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538/3679366.html"}})();尊宝娱乐 >大明小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借口

第十六章借口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立嫡不立长,立长不立幼。这是大明祖制,就算万历是皇上也不敢轻拭其锋。无论谁敢更改,那就是玩火***。万历并不笨,皇后是注定了生不出嫡子的。如何能越过皇长子朱常络立自已喜欢的皇三子?皇贵妃的由来昭然若揭了。

    子以母贵,看来皇上真是费了一番心思啊。识破了当今圣上的伎俩,王锡爵不由得又是气愤又是担心。他终于明白申时行这一阵子天天扳着个脸是为什么了,看来不是故做高深,是被这事愁的吧。

    王锡爵叹了口气,“圣上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对这评语,申时行深以为然。

    “前番郑贵妃晋位,圣上一意孤行。从姜应麟罢黜开始,前后已有大臣二十余人或贬或流放。圣心甘犯众怒,无视你我内阁理政之权,原以为是圣上一心宠爱郑贵妃,却没想到居然还有此深意!”王锡爵手抚胡须呵呵冷笑,嘲谑道:“今天先封孩他娘,明天再封娘的娃!”

    不得不说王锡爵老眼毒辣。一语就将万历所做所为、包括结果都预料出来了。申时行拍手叫好!这个老东西,难怪能和自已并驾齐驭多少年,果然不是简单人物。

    “圣上的算盘打的叮当响。可是他能瞒过天下万民,却瞒不过朝中百官的眼睛。依我看来,圣上此举无异如掩耳盗铃,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申时行所说正合王锡爵本意。沉吟片刻,“你的意思如何?”想通了并且有了决定的王锡爵要看申时行的底牌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了,本来申时行拉上王锡爵目的就是让他做帮手的。而且申时行坚信王锡爵的决定肯定会和他一样。面对王锡爵的诘问,申老狐狸生平第一次说了没有打哑谜、没有卖关子的话。

    “立长不立幼,此乃是正统,是大义!圣上应该早立皇长子为太子,这样天下方能安定!”对于这个答案,王锡爵早就心里有数。赞同点了点头:“理当如此。”

    “想那郑氏为人嚣张跋扈,称霸后宫也就罢了。若让她有朝一日做了太后,这大明江山岂不让一妇人于弄股掌之上?这几天有一事使我夜不能寐,食不下咽。你可知郑国泰将要被攫升成正四品的五城兵马指挥使了,任命旨意已经送到内阁,即日便要下达!”

    “什么?”王锡爵这次是真的惊了。郑国泰就是郑贵妃的兄长,以前在朝中做一个闲散官职。张居在的时候,此人老实的连个屁也不敢放。郑国泰这个人无才无能,草包一个。五城兵马指挥使看着官职不大,只是一个四品官,在皇城中却是最有实权的官职!手掌调动守卫京城的三十万御林军,有这等军权在手,翻去覆雨只在一念之间,其势绝非等闲可比。

    这等要职居然让郑国泰来做?王锡爵大愕。

    “任命官职,乃是我们内阁提名,圣上御批才可。此事为何没听你提起?”短暂的惊愕过后,王锡爵愤怒了。

    “圣心独断,岂容我等置喙。这任命是圣上直接批示,我也没有办法。”

    申时行几句话,彻底将王锡爵心中怒火点燃,“一个深闺无知妇人,贪心不婪、狐惑圣心也就罢了。居然妄图染指国政,祸乱朝纲。我等须眉臣子,身为内阁首辅,怎能眼见圣上受此妖妇蒙弊,玩弄于股掌之上!”

    “那妖妇所为所想,不过是将自已儿子立为太子。圣上百年之后,她便是正大光明的皇太后。我们因她晋位之事百般乞求挠,已经成为她的肉刺眼钉,必欲拔之后快。她若得势之时,我等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那我们联名修表一封,一同举荐皇长子如何?”对于王锡爵的提议,申时行苦笑三声,一言不发。王锡爵忽然想到了什么,用手指着申时行,“难道你这个家伙,已经上过奏折不成?”

    对此申时行没有否认,缓而重的点了下头。

    “圣上说什么?”结果王锡爵是了然的,可是好奇当今圣上会拿什么理由来搪塞。

    “长子年幼,且需时日。”这也算理由?王锡爵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

    “名不正则言不顺!”王锡爵冷笑道:“立嫡不立长,立长不立幼,乃是大明祖宗传下来的祖制。料皇上也不敢轻易更改,再说还有我等在,怎能容她一个妖妇遂心如愿!”

    二人肝胆相照彼此相视一笑。可以预见刚消停不久的大明朝堂之上,一番惊涛骇浪的大风暴即然开始。而这场风暴中的主角,就是皇长子朱常络!

