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339.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章靠山

第六章靠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门帘外的绘春郁闷看着王皇后老半天了。搞不懂堂堂国母在这地头听了半天的壁角到底为了什么。别的不敢说,但绘春肯定今天这事要是传出去绝对是轰炸性新闻。

    做为坤宁宫多年掌事大宫女兼新闻发言人,对于皇后娘娘这般反常举止深为不安。可是很奇怪的是主子为么越听脸上愈光彩焕发?最后两只眼睛居然都放出光来了?……到底娘娘听到见到了什么?绘春又纠结又讶异。

    “绘春,你说那那孩子给郑贵妃捎的什么信呢?”

    “这……”这话问的,真心难为死绘春了。写什么我那能知道啊?娘娘的问题总得回答。忠心的绘春绞尽脑汁一遍遍的想。愣让她想起一件事来!“娘娘,小殿子年方五岁,什么时候开始认字了?”

    对啊,王皇后心中一震,这是个问题。到底这个小孩身上发生了什么变故,前后变化如此之大?王皇后收回一直望向内殿的目光,要问她刚刚兴奋什么,只有王皇后本人才知道为什么。

    “他是什么时候学会写字的这不重要,与那个相比,我更看重的是他的聪明机智,灵活变通。”

    “灵活变通什么的奴婢还真没看出来,要说皇长子平常咱们也是见过的……人品还是比较好的。”绘春人厚道,不爱说人坏话。在她印象里,那位皇长子只怕也就人品这一点能说说吧,别的……也真没别的了。

    “罢了,你长了眼心却不通。”任谁也不能知道王皇后此刻心中的澎湃激荡,都快比得起海上八级风暴了,好象饿了七八天马上要死的一个人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雪白喷香的馒头,又好象溺水的人就要沉底的时候忽然抓到的一块木板。比喻虽然凶险,非如此不能体现出王皇后现在的激动心情。

    绘春看出了王皇后心情激动,却不知那是因为朱常洛的表现,让即将绝望的王皇后看到了希望!不错,就是希望。

    能做为一国主母上位,王皇后身后娘家的势力自然是不必说了。王家世家大族,几世累积下来底蕴雄厚,门中更是人材辈出,世代簪缨之家。照理说王皇后有这样的靠山后台,皇后的位子坐得自然是四平八稳。

    可惜事情永远不是说说那么容易。自王皇后与万历大婚以来,夫妻感情谈不上好,也说不上赖。可自打有了郑贵妃后,情势急转直下。皇上的一颗心全放在了郑贵妃身上,皇后这边不过是面上应付了事。宫规每月初一十五,这两天雷打不动必须是属于皇上与皇后娘娘的团圆日子,这是皇后的专用特权,等闲不可轻动。可就这么点特权,到最后也都被郑贵妃占了去。郑贵妃宠眷之隆,可见一斑。

    这些都不算什么,做为皇后若是没有点容人大肚,也就没必要进宫来了。王皇后受到的教育很好,秉信名正才能言顺的原则,大老婆就是大老婆,小老婆就是小老婆,对于这点王皇后想得很明白。

    几年前偶然发生的一件事将王皇后强大的自信彻底击跨,以致于她心丧若死,形同枯槁的过了许多年。这个秘密她压在心里谁也没有告诉,也不敢告诉。一个生不出孩子的女人是没有发言权的,是不受人待见的,甚至可以做为下堂妇的理由,还能让任何人说不出一丁点的辩驳。

    做为一个皇后,生不出孩子意味着什么、下场是什么?史上记载的太多了,自然不必多说。更何况身边还有一直在虎视眈眈着自已的郑贵妃…

    王皇后是个聪明绝顶的女人,是朱常洛一生中见过的最聪明的女人之一。一直到几年之后的他如愿如偿登上皇位,这个观点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如果说明朝的历史从朱常洛重生那一天开始改变,那么他与王皇后的这一次见面,却是他人生第一次重大转折。一切都从今天改变!

    王皇后是他从前世穿到此世后,见到的第一个位高权重的人,这也将是他的第一个靠山,最重要的是从那个女人的眼睛里,他读懂了她想要的,自然她也懂得他想要的。

    犹豫着要不要迈进这个门槛,踏进这个全皇宫的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王皇后知道,这一步迈进,意味着自已以前的那些清静恬淡日子从此离她远去,这是一场人生豪赌,嬴的把握几乎没有,可是一旦输了,便是杀身灭族之祸。

    踌躇再三,好象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扯着她的脚,最终王皇后还是迈出了这一步。

    她的到来使永和宫上下震动。恭妃手忙脚乱将王皇后迎至大殿坐下,亲手奉茶见礼。一番忙乱后,脑里还是一片混沌,搞不懂今天这是怎么回事,这皇宫中大神级的人物忽然而至,也不知是喜是忧。

    “都是自家姐妹,恭妃就不要多礼了。本宫来得仓伧,却是惊扰你了。”

