理。人不能惯毛病,越惯毛病越多脾气越大!你越是忍让,就越是让人看不起,就越欺负你。柿子不都是挑软的捏么?

    郑贵妃肯定是惹不起,最起码眼前是惹不起的。朱常洛心里暗暗合计,大的惹不起,不代表小的惹不起。先拿她身边这条狗开开刀,来一出杀鸡儆猴,让储秀宫那位女主清醒清醒,这永和宫不是东大门的菜市场,任由你踹来踩去!

    至于惹到郑贵妃的下场,朱常洛也没想太多。毕竟历史上这位本尊也熬了那么多年,最后还当上皇帝,这说明朱常洛这个人短时间之内生命问题还是没问题的。

    自已和郑贵妃起冲突,就算亲爹万历黑心眼,拉偏架,一心一意只宠郑贵妃母子。可是自已的皇长子的身份摆在那,朱常洛还就不信了,一个奴才和一个皇长子对上,他这个爹再没人性也得顾忌皇家这张脸不是。

    想到这里,胆气大壮的朱常洛嘿嘿冷笑起来。穿越第一战即将开始,看来这宫中的生活挺有乐子的嘛。

    那边厢难得抓住这个机会,总算可以好好埋汰一下恭妃出一口恶气的桂枝还在得意洋洋的训斥着恭妃。正说的唾沫横飞高兴的时候,冷不防耳边呼呼风响,一声断喝:“贱婢,没大没小,没上没下,今天叫你见识下永和宫的规矩!”

    事发突然,桂枝顿时惊呆了。一时间傻站着竟然忘了躲闪,随着当啷一声脆响,桂枝头上剧痛‘哎哟’一声就叫了出来。

    挨这一下不是别的,正是朱常洛手边上的一只碗。其实朱常洛是非常想抡凳子的,可惜实在力气太小实在的拿不上。睃巡了一周,只有手边这只碗还算趁手。

    一扔正好打到桂枝的额头上,本来朱常洛是准备打狗眼的,无奈桂枝那脸盘着实太大,两眼位置又不对等,这准头就差了好多。不管怎么说,总算打中了的说,这点让朱常活比较欣慰。

    一个五岁的小孩能有多大的力气,打在头上最多也不过出个包而已,不至于破皮见血什么的,估计是那永和宫生活碗质量不高,用的的东西都是次品,再不就是桂枝姑娘生来异禀、铜头铁骨,反正是那碗碎了,碎瓷划破了她的脸,鲜血哗的一下就淌了下来。

    怔忡一阵的桂枝张于回过神来……呆呆的用手一摸……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血,不敢置信的望望众人。

    大殿里鸦雀无声,静得吓人。恭妃瞪大了眼,屏息静气脸色发白。永和宫几个宫人早就吓傻了远远的躲开,彩画更是恨不得立刻从这里消失掉。单单朱常洛微微冷笑,看那桂枝如何应对。

    “啊……”一声尖叫响彻宫宇,惊起宫外树上寒鸦无数。朱常洛皱起眉头,这嗓门之高比当代高音喇叭也不遑多让。

    自已居然被人打了?自已可是储秀宫的人哪!桂枝气得发疯,两眼便要喷出火来。“是谁,是谁,居然敢打我。”两眼四下一看,大殿里空荡荡的,除了眼前几个人,四周连个鬼影子也没有。

    “不用找了,是我打得你!”恭妃身后闪出一个小孩,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吟吟看着她。

    桂枝使劲眨了眨眼,朱常洛她是熟悉的,一贯印象中这个小子和她那没出息的娘一样,都属于三脚崩不出个屁的主。平日家走个路都是个不敢抬头的窝囊样,怎么?今天居然敢打自已了?

    不管多么难以相信,打了自已的确实就是这小子没错了,看那小孩笑嘻嘻的眼神,一脸欠扁的样子,桂枝居然有些不知来由的有些发怵。

    儿子闯大祸了!郑贵妃的人是好打的么?意识到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了的恭妃不知那来的力气,顾不上膝盖酸软,抢上几步急道:“桂枝,洛儿大病初愈,失手伤了你,他不是有意的。”

    桂枝还没有答话,朱常洛呵呵一笑,打住恭妃的话头,唯恐天下不乱道:“母妃不必担忧,儿子不是失手,而是故意的!”

    嚣张有没有?找事有没有啊……桂枝出离的愤怒了!自已是郑贵妃的人,即便是到了坤宁宫昭阳殿,皇后也得给三分颜面。没想到没想到啊,在这卑贱的永和宫居然被打了不说,这小子居然还敢如此气势骄人!

    恶狠狠的甩开恭妃的手,踏上三步,脸色铁青。“奴婢是储秀宫的人,受郑皇贵妃之命前来宣旨,即便有错要打,也轮不当殿下教训。更何况殿下无故殴打奴婢,就是打郑皇贵妃的体面!”

    储秀宫三个字咬得清析无比,这也是桂枝聪明之处,先拿大帽子压死你们再说!

