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341.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章问罪

第七章问罪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自从桂枝回来后,储秀宫这天就没放睛过。山雨欲来风满楼,乌云压境般的低气压沉甸甸的落在宫中大大小小众人心头上。一个个低头瞑目,连喘气都加着小心,生怕一会雷雨大作时受了池鱼之殃。

    风暴的中心来自于一身明黄宫妆的郑贵妃。高踞宝座的她此刻手里拿着一封信。貌似已经看了老半天了。无风自动的衣裙,铁青的脸色,哆嗦的嘴唇,无一不显示着这位皇宫中最有权势的女人,此刻已然怒到十分,接近暴走的边缘。

    “好哇!反了反了!”望望手中这张信纸,看看伏在地上痛哭的桂枝,郑贵妃只觉得脑筋乱跳,蹦得生痛。无名怒火从脚底板正冲天灵盖!“一个贱婢生的一个贱种,翅膀没长硬,毛都没长齐,居然敢骑到本宫头上来了!”

    “请娘娘给奴婢做主。奴婢好好去传旨,并无行差做错。可是他们却说打就打,说骂就骂。奴婢有错也是娘娘的人,纵然有错也有主子责罚,他们算什么东西……”桂枝眼泪鼻涕淌了一脸,再加上那些凝涸成紫色的血痕,着实看着有些恶心。

    郑贵妃看了一眼就厌恶的转过头去。心中无名邪火熊熊燃烧!想自已六宫,皇后都得退避三舍,老虎不发威当老娘是病猫!也罢,自已作死就不要怪本宫心狠手辣了。阴沉着脸看看手中那封信,“正愁找不到理由收拾你们,今天主动送上门来了。本宫却之不恭,就如了你们心愿,成全你们罢了!”

    砰的一声,重重拍了下桌子。阖宫奴才一同倒吸了口凉气,就连佯哭中的桂枝也悄悄止了哭声。只听郑贵妃沉声道:“来人哪,摆驾永和宫!”

    桂枝顿时大喜,郑贵妃的脾气她最清楚。凡是惹怒了她,若发作的雷霆万丈,砸盘子打板子,那是小事,发过了就完了。若是象眼前这般含而不露、阴阳怪气,那就是暴怒之兆,是会出人命的。

    现在的郑贵妃种种表现明显的是后者,对此桂枝相当的满意。她恨极了恭妃与朱常洛,巴不得这一对母子倒大霉倒血霉,方称了她的心。

    郑贵妃素来讲究排场,就算是兴师问罪也不能马虎。太监宫女浩浩荡荡荡的执着全副仪仗,乘舆出行。一路上杀气腾腾吓得鸟飞兽窜,一路往永和宫杀来。

    动静闹得挺大,早有消息报到永和宫。绘春悄悄伏在耳边对王皇后讲了,王皇后点了点头。依郑贵妃的性子,不来才怪道了呢。

    低头在绘春耳边说了几句,听完后绘春面露诧异之色,似对主子的做法不解。王皇后也不多说,只以目视朱常洛,缓慢且坚定的点了点头。

    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那个依旧笑嘻嘻的跪在地上的皇长子,绘春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去。

    “还有心思笑,郑贵妃已经在来的路上啦。你此次大胆杵逆于她,她怎么肯轻易放过你?”

    怕?怕就不招惹了!他才不怕呢。为了一个奴才,还能要了他这个皇长子的命不成?更何况眼前还有一个现成的大靠山呢。

    朱常洛的一举一动让王皇后恍惚中有一种错觉。就凭这个小孩遇事后这份沉着冷静、应对得体,就是个大人也不见得会比他做的更好。

    这是王皇后做梦都要的孩子啊。这个孩子如果在她的手中细心教导,用不了几年,来日必定大放异彩。王皇后再一次的埋怨起老天爷对已着实刻薄。天命若佑我,能得此子,纵然少活十年又有何妨?埋怨归埋怨,没儿子的日子还得照过。但王皇后的心中越发坚定了自已最初的那个决定!

    “母后,儿臣想先给您说个故事听。”相比于紧张到脸色发白的恭妃,朱常洛的表现就有点胆大的没心没肺了。这时候是说故事的时候么?恭妃都快愁死了。

    一句母后叫得王皇后心中那是一阵莫名的舒坦,嘴角的笑容都快溢出来了。“故事我喜欢,起来说话吧。”

    朱常洛笑嘻嘻的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母后知道儿臣前些天掉在水中差点淹死了。”提起这个事,王皇后郑重的点了点头。朱常洛落水的事蹊跷疑窦甚多,奈何万历皇帝听了郑贵妃的话,并没有下令彻察,只是草草打死几个宫人顶罪了事。

    不理解他现在提起这个事有什么意思,难道这孩子知道什么内幕不成?没等王皇后想多,朱常洛清脆的声音响起。“儿臣昏迷中迷迷糊糊见到一个老爷爷,他带着我看了两样东西。”