    “皇后娘娘说那里话来。臣妾这宫向少人来,娘娘大驾来此,永和宫蓬荜生辉,何来惊扰一说呢。”恭妃连忙站起回话,脸色涨得通红,神情颇显急促。

    恭妃出身低,虽然肚子争气,生下皇长子而致一宫主位。可是这气度、见识却难因一步登天而改变,王皇后心中便叹了口气,难为她怎么生出这么一个孩子来。

    含笑挥手让恭妃坐下,目光便转到朱常洛身上来。朱常洛也正在打量着她,二人眼光一碰,王皇后一愣,朱常洛咧开嘴笑了起来。

    对于王皇后第一印象,朱常洛首先想到的是他前世了解的明史中的记载。史中记载的王皇后为人聪明睿智,善谋略,早入宫虽不得圣宠,却深得太后欢心,就算万历皇帝宠尽郑贵妃,她的皇后宝座却纹丝不动的一直坐到死,就冲这一点,眼前这个女人绝不是简单人物。

    第二印象就差了些……朱常洛咂了下嘴。做为皇后这容貌上就太普通了点吧。就单论相貌讲,别说皇上见惯了众多美女,就朱常洛拿一个后世来人的眼光看,这位国母娘娘的外貌也着实普通了些。说实话,某个方面就连一旁待立的绘春或是彩画也是多有不及。

    一时间,朱常洛倒是有点同情起那个还没见过面的爹来了。从一个男人的视角来看,与这样的女人恩爱,实在是一件相当有压力的事情。

    可瞬间他就反应过来了,咱不是万历帝,王皇后也不是他老婆!对此朱常洛表示无压力。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看人还是得客观综合的看嘛!所以他很快的就给了王皇后新的评价:相貌上虽然普通,可胜在气质沉静,气度恢弘,其大家风范绝非是一般庸脂俗粉可比。

    最后总结一句,王皇后使人敬,却难使人爱。

    他这品头论足,王皇后也在近距离仔细打量着他,身为国母对于皇长子朱常洛并不陌生。一个皇后娘娘,一个皇长子,二人的交集不谓不少,实在也不多。

    印象中的朱常洛相貌上基本照搬和继承了他皇爹的优良传承。年纪虽小,可眉清目秀,看得出来是个美男底子。可惜性格上却完全继承了他母亲的唯诺、小心、怕事。

    所谓三岁看小、七岁看老,人生什么都可以改变,但性格天生注定,那是再也变不了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是千古传下来的真知灼见。

    阅人无数的王皇后第一次惊讶的承认,自已真的看走眼了!原以为是个鱼眼珠子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颗掉在混水里的明珠!

    恭妃心下惴惴不安,既担心郑贵妃这场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又担心皇后娘娘贵趾突临贱地,一双眼盯着自已儿子看个不停却是为何?

    朱常洛与王皇后眼神交流,二人心中各有想法,想得虽多却是一眨眼的事。朱常洛展开自已认为最萌最可爱的笑容,以八颗牙的标准笑容,向前扑了过去。“儿臣朱常洛,参见母后娘娘。”

    这一声喊得中气十足,足以震惊所有熟悉朱常洛的人,这还是以前那个木讷寡言的皇长子么?以前的这主见个生人恨不能地上生个洞马上钻进去,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去理会众人可以吞下鸡蛋的嘴和呆怔的眼,抖抖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身为一个二十多岁的新一代有志青年卖萌什么的他也很别扭。可没有办法,要想活下去,还想活得好,就得找靠山!

    认准了眼前的王皇后就是朱常洛来到这个世上第一个大靠山,朱常洛行动了,一个五岁的孩子卖个萌有什么错,至于别的神马的见鬼去吧。

    一声母后叫得王皇后心情激荡,母后?王皇后做梦都想听的称呼啊。天知道身为一个女人她多想有一个自已的孩子,如今一个雪白漂亮的小孩,张着自已的小手,奔向自已,叫自已母后,这一刻的王皇后觉得自已幸福的要死掉了,一把将朱常洛拉起拥入怀中:“好孩子…再叫母后一声听听…”

    “母后……母后……”朱常洛把前世所有见过的卖萌撒娇做了个十足十,光荣的收获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和呆滞的眼神后,众人一致表示:知道你们母子情深,请快收一些吧…

    旁观中人尚且如此,身在局中的王皇后更是彻底的交枪了。好个机灵可爱的孩子,王皇后又一次眼神复杂的看了恭妃一眼,第一次对这个女人产生了嫉妒心理,有子如此,就算日夜被人作践,就算受人白眼,出头之日还远得了么?

    片刻失神后,王皇后收拾好一地情伤,又恢复成先前那个不动如山的样子,“洛儿,你可知罪!”语声不高却直惊人心。

    突如其来的问罪把恭妃诸人骇得一颗心扑通乱跳,刚刚母慈子孝完,完全不知王皇后这无明火自何来。永和宫有一个算一个,如同下饺子一样扑通扑通全跪下了。恭妃也不例外,离座曲膝跪下。

    “儿臣不知何罪之有,请母后指点。”朱常洛也光棍,小身子扭了几扭,直接跪下了。万恶的旧社会啊,想到今后还要跪无数次便是一阵头大。

    “殴打羞辱储秀宫传旨宫女,可知道皇贵妃位同副后,尊荣非常,你这样做她还敢说无罪?本宫若是所料不错,这永和宫一时三刻间便大祸临头了。”

    看着那跪在地上倔倔的小子,实在……实在是太可爱了!快来求我吧求我吧,王皇后嘴角浮上一丝微笑,可是语气依然寒气凌肃,不露丝毫口风。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