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352.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设局

第十一章设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一个五岁的小孩说话腔调中稚嫩还没有褪尽,面对一国君上天威,居然面不改色浑不畏惧,多年之后万历回忆起今天这一幕时依旧记忆犹新。

    凝视着这个出生五年,却在他的记忆里似乎没有丝毫印象的长子,身板似乎有些单薄,远不及刚出生的皇三子朱常绚来得肥白可爱,只是一双眼睛中闪动的异样光华,让他心底的某个地方忽然跳了几跳。

    “那信是儿臣写的,不干母妃的事,请父皇饶了母妃吧。”

    说放就放,你谁啊?真的很傻很天真。郑贵妃嘴角莫名抽搐几下,眼泪堪比自来水管,一拧哗哗往外流。

    “皇上,请念在皇长子一片孝心的份上,就饶了恭妃妹妹吧,反正臣妾遭人忌恨也不是一两日了。”要不说最了解万历的人就是郑贵妃,一招以退为进,顿时将万历心中刚升起的一点的柔软打消干净。

    “住口!你年方五岁,又没有读书进学,如何会写出这种邪话歪诗!必是你母妃教唆所至!念你年幼这次不处罚于你,还不退开了!”

    天大地大不及命大,脑袋只有一个,而全天底下只有皇上有砍脑袋的特权,万历的霸气侧露顿时吓得周围一干人等小心肝砰砰乱跳。可是朱常络没怕,别说这里还有太后皇后镇着,就算没这两位,他也不怕。他看得很清楚,今天的万历头上已经坐实了一个宠妾灭妻的帽子,再来个宠妾灭子?除非他这皇上不想干了。

    “那封信并没有任何人教唆我,不信可以问母后!”说起这封信朱常洛就想笑。

    随着朱常洛手一指,众人哗然一片!低调的王皇后终于高调了一把,瞬间万众瞩目,一时间联想丰富的众人顿时脑汁子飞溅……听皇长子这个意思,貌似皇后与这封信脱不了干系。要真是这样,这乐子可大了。

    事起突然,王皇后的震惊并不比旁观众人少半分,脑中一片混乱。一时间瞠目结舌,百口难辩。

    狂喜的郑贵妃完完全全没想到,事情居然还能够这么发展?实在是太让人兴奋了!皇后啊皇后,若是罪名属实,就算太后想保你都不能够了。

    此时无声胜有声,说的越多越错。毕竟当皇后多年,这一份镇定养气功夫不是白给的。心中慌乱如麻面上丝毫不动声色。

    “皇上,即然有此下情。可暂时先放了恭妃,听大皇孙说完了再定分晓,再说大皇孙也没说那信是皇后教他所写!”人老成精,李太后一语中的,所猜结果虽不中亦不远,难免让朱常洛又是一阵佩服。

    太后发话了,万历不敢不依,铁青了脸挥手着人将恭妃放回。朱常洛抢上前去,扶着恭妃坐下。恭妃脸色发白,低声道:“络儿,做人堂皇公正,切不可为了自已脱身牵扯别人。”

    “母妃,你放心,儿子不是那样人,你就等着看好戏吧。”拍了拍恭妃的手转过身去。望着儿子小小的背影,恭妃心中一阵感慨万千,一场大病,大难不死的儿子对比从前好似完完全全的两个人。可是行为做事是如此的陌生……是福是祸?恭妃心头一片迷茫。

    安顿好了恭妃,朱常洛不慌不忙的给万历行了个礼,凝视着那个高高在上正在俯视自已的人,心里颇有感概,这个人是他今世的父亲,都说父子天性,可是初次见面足以让朱常洛看得清楚,这个父亲……是真的不喜欢他。

    “儿臣前些日子落水昏迷不醒,直到前几日才醒转过来,昏迷中见到一个老爷爷……”对于王皇后和恭妃来说,这不是老爷爷,这是老酒装新瓶,换汤不换药的再来一遍却是为何。而且她们一致认为这个故事旁人听起来或许有些酸涩,若是想拿这个打动万历还是郑贵妃……孩子,要不要太天真啊……

    她们没想到的是,朱常洛自打醒来后这几天绞尽脑汁,为了打破自已原来即定的命运,全靠‘老爷爷’这块大板砖了!