    永和宫中的朱常洛很急很烦恼,时不我待有没有……眼下已经是万历十五年了,据他所知的历史,不久的几年后,严格来说是在万历十九年的时候,一次失误终于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申时行黯然告职还乡。

    区区四五年的时间弹指即逝。如何能在万历十九年后的那一天,竭力改变那个即定历史,成为了朱常洛眼前要做的当务之急。申时行的存在对于自已、对于大明都太重要了,自已日思夜想逆天改命,那就万万少不了申时行!

    等待永远得到是被动,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永和宫事件后,万历对自已态度一如从前,并没有太大的改观,朱常洛心中冷冷一笑,指望这个爹主动的给自已点阳光雨露是不可能了,即然不上道,那就逼你上道吧。

    朱常洛来到明朝目前最大的感受就是繁文缛节多。后宫里的规矩多如牛毛,其中必行的一条就是晨昏定醒。简而言之就是早上晚上都要给长辈问个好。皇帝要向他娘的问好,小老婆们要向大老婆问好。如此类推,孩子们也要象娘问好。

    这宫中有资格当娘娘的很多,可是有资格当娘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后。

    别看郑贵妃人五人六的,论起六宫,权势煊天皇后也得靠边站。可就是在当娘这一点上,她也只能当个娘娘,却当不了娘。就连她与万历视为宝贵金蛋的皇三子朱常洵也得管她叫母妃,叫皇后为母后。

    皇后不稀罕朱常洵,就如同郑贵妃不稀罕朱常洛。对于朱常洛的问安,王皇后是相当高兴的,见朱常洛迈着小步在一群随从护扈下进入昭阳殿,脸上先就乐开了花。

    “母后,儿臣来请安,您今天可好?”小短腿将跪不跪的时候,王皇后左右早就上来扶住。绘春将他抱起,放到皇后坐着的龙凤榻上。

    王皇后爱怜的摩着他的头,“小鬼头,母后能有什么不好的。倒是你母妃,本宫也有些时日没看到她了,她身体可好些了?”

    恭妃称病已有些时日,其实没病。称病只是借口。永和宫一事后,郑贵妃虽然败了个灰头土脸、颜面扫地,可万历为了安抚爱妃,恩宠比之先前越发加倍。

    而恭妃与郑贵妃之间已经势同水火,再无半分和缓的可能。这种情况下,恭妃一旦有个错处短处落在郑贵妃手里,那下场可想而知。所以朱常洛便给恭妃拿了主意,惹不起咱躲得起,关门养病!咱不见人总可以了吧,不出门就没错,让郑贵妃干张嘴咬空气,有劲使不上!

    儿子年纪小,可是主意正。恭妃觉得儿子说的有理,就听了朱常洛的建议上了告病本子。万历巴不得永远不见她才好,立马准奏。

    朱常洛又去求了皇后,皇后也下了懿旨晓谕内宫嫔妃,任何人不得前去搅扰恭妃休养,违者重惩不怠。这一招直接把憋着一肚子气存心要找茬的郑贵妃气个倒仰,无奈之下只得暂且放过,且等日后算账。

    母子俩说了几句家常话,朱常洛眼睛转了几转,直奔主题。“母后,儿臣有一事求您。”王皇后这时拿他如同心肝宝贝,宝贝有事相求,怎么能不答应。

    “小鬼头,有话对母后说,直讲无妨。咱们娘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朱常洛不感动是假的,不管怎么说,王皇后对自已是真心的好。

    “母后,儿臣今年六岁了,儿臣不想蹉跎岁月,不读书不明理,长大后就不能帮母后分忧。”

    历史上的朱常洛一直在万历二十二年的时候,才被允许读书,而那个时候,他已经十二岁了。十二岁是个什么概念?他爹万历九岁登基,十四岁的时候娶媳妇,却把他这个亲生儿子当傻子般的养了十二年!

    其实读不读书啥的朱常洛很不屑,前世填鸭式学习的知识没有因为穿越而拉下多少,相比于这些孔孟之道,诸子百家,朱常洛比当代的人多了几百年见识,沾了站在巨人肩膀上俯瞰众生的光,他悠悠然自有一份超然优越感。

    其实朱常洛还有一个很光棍的想法:咱是要当皇帝的,没必要去学那什么八股文、诗词古风什么的……那些事留着状元们干就好了。

    读书就是个借口,朱常洛真正目的就是要借这个理由走出去。让朝堂上济济群臣看到他们即将要扶植与追随的皇长子,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么懦弱、无能、不堪一用。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何愁引不来申时行的注意。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