    恭妃只觉得头乱哄哄的要炸了一般,一连串的变故着实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她不担心自已会怎么样,只是担心儿子闯下这般大祸可怎么是好。眼见桂枝搬出郑贵妃这尊大佛,心中惊慌,便要开口向桂枝求情。

    朱常洛向前踏了几步,桂枝向后便退了几步。他身形虽小,奇怪的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极为压人。桂枝自个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觉得那股气势压得她心慌胆颤,不知不觉间嚣张气焰偃旗息鼓,几近于无。

    没用她再张嘴,朱常洛就给出她想的答案。“若问打的原因,就是因为你该打!”可恶!得到答案的桂枝第一反应就是这两个字!

    对上朱常洛那似笑非笑的嘲讽目光,桂枝压在心底的火腾的一下窜了上来。这人一上火,就没有理智了,满意的看着桂枝那一对越来越红的大眼珠子,心中暗暗盘算要不要来块红布挑逗下效果会不会更好……

    “奴婢是郑贵妃的人,储秀宫的人不是让人白打的!”桂枝终于撒泼了。

    储秀宫神马的听在朱常洛耳中如同放了个屁,选择无视后笑嘻嘻背着手绕着桂枝走了两圈。口里啧啧两声,“你说你是郑母妃的脸面,那说起来我这是替郑母妃教训你呢。也罢,你张口闭口要交待,想必回去你主子也得管你要交待。本殿下一人做事一人当,这封信你带回去,郑母妃一看就明白了。”

    “即然这样,就请殿下定吧。今天殿下这番恩惠,奴婢没齿不忘!”桂枝目眦欲裂,语气怨毒,可见已经恨透了朱常洛。

    “啧啧”两声,朱常洛皮笑肉不笑道:“听说女人对她们的第一次都是很记得的住,我今天这么对你好,你记得我也算正常。其实细看桂枝姑姑长得是很有特点的。彩画姑姑,你说是不是啊…”

    在一旁装空气的彩画心中一阵叫苦,可是被点到名没办法,只得陪笑道:“殿下说的是……论长相桂枝姑姑还是很……很不错的。”说没说完呢,桂枝恶狠狠一眼瞪了过去,彩画瞬间魂飞魄散,下边的话吱溜一声立马噎了回去。

    朱常洛开心的哈哈大笑,“不错,其实桂枝姑姑两只眼睛再近一点,耳朵再后一点,鼻子再翘一点,嘴巴再对称一点,嗯还有头发安分点……不占了眼睛鼻子它们的地盘,那样的话就完美啦。”

    “桂枝姑姑,你的父母真的是很善良的人啊。母妃,您说是不是啊?”被朱常洛一阵神侃,桂枝气得一阵阵发昏。

    长相一直是桂枝的死穴,可是偏偏这死小孩拿这个夸奖自已,桂枝再蠢也知道朱常洛说的没好话,眼下她踹死这小孩的心都有,怎么就能这么损这么坏呢?

    桂枝心里眼泪哗哗的流啊……等着瞧,一会回去储秀宫,必定鼓动郑贵妃不把这永和宫闹个底朝天,不出了这口恶气,不算我桂枝的本事。

    被儿子点到名的恭妃此刻终于明白了,儿子这是存心要桂枝好看。恭妃叹了口气,看桂枝的神色,仇已结下,再多说也于事无益,儿子为了自已出头争气,做为母妃总不能辜负儿子这片心就是了。

    “洛儿,你年纪小,没出过宫,如何知道桂枝父母是善良之人呢?”

    太上道了有没有,朱常络大喜。看来这个娘还是有救的嘛!这人不怕软弱,就怕奴性入骨。

    “母妃,就桂枝姑姑长的这个样子,她的父母能将她生下来还养这么大,要说再不善良,那天下再没有善心之人啦。”

    诡异的时候来了个诡异的笑话,就算恭妃满心愁苦也不禁笑喷出来。彩画和其他几个伺候的宫人也都没忍住,全都笑出声来。只有桂枝立在当地脸色狰狞,咬牙切齿,羞愤难当。

    永和宫此刻发生的一点一滴,一点没拉的都落在一个人的眼里。

    宫帘外静悄悄的,几个守门的太监宫女早就打发出去,而此刻这个人眼中放出兴奋的光茫,定定的落在一个人的身上,朱常洛!

    被人偷窥了的朱常洛混然不觉,看看桂枝气得发紫的脸色,他也算小出一口恶气,逗也逗得够了,对于这个没见识的宫女他懒得再多理会,老鼠拖木锨,大头在后边呢……想到这里,朱常洛倒有点期待即将和郑贵妃的见面。

    “奴婢连同父母谢谢殿下夸奖了,奴婢出来时间不短了,殿下有什么话要捎给郑皇贵妃,奴婢候着呢。”用尽全身力气说完这句后,桂枝已经不敢再开口了,因为她怕只要一开口自已绝对会吐血身亡的,所以她坚定的闭上了嘴,只用那能近乎杀人的眼神在朱常洛的身上乱戳。若是眼神能杀人,朱常洛已经百孔千疮了。

    朱常洛懒懒的打了个呵欠,用桂枝看无比欠揍的口气说道:“难得你这么忠心为主,本殿下也就不难为你了。”迈小步走到窗边案前,小手执大笔,在众人瞠目结舌中写下了一封信。桂枝咬牙切齿的接过,夺门而逃。

    怒火烧到了头顶的桂枝没有发现,与自已擦身而过的那个人在在笑吟吟的打量着她的背影,看来这趟永和宫之行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更有意思的是里边那个得意洋洋的小家伙……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