    当下就把对皇后说的那一套孔雀啊螃蟹啊的一股脑的照搬一遍,这故事上到太后,下到郑贵妃,再捎上那些来看热闹的众位妃嫔们,有一个自一个,一人一头雾水,不知这小孩在说或是想说些什么。

    谁也没发现,皇帝的脸色变了!这个貌似无聊还有点荒诞的故事如同一把钥匙打开了他久已封闭的心门,一些本已遗忘的尘封记忆如泉水般喷涌而出。往事来的太突然,一时之间怔怔出开了神。

    “老爷爷说这个故事他不轻易对人说的,我是第二个听到他说这个故事的人”一句话如同一把铁锤重重的击到万历皇帝朱翊钧的心上。蓦然从回忆中惊醒,额边青筋崩起老高。

    “那他有没有说,第一个听故事的是谁?”万历咬着牙问道。

    “第一个听他讲故事的人是他的大孙子。”万历沉默了。王皇后和郑贵妃都是善测圣意的高手,直觉告诉她们,皇上有点不对头,可是摸不出底细来。只有李太后灵光一动……莫非?可是随即就自我否定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实在着实荒谬,怎么可能呢。

    “继续说……”一阵无声的沉默后,万历皇帝终于开了金口。朱常洛大喜过望:不怕你有反应,就没怕你反应!而且现在看来,这种反应完全达到了预期中的效果。这个看似荒谬的故事是他前世无意中在一本明朝野史上看到的,其中有一段记录讲的就是嘉靖帝与皇孙朱翊钧的一段关于孔雀与螃蟹的对话。

    自打朱常洛醒来认下现在这个身份,便无时无刻不想改变原来老天既定给自已的命运。若是还要象以前的本尊那样唯唯诺诺的窝囊过日子,就算侥幸坐上皇位,最后的下场依旧还要被人害死。与其坐而等死,不如奋起一搏。由此这才有了今天种种谋划。折辱桂枝、激怒郑贵妃皆是由此而来。这个局到现在才真正开始!

    “你说你选了螃蟹没有选孔雀?”阴沉着的脸的万历开口问道。“这些和你写的这些歪诗疯话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都,抛砖引玉懂不懂?朱常洛翻了个白眼,腹诽了下这个不识趣的爹。“我选了螃蟹,老爷爷夸我选的好。夸我就象一只小螃蟹,比他那华而不实的孙子强多了。”偷窥了下脸色变得更黑的万历,朱常洛心里笑得要死。

    “然后老爷爷就给我看一句诗。大家都知道,我一个字也不识的。可他非让我记住后,然后说这个地方不是我呆的地方,让我快些回去。还说我回家后,会有很多人来看望我,让我一定把那句诗捎给第一个来看我的人。说完他忽然伸手将我一推,我眼前一黑,后来就活转了来了!”

    荒谬!胡说八道!绝对的满嘴跑火车,小孩瞎说不靠谱!这就是郑贵妃听完后第一反应!有人托梦捎信骂我?你脑子透逗了吧……郑贵妃不蠢,故事里虽然没有提起自已一个字,可是一种强烈不祥预感使她再也无法坐下去,霍然站起,手点朱常洛喝道:“住口,圣上面前,如此鬼话连篇,你是想惑乱圣心么?”

    一宫的人俱都沉默,就连王皇后都闭上了嘴,实在是无话可说。一个孩子说的故事说破天也只不过是个故事,没有人会当真。

    事与愿违,事实证明他们都想错了,有一个人偏偏就信了!

    “闭嘴!”一声虎吼吓坏了所有人也吓坏了郑贵妃,踩着一地吓爆的眼球的万历缓身离座而起,慢慢走到朱常洛跟前,蹲下来凝视着他的眼。

    朱常洛丝毫不惧的与他对视,近距离的彼此眸子里显出对方的倒影。朱翊钧认真的看着这对清澈如水的眼瞳,一阵神思恍惚……多少年前那一天,他的皇爷爷也是这样的看着他。

    “你说的那个老爷爷形貌如何?”万历皇上终于转开了头,低声问道。

    “老爷爷形容清癯,身着黑色道袍,头发披散着,赤着脚,十分精神。嗯,还有气色是非常好的。”全天下人都知道嘉靖好道,照这样说总没错。

    问什么不是重点,重点是先入为主。信的不止是万历一个,一旁的李太后霍然站了起来。

    “好孩子,到皇阿奶身边来。”一句皇阿奶就表示已经彻底打动了太后这尊大佛。得到青睐的朱常洛心花怒放,对于他来说,大腿自然是越粗越好,靠山是越多越好。前世讲究个干爹多路子多,这里认不到干爹,只能抱大腿了,估计效果差不了多少。

    李太后也是非常高兴,老人家谁不喜欢机灵讨喜的孙子呢。细细打量下朱常洛,转过头对皇上说:“皇帝,小时没看出来,现在你看洛儿这容貌有些象谁?”

    从沉思中醒过来的万历认真的移过眼光细细打量片刻。“到底是母后法眼无差,果然肖有三分。”

    李太后轻轻点了点头,伸手将朱常洛拥在怀中,“好孩子,以后天天到慈宁宫来玩,皇阿奶会给你准备好多好吃的哦。”朱常洛完全不介意太后一副哄孩子的口吻,再说他本来就是个孩子。

    宫中规矩历来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现场目睹发生这神奇的一幕的上下人等都似乎有了一个共识,没准这风向要变?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