    那个时代没有电视电影,没有网络演唱会,无聊的大家都爱听故事。更何况说故事的这位是一个五岁有余的小孩,说的故事貌似还有些神叨,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老爷爷带着我看了一个孔雀和一个螃蟹。,让我从中选一个。”众人不解其意,继续围观,等着下文。

    “我不懂老爷爷是什么意思。老爷爷和我解释说孔雀是鸟中之王,华美性傲。而螃蟹铁甲钢獒,水中霸王,然后问我选那个……”

    这下吊起了所有人的胃口,一阵窃窃私语。大家想孔雀的多,想当然了,孔雀又美又高贵,谁愿意当个张牙舞爪的螃蟹呢。可王皇后却好奇这个孩子会选那个呢?

    “我选了螃蟹!”朱常洛的答案惊爆了一众人的眼球!虽然他在王皇后眼中做什么都顺眼,可是如果要她选肯定也是孔雀。“能告诉母后,你为什么选螃蟹?”

    “孔雀又大又漂亮,好多人都喜欢,可是就算我不选它也会有很多人选。小螃蟹又小又凶,没有人喜欢。儿臣从懂事起,就知道没人喜欢我和母妃。儿臣看着这只小螃蟹就好象看到自已,除了我谁还会选他呢。”这个答案一出,众人默默。

    “后来老爷爷告诉我,做人如果不能象孔雀一样傲娇的活着,至少也得象螃蟹一样横冲直撞,这样才没有人敢欺负你。”

    五岁孩子的声音清脆清亮,说的故事平淡无奇。可就是不知为何,所有听故事的人心里都有一种酸胀胀的感受。

    依旧的没有通传,撒欢一样准备来复仇的桂枝一马当先闯了进来。可是等她一眼看当正间端端正正坐着皇后时,桂枝傻眼了,就连随后摆驾进来的郑贵妃也是一愣。

    皇后这次来只带了贴身宫女绘春以及几个太监,没有半分排场,这才使郑贵妃进来时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皇后在此虽然意外,不过郑贵妃是谁,别说她这次携理而来,就算没理上门找事来了,一个皇后?她怕她?笑话!

    可皇后毕竟是皇后,虽然心里乌眼鸡一样的,面子上的礼数上是不能差的。煞了煞脸上怒气,勉强露出一副笑脸,郑贵妃袅袅娜娜的上前行礼。“不知皇后娘娘在此,没能早些拜见,是臣妾失礼了。”

    “妹妹多礼,前几日你晋位大喜,不巧本宫身子不爽,无缘参加嘉礼。没能沾到喜气是本宫无福。如今见妹妹春风得意,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姐姐妹妹说的客气,可彼此都恨不得一个窝心脚上去,直接踢死了干净。

    听得出皇后话中的淡淡讥讽,郑贵妃也不是好相与的。礼行到一半就起身,没用皇后发话便在皇后身边坐下。“臣妾能有什么福气,都是圣上厚爱罢了,妹妹只得愧领。”

    “妹妹久得圣宠优渥,宫中姐妹远远不及。”受到挑衅的王皇后淡淡一笑,来个四两拨千斤。这时候恭妃怯怯的上来见礼。郑贵妃视而不见,只管和王皇后说话。

    此刻的恭妃也豁出去了。事已至此,怕有何用。心里打定主意,今日事若是不能善了,自已拚了这条命,任由她作践去。只要能消了她的气,保全了络儿,自已一身虽死何惜。

    郑贵妃当着自个的面便如此狂傲,看来自已在她眼里如同死人一个样了,王皇后脸上怒气一闪而过。

    郑贵妃故意作践恭妃,那就是作践朱常络已经认定的妈,这如何能够忍得!下意识的手又去想去摸桌上的茶碗,打一个是打,打两个也是打,总得给这个娘们个厉害看看!可是这时候王皇后适时的发话了。

    “恭妃,咱们自家姐妹说话,何必行此大礼。郑贵妃一向雍容大度,不喜与人计较,太后娘娘每每和本宫提起,她老人家常说郑贵妃可为宫中表率。”领了皇后眼色,绘春上前将恭妃扶起,不声不响的解了恭妃之围。

    受了夸奖的郑贵妃没有丝毫喜意,那老太婆会夸自已?郑贵妃心中冷笑一声!可皇后这番表现是什么意思?郑贵妃心中第一次正式的生出警惕。

    皇后眼前种种行为,在郑贵妃看来这就是正宗的叫板。可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郑贵妃眼神扫过脸色苍白拘谨的恭妃,又狐疑的看了一眼皇后,为了这个贱人出头?疯了么……

    如果不是为了这个贱人,那么一向与自已井水不犯河水的皇后如此反常是为了什么?反常即为妖啊,此刻郑贵妃忽然觉得自已这次携怒而来永和宫,好象不是次理智的行动,一种不祥的预感弥漫在她